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杨翰零陵护名胜

王衡生


  永州文物的辉煌来源于永州人民辛勤创造的历史文化,有赖于群贤学士传播的道德文明。同时,也有赖于那些守土有责,保护文物名胜,使之传承后人的有识之士。清咸丰、同治年间永州知府杨翰任期七年间遍修永州文物,其人堪称有识之士,其事至今有口皆碑,传为佳话。 

  杨翰,字海琴,号息柯。直隶宛平(今北京城西南)人。道光进士。他饱学识,工书画,好金石文字,长于鉴赏,诗文亦清矫拔俗,著有《息柯诗文集》十六卷行世。清文宗咸丰七年(1857年)以名翰林出守永州,同治三年(1864年)擢升辰永沅靖道,始离永州。或许是因为挚爱永州如同故乡,晚年辞仕后卜居浯溪,筑息柯别墅,日啸咏其间,乐而忘年。杨翰知永州,颇有政绩,尤其是将古城内外重要文物名胜古迹一一修复,为永州历代文化遗存的保护与承传立下了汗马功劳,书写了名垂不朽的一页。 

  柳子庙正大门有副石刻楹联“山水来归,黄蕉丹荔;春秋报事,福我寿民。同治甲子孟陬月永州守督亢杨翰书。”同治甲子年即同治三年(1864年),杨翰时任永州知府,显然,鸠工庇材主持维修过柳子庙。这副以荔子碑名句入联,对仗工整,书体遒劲的石门刻联是杨翰修缮柳子庙留下的杰作,现存柳子庙一块同治三年重修柳子庙捐款碑也是一个力证。 

  朝阳岩,以其崖石险峻,岩洞幽奇,寒泉清深的山水绝胜和自唐以来众多的摩崖石刻及祠、亭人文景观而著称于世。杨翰于此有更多的经营。自云:“暇则寻幽访胜,踪迹多在朝阳岩下。”(《息柯杂著》卷三《跋朝阳岩图诗合卷》)他爱其山水佳胜,修葺古迹,多还旧观。于岩顶重葺“寓贤祠”,并题“名山护法”匾额。请大书法家邓传密作篆重书元结所作的《朝阳岩铭》、《朝阳岩下歌》并镌刻于岩洞悬壁之上,又构“篆石亭”以纪其盛。再于岩洞西壁补刻久寻不得的原有的宋代大文学家黄庭坚的《游朝阳岩诗》及其石刻像,让被历史烟云淹没的名人名迹重见天光。杨翰离知府任数年后,曾著文《跋朝阳岩山谷像》详纪其事。更饶有兴味的是,杨翰一一修复旧观仍觉意犹未尽,自己先后赋诗《伏日游朝阳岩用山谷韵》和《秋日游朝阳岩再用山谷韵》勒于石上。同治元年(1862年)著名书法家何绍基返回故里永州,杨翰又不失时机地邀其同游朝阳岩,请其赋诗书刻于石上,杨翰在朝阳岩的锦上添花,无疑给后人增添了一份宝贵的财富。 

  赛阳岩,俗称“小朝阳岩”,因其景色幽丽胜过朝阳岩而得名。《零陵县志》载:“赛阳岩,幽峭隐秀。郡守杨翰更名‘息影’,岩上建清晖阁,淡虑亭,赋诗作记,刻石上,与朝阳(岩)并胜。”由此可见,杨翰于此名胜之地也是多有用心,以幽隐清淡立意谋篇,建阁立亭赋诗作记,还亲自挥笔书刻新取岩名“息影”两个斗大字,落下“息柯居士”的款识昭示来者,传诸后人。 

  绿天庵,是唐代“草圣”怀素学佛习字勤修苦练卓然成家的地方,为古城永州八景之名胜之境。庵院内错落有致分布着佛殿楼亭、砚泉、笔塚、墨池、碑石等众多文物古迹,地以人传,斯名盛矣。自唐以后,世事推移,绿天庵屡有兴废。清咸丰九年(1859年),太平军翼王石达开率众数十万,自江西南安入湖南境,遣其部将萧华乘虚攻永州,与城内外清军激战,庵遂毁于战火。“同治壬戌(1862年)郡守杨翰重建,下正殿一座,上为种蕉亭,左为醉僧楼,右一室为书禅精舍,舍旁储素僧所书诸碑,种蕉数株,墨池、笔塚遗迹具存。”(清光绪二年《零陵县志》卷三·祠祀·寺观)毫无疑问,杨翰在绿天庵毁于战火后三年,就毫不迟疑地着手于重修大事,在旧址拓建禅堂殿宇,立亭构楼,增植卉木芭蕉,摹刻素僧墨迹,复以古迹旧观,诚为幸事。 

  此外,浯溪胜景、碧云庵、芙蓉馆、思范堂、碧云池、香零山等永州重要的名胜古迹,都经过杨翰修复而得以保存并延续至今。正如他在《息柯诗文集》一书中写道:“予莅永凡七载于兹矣,此间名山胜景,一一修葺。”一百三十多年过去了,如果我们今天从保护文物,继承和弘扬祖国优秀文化遗产的境界来认识和评价,杨翰为官永州如此热衷于此间文物名胜的修葺而造福一方,实在难能可贵,其绩载史册而功在千秋。纵观古今,以史为鉴,会给人以怎样的启示?在文化已经成为传承社会文明推动经济发展促进人的和谐的强大动力的当今世界,保护祖国文物,对于今人则更是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的要事了。

来源:《古郡零陵》
时间:2007-08-2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