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寇准构亭“望太平”

王衡生


  寇准(961—1023),字仲平,陕西渭南人。太平兴国四年(979年)进士,官至参知政事,为宋真宗宰相。景德元年(1004年),契丹入侵,二十万大军大举南下,直趋澶州,京师震动,人心惶惶。王若钦等主张南迁。寇准时任同平章事,力排众议,坚请真宗皇帝率大军御驾亲征,进驻澶州督战。十一月,军至韦城,逼近前线。辽兵统帅萧挞览率军攻澶州,宋军发弩射敌,萧挞览中流矢阵亡,辽兵败退。这一仗大大鼓舞了宋军士气,若乘胜再战,或可大获全胜。未曾料想,宋真宗却在此时派人去辽营议和,几经讨价还价,终以宋朝许银绢30万而订立了屈辱妥协的“澶州之盟”。更不曾料想,宋真宗班师回朝后,居然听信奸佞之臣王若钦等人的谗言,罢免了寇准的相位,贬为陕州知州。天祜初年(1017年)复相,封莱国公,又为丁谓所排斥,被贬为道州司马。时在天禧四年(1020年)。 

  司马是安置贬官的“闲职”,而道州地僻民穷,素来就没有司马公廨。州官又视之为“罪臣”,弄得堂堂一个往时宰相千里迢迢,风尘仆仆捱到道州后,竟然没有一个适当的住处。好在州民淳朴厚道,知道寇准是一个好官,有的出砖出瓦,有的出钱出力,自发地为他建起了一座公廨,感动得寇准热泪盈眶,大有患难见真情,他乡遇故知的感慨。 

  一日,寇准闲来无事,便信步来到潇水河畔的上关渡口游玩。他看见一个蓑笠渔翁正兴致盎然专心致志地垂钓,便上前招呼道:“老人家好兴致呀,这‘寒江独钓’好安逸哟!”老者听罢,不禁哈哈大笑道:“老汉穷光蛋一个,哪来那份雅兴哦!”寇准不免有些诧异:“为生计钓鱼,怕是此处鱼儿尤多,我经常看见您在此垂钓而别无他顾呀!”不料老汉仍旧摇头:“鱼多鱼少我倒不在乎,我钓的是太平!”这近似荒唐的对答,闹得寇准大惊失色,满头雾水,心想太平是什么东西,岂有垂于钓下?他禁不住打破沙锅问(纹)到底。那渔翁便热情地招呼他席地而坐,向他娓娓诉说起一个十分离奇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仙人路过此地,一个趔趄不小心把扛在肩膀上的金鼎滑下这潇水河里去了。仙人大惊,说金鼎沉河,将天下大乱,老百姓又要遭受战乱之苦了。临行前仙人留下一句话,说是有一天金鼎会浮现出来的,那时大乱平息,天下就太平了。老渔翁日复一日地守望在这金鼎潭,为的是期盼有朝一日金鼎浮出,所以他是在钓太平哩!寇准闻言,感动得频频点头,啊,这可是民心,黎民百姓是多么地祈盼天下太平呀!于是,他拿出自己的薪俸,就在这潇水河畔的金鼎潭边构筑了一个小小的凉亭,又亲笔题写了“望太平”苍拔有力的大字亭匾。每逢闲时,便来亭上小坐一番,与渔翁一起期盼有那么一天金鼎会推波逐浪浮现出来。后来朝廷得到州官的密奏说寇司马在道州与民交往甚密,形迹可疑云云,于乾兴元年(1022年)下诏把他再度贬到更加僻远的海角天涯做雷州(今海南岛)司户。宋州学教授陈纯夫记云:“既去,而后人想公英芬不可复见也,遂以寇公名其楼焉。”大家望亭思人,便把“望太平”亭改称为“寇公楼”,以纪念这位忠心耿耿的宋朝名相。后来的州官,顺乎民心,便把河边的凉亭移建到城内来,规模比前扩大,翼角飞檐,更有气势了。它就是我们今人看到的寇公楼的前身,又称“莱公楼”。 

  “忠臣非不受君知,自是功高势必危。决策澶州危若卵,窜身南海命如丝。蒸羊不报生前怨,林竹还荫死后枝。今日舂陵拜公像,高山仰止起遐思。”这是《道州志》载的一首题为《寇公楼》的佚名古诗。以诗咏史,意味隽永。如今寇公楼仍屹立于州城南门古城墙之上。它坐南向北,背倚潇水,前眺宜山,左右问筑民房,屏墙为厢。楼呈方形,占地36平方米,高9.1米,正中两立柱间板壁上嵌着一块长方形木牌,仿何绍基体书“寇公楼简介”。二层为楼,可循板梯级级轻登,至楼凭窗远眺,可俯瞰潇水两岸奇丽山水风光。内砖墙四面,东西便门通行,外木构步架呈八角,具有古代楼阁的建筑风格,重檐歇山顶,檐设一斗三开斗拱,檐角鱼尾翘。楼内有寇公半身画像,真人般大小,龙眼微竖,脸庞方正,神情端肃凝重,眉宇间透出威严刚正神情,但他的高远目光中,似乎微含忧郁,抑或是期待国家的长治久安和老百姓的日子太平。内左东、北两方墙壁,嵌着民国八年(1919年)修葺记碑三通,记述了寇公楼兴衰历史和管辖范围。正厅原有对联两幅。一曰:“此地怀司马;昔人望太平。”一曰:“风雨一楼千古在;潇湘二水万年流。”而“寇公楼”饰丹漆底嵌金字,长2米余宽近1米的额匾,是道县人民政府1981年拨款修葺斯楼重新复置的。楼之正前门左、右两侧石台廊,均砌有粉白砖八字墙,中间一道矮屏风式的花墙,可从左右拾级登临。旧城垣地势较高,高近10米阔约5米的城墙,据说比古都西安古城墙还早三年构筑。斯楼屹立于城墙上,高耸凌云之势毕显。人们登城墙临高楼凭栏远眺,视野辽阔,只见群山起伏,峻岭逶迤,高峰插天,云雾缭绕,气势磅礴。远树含烟,天水相逼,山与云与水共色。凝目近观,古老浮桥,叶叶扁舟,渔歌互答,近岸有怪石兀立,石骨嶙峋,盘曲凹陷者不可名状,清流击石,卷珠激玉,宛转凌波。城墙脚下,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百态千姿。美景依然,人去楼空,会勾起人的思绪悠悠然飘往古代。“高楼聊引望,沓沓一平川。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荒村生断霭,古寺语流莺。旧业遥清渭,沉思忽自惊。”寇公所作《春日登楼怀归》的诗句也会从那遥远的岁月深处飘然传来,在耳畔回响。他那宦海沉浮的寂凉和急切回朝铲除奸佞,一展宏愿的心声犹在天际间回荡。 

  寇公楼,以历史名贤寇准命名的古楼,自然是永州名楼。无论它经历了多少年的春雨秋风,它都会作为悠悠岁月的见证告诉后人它所经历的故事。登斯楼,观斯景,思斯人,不由得人不生发怀古幽情而感慨万般了。

来源:《古郡零陵》
时间:2007-08-2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