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何绍基与东洲草堂

王衡生


  何绍基(1799—1873),字子贞,号东洲居士,晚年号蝯叟,道州(今湖南省道县)东门人。他是清末著名书法家、诗人、画家。 

  何绍基,何凌汉之子。他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聪明好学,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进士,官编修,历任福建、广东、贵州乡试主考官。咸丰二年(1852年)提督四川学政,后以言事罢官。曾先后主山东、湖南及浙江孝康堂讲席。平生博览群书,勤学苦练,博学多才,通经史,精律算,嗜金石,于书法造诣尤深,独领风骚,人称之为“有清二百余年第一人。”其影响深远,成为中国书法艺术中一支生命力极强的流派。他的书法得力于颜真卿,遒劲峻拔,别具风格,卓然自成一家。当时书法艺术界崇尚“台阁体”,萎靡柔媚,风行一时。他力尊碑学,主张发挥个性。上溯周秦两汉古篆籀,下至六朝南北碑,均心摹手追,精磨熟练,融会贯通。他自称“于北碑无不习,而南人简札一派,不甚留意。”楷书学欧阳通的《道因碑》,行书得力于《争座位》、《裴将军》等。60岁以后仍孜孜不倦,力攻隶书,于《礼器》、《张迁》两碑用功最深。书临百家,熔铸古人,终于独树一帜,自成“何体”。淋漓泼墨,恣意驰骋,沉雄峭拔,刚中带柔,不拘一格,别开生面,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清稗类钞》称:“行书尤于肆中见逸气,往往一行之中,忽而似壮士斗力,筋骨涌现;忽而又如衔环勒马,意态超然,非精究四体,熟谙八法,无以领其妙也。”而草书又甚得天趣之妙,为一代之冠。这都说明他基本功的深厚,精磨熟练,能够挥洒自如,融会贯通。至今人们尚盛赞其练笔用回腕,通身力到,一笔不苟。这于后世勤学苦练书法者以很大的启示。 

  何绍基于六经、子、史皆有著述,尤精小学(文字、训古、音韵学),旁及金石版文字,通晓历代掌故。堪称学富五年,满腹经纶。论诗推重苏轼、黄庭坚,为晚清宋诗派作家。其诗内容多写日常生活或题咏金石书画,生动活泼,明白如话,意境又美。如《舟行》:“月上篷窗近四更,船娘呼唤解维行。拥衾和梦随舟去,不管风声和雨声。”简直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又如《无题》:“不爱红莲爱白莲,一塘开近绿杨边。小童吹火翁寻句,可愧江南罨鱼船。”《雪》:“烈烈四山风,收归夜气中。无声三尺雪,破屋一灯红。”《白泥塘》:“无端怅触故园思,何日回家更息机。细雨白泥塘上路,骑牛出去钓鱼归。”等等,皆清新可诵,生动甜美。相传,他在京城做官时,家人因与邻家争三尺宅地弄得剑拔弩张,飞书京城向他求援。等呀盼呀,三个月后,好不容易才盼来了何绍基的回信。大家迫不及待地打开回书一看,竟是28个大字的一首绝句:“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事情传到邻人耳里,茅塞顿开,夙怨冰释,纠纷化解,邻里问重归于好,一场阴影在人们心头驱散了。这首明白如话又寓理其间的诗信,不但看出了何绍基诗词功底之深,更可贵的是他胸襟开朗豁达,处事之通情达理。这生动感人的轶事至今传为美谈。 

  何绍基善画,深通画法,绘兰、竹、石,寥寥数笔,金石书卷之气盎然;其山水画,不尚摹仿形似,随意挥毫,取境荒寒,景象蓬勃,出神入化,富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且画必长题,题则多佳句。只是他不轻易作画,有时随画随毁,故流传不多。他人求其书、画,确非易事,这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 

  何绍基一生创作甚丰。著有《惜道味斋经说》、《东洲草堂诗集》27卷(存诗2000余首)、《东洲草堂文钞》20卷、《说文段注驳正》等。书法作品传世甚广,影响尤深。 

  东洲草堂,是何绍基在故乡读书写字的地方,是一座以其号命名而赋予了一种极具包容力和吸引力的高雅脱俗的书斋。这座名人书院,位于道县城东郊东门村。这是一个有百十家农舍成带状地散落于潇水之滨,掩映在绿茸茸的垂柳翠竹丛中的古老村落。“何氏宗祠”矗立在村中,大门上边挂着“进士”、“探花”、“亚魁”等红底黑字的巨匾。它们是封建社会读书人功成名就的标志,彰显着何氏宗族历史上人才辈出的光耀。祠堂大门前是青石板墁成的坪子,坪中有两尊“文官下轿,武官下马”高大的菱柱形栓马石。村尾便是“东洲草堂”。再过一箭之地,就是水光潋滟的“石鱼湖”。唐代诗人、曾任道州刺史的元结在《石鱼湖上醉歌》以“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诗句描写的美丽景状,指的便是这个地方。老辈人说,这里是一块充满灵性的风水宝地。 

  东洲草堂面临潇水而建。说是“草堂”,不过是文人的雅称而已,实际上是一座青瓦白墙的清式书院建筑。虽然占地仅亩余,但用地合理,布局得体,正厅、亭榭、天井、字塔、曲径、小池……层楼叠院,错落有致,庭院园林,大方雅致。正厅大门有“门当户对”,门额上悬挂“东洲草堂”匾。侧门上悬挂“鹤鸣轩”匾,尤显遒劲秀拔。正厅坐北朝南,正堂墙上有“和子闻声”的堂匾,大有“鹤鸣九皋,声闻于天”的古风意蕴。更有趣味的是,正厅不远处有一方形小池,池上架着一道小巧玲珑的梯形拱桥,桥头雕塑着一个披蓑垂钓的老翁。这幅“渭水访贤”人物雕品,蕴藏着主人深深立意:一来表达他烈士暮年壮心未已的拳拳之心,二来抒发他满腹经纶报国无门的郁郁之感。这哪里是姜太公正襟危坐在那里垂钓于渭水呢?这分明是何绍基晚年回归故里那种复杂心情的写照呀! 

  正厅两边的厢房似乎很朴实,但它却是何绍基回乡后读书写字的地方。他常在这里回腕悬臂临摹碑帖,夜以继日,勤学苦练,使自己的书法自成一体以致达到登峰造极的艺术境界。正厅上有一层小楼,雕栏环绕,装饰甚是精美。厅前小花园别有趣味,芳草疏竹相互映衬。小园的左角矗着一座精致的“环秀亭”,六角飞檐,青石铺地,六根刻满诗文的檐柱支撑着亭身。亭内设有石桌、石凳。何绍基读书写字之余,常来小园走走或在小亭憩息。拾级登亭,举目四望,古木参天,浓荫匝地,扶疏叠翠的东洲,湛蓝凝碧的潇水,还有那晴初霜旦的薄雾和那傍晚时分袅袅而起的炊烟,让他心生情愫,淡忘烦忧。这院中有园,园中有亭,亭外有景,真是个令人为之长歌短吟而无法荡远忘怀的绝好去处。 

  东洲草堂四周有一道矮矮的围墙环绕,左右各有耳门通向院外。墙外有座约两丈高的“惜字塔”,与隔河有名的道州文塔遥遥相望。塔四周,佳植缀摇,有桂树、香樟、槐树、枇耙……把个古香古色的书院装点得花红叶绿,充满盎然生机。 

  东洲草堂对岸,就是道县城郊著名风景名胜地——东洲。这里绿树环绕,橘林叠翠,水碧洲阔,风景优美。何绍基以是洲取其号,命其堂,可见他对东洲甚是欣赏,钟爱情深。草堂与东洲之间这条清深文静的潇水,有人说它是娥皇女英两个妃子的清泪淌成的河,所谓“唯余帝子千行泪,添作潇湘万里流。”(唐代张谓《九疑》诗)她清得出奇,柔得娟秀,宛若一条澄碧而飘逸的玉带。何绍基曾写《春江》诗深情地吟唱赞美她。诗云:“几处渔村欸乃歌,轻烟染就小峰螺,乌篷摇入潇湘路,始信春江是绿波。” 

  东洲草堂傍的“鹤鸣轩”,本是他父亲何凌汉早先年教书的书房,后来曾由何绍基重修。《何绍基年谱》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咸丰元年(1851)正月十五,葬母廖夫人于长沙县北元丰埧之回龙坡,旋即回道州原籍,邀集族人重修祠堂,纂辑族谱,重修鹤呜轩,榜曰‘东洲草堂’,并建环秀亭、谱轩,历时半载,方始竣事。……”不久,太平军攻克道州,鹤鸣轩在战火中遭到惨重破坏。何绍基为之十分痛惜,曾悲愤地赋七律一首:“鹤鸣轩本大书房,聊借东洲傍草堂。桂花高撑双树月,橘园添染一林霜。百年讲社成焦土,一曲瀛桥扩水光。环秀孤亭无恙在,谱轩诗境付苍茫。”诗情非常伤感。何绍基热爱故乡山水,热爱他的东洲草堂。正如他在《老步头》诗中写的一样:“身世岂无乡社恋,浮踪惯作万山游。” 

  历史的烟云,早已湮没了何绍基的故居,连那座著书立说的“东洲草堂”也荡然无存。然而,这位杰出的书法家却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动人的轶事也和潇水碧浪清波一样永远流淌。令人欣喜的是,又逢今日太平盛世,当地政府和人民,在东洲草堂旧址,重修名人故居和这座古老的书院,并开辟“何绍基生平事迹陈列”,使之成为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弘扬传统优秀文化,传承中华道德文明的场所。若东洲先生地下有灵,亦会含笑九泉的。

来源:《古郡零陵》
时间:2007-08-2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