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趣闻轶事·名人的茶洞情缘

欧昌海


  茶洞在历史上也着实繁盛兴旺,沿河而倚的吊脚楼下,乌篷船、渔船及现在没有的四橹大船,挤窄了河,遮了河面,颇似江南水乡泽国的古镇。1922年沈从文跟随杨明臣军队从茶洞过渡去四川。茶洞的风物景致,触动了他的灵感,1934年4月19日写成《边城》。 

  1925年11月,贺龙部队主动撤出澧州,贺耀祖等仍尾追不舍。贺龙率部经石门、慈利、大庸、永顺、保靖、永绥(今花垣)来到茶洞,指挥部设在坡势较高的茶洞南门内协台衙门里。贺龙和一些士兵来到北门外河边船上,与船老板、纤夫、商人谈心,了解商情、军情。茶洞地区1924年(甲子年)遭遇48天大旱,第二年发生饥荒,贺龙同情穷人,部队筹措军粮,只派富户不惊动穷人;贺龙部队还与穷人同甘共苦,吃粗粮稀粥。贺龙得知对河不远有拒绝他人川的部队堵拦,便率部绕秀山峨容、保靖野竹坪到龙山里耶,而后向秀山、酉阳转移,摆脱了湘军的追击,并再次进入松桃、铜仁,收编了黔军欧百川团,部队扩大到万余人,为北伐和南昌起义积蓄了力量。 

  1937年,途经茶洞的湘川公路通车,沦陷区人民涌入湘西。原安徽省都督、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和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柏文蔚将军也避难住进花垣县城并来过茶洞。国立茶师建立后,柏文蔚将军常来茶洞参加国立茶师集会,看望江苏、安徽籍师生,与茶洞建立了情谊。中共地下党在茶洞宣传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1941年1月,中共茶洞地下党小组组长杨庆龙,被鄂湘川黔清剿总指挥逮捕入狱,于同年6月才得以出狱。 

  1949年11月6日,茶洞解放,大军向西南进军。11月30日,和煦的太阳照在三省边境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部和前委来到茶洞,刘伯承、邓小平首长下车和30多位解放军步行进入茶洞,穿过十字街,进入原已驻有解放军军师首长的罗启疆家开会,而后刘邓首长和解放军,出茶洞西门,从用木排和船搭起的浮桥上过河,进入秀山洪安复兴银行(今洪安银行营业所)。晚上,用柴油机发电照明,茶洞城西门内外和洪安电灯通明。第二天,首长们离开洪安,进驻秀山凤鸣书院。 

  1950年底,欧百川任贵州省副省长的消息在茶洞传开。原来欧百川是松桃盘信人,1925年11月跟随贺龙转战,参加过北伐和南昌起义,是一位得力的团长。南昌起义后,他率部向广东潮汕一带转移,在海陆丰遭敌军围困,苦战失败后改名换姓,经许多艰险曲折,找到家乡人罗启疆,在其师部掩蔽下来。罗启疆死后,代理其一段师长职务,40年代末在茶洞罗启疆家居住,晴朗的热天常和熟人乘船去茶洞“三不管”浅滩沐浴,搬石头炸岩底下的巴岩鱼,讲南昌起义故事,打听贺龙消息。1950年8月,他去重庆,见到贺老总。不久去贵阳赴任贵州省副省长一职。 

  多少名人有缘到茶洞,与茶洞建立了深厚的情谊。辛亥革命的元老柏文蔚到茶洞,推进了茶洞的文明进程。沈从文到茶洞,用巨笔描绘了茶洞之美。他因《边城》杰作而名扬天下,茶洞也随之驰名中外。人民共和国的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和贺龙、刘伯承两位元帅到茶洞,指挥千军万马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中国。名人的茶洞情缘是茶洞的光荣,增添了茶洞的光彩,增添了茶洞吸引人的魅力。

来源:《感受边城》
时间:1999-04-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