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阳城道州美名扬

王衡生


  道州古城西门的城墙脚下有一条古老的街道,名叫“阳城街”。关于这条古街雅名的来历,不要说如今一般年轻人一无所知,即使是上了年纪的老者,记忆也怕是为历史的烟云所冲淡,弄不清它的确切涵义了。这条古街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石板鹅卵石路面,木板铺房所存无几,路宽不足三丈,显得朴实古旧,给人一种苍桑岁月沉重之感。但知晓其历史沿革的人,才明白这确实为道州古城中一条相当有名的古街。因为它是以唐朝道州刺史阳城的大名命名的街。 

  阳城(753—805),字亢宗,唐朝定州龙平(今河北省定县)人。他才华超人,唐德宗时考中进士,官授谏议大夫。他个性耿直,敢谏敢言,嫉恶如仇,在朝廷是面响当当的铜锣,以敢于弹劾权奸裴延静而名扬天下。裴延静伺机报复,寻了个罪名把他贬为陕州刺史,不久,又把他调到当时极为偏僻荒凉的南蛮之地道州做刺史。阳城在道州刺史任上耿直而敢作敢当的秉性不改,虽然任期不长,却提着脑袋为道州人民办了两件大快人心的实事而倍受后人感念和尊重,与元结、寇准等并列称为四贤,立庙祭祀。其祠就建在这条小小的阳城街上,名曰“阳城祠”,一时名声大噪,吸引过不少的墨客骚人前来观瞻并赋诗感怀。其中有一首诗言简意赅,发人深思。诗云:“道州罢侏儒,父子免离散。贤哉阳使君,祠前香一瓣。” 

  阳城道州罢侏儒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在隋炀帝时,这个荒淫无耻的昏君下诏各地进贡太监。那时候这地方还叫永阳。县宫进了一名叫王义的秀才。王义身材矮小,是个五短侏儒,但他小巧伶俐,尤是能言善辩,擅长插科打诨,戏言搞笑,很得炀帝宠爱,连他乘龙舟游览运河,也把王义随带身边,形影不离,以为优伶戏弄而取乐。不料想,此后进贡侏儒竟然形成制度并沿袭于后世。唐朝统治者在道县置州后居然把道州进贡矮奴称为“任土贡”,规定每岁进贡一人,供那些饱食终日,精神空虚,荒淫无聊的王公贵族们戏弄耍玩。 

  如此荒诞不经的事却把道州闹得个鸡犬不宁,人心惶惶。黎民饱受惊恐和勒索之苦。实际上一个小小道州又哪有那么多像王义那样的侏儒?州官不敢违抗朝廷之命,只好弄虚作假,把好端端的儿童置于陶钵陶罐里控制其正常生长,口沿外露出脑袋造成畸形,到时候才破罐出人,作为“侏儒”上贡朝廷。如此残忍的“把戏”却代代相传,不知拆散了多少个家庭,人为造成了儿童致残和亲人生离死别的惨剧,而不少州官却借此敛财升官。 

  阳城被贬来道州任刺史,知此民情,深哀民间之苦。他不忍心再行这种残害儿童的伤天害理祸国殃民之事,就大胆地担当风险,拒不向朝廷进贡侏儒。在那个年代,这意味着“抗命”,是对封建最高统治者的叛逆与挑战,引起唐德宗极大愤怒,频频下诏质问。阳城顶住重压,上书奏折,据理力争,慷慨陈辞。他列举两点理由要求罢免侏儒之贡:一,《六典》规定,贡有不贡无。道州水土所生,惟有矮民而无矮奴,不应贡;二,州民尽矮,若以贡,孰知贡谁,不能贡。一番言辞,义正辞严,讲得皇帝理屈词穷,无言以辩,迫不得已,才下诏废除了道州年年进贡侏儒的虐政。这在当时是轰动全国的特大新闻。在道州,消息传来,振奋人心。人们扶老携幼奔走相告,欢声雷动,人人热泪盈眶,个个拍手称快。提起阳城,无不感激涕零。唯恐时岁日久,便忘记了这位仗义执言,为民作主的好使君,人们生男孩时均以“阳”为字,以表永久对阳城的怀念。 

  据永州地方志书记载,阳城在道州刺史任上不但罢免侏儒之贡,还勤政为民,廉洁奉公,抗交苛捐杂税而弃官归隐。这件事比罢“矮奴贡”更为壮烈。他轻徭薄赋,处处为民着想,是一个难得的好父母官。因为收不上租税,他多次受到观察使的斥责。面对上司的政绩考核,他诙谐地持笔大书“催科政拙,抚字心劳”八个大字,自署“考下下”,弄得上司啼笑皆非。某日,观察使派判官前来道州督促粮饷。满州大小官吏都出城来迎接,唯独不见主官阳城。判官惊诧,询问官吏。官吏回禀道:“刺史催科不力,以为有罪,已自囚狱中。”判官大惊,连忙驰马入城从狱中把阳城释放出来,且以言语慰之:“刺史何罪之有?吾乃奉观察使之命特来问安,尔何以惊惶乎?”阳城默然无语仍坚持不回官署,寝卧馆外待命。判官无奈,只得匆匆辞去作罢。观察使听了判官的回禀又指令阳城来回话。阳城思虑良久,最终还是决定不去为好,仰天长叹一声,旋即将刺史大印悬挂于中堂,携妻儿弃官遁走。自此隐居不仕。后来,皇帝念阳城贤德,招其回京任职,但阳城己因贫困而早逝矣。 

  阳城的事迹对当时的文学艺术界产生极大影响。“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在《送何坚序》中说道:“……坚,道州人,道州守阳公(指阳城)贤也。……吾闻鸟有凤者,恒出于有道之国,当汉之时,黄霸为颖川,是鸟实集而鸣焉;若史可信,坚归,吾得贺其见风而闻其鸣也已!”可见,韩愈之推奖阳城到何等地步。州人何坚,赴长安应试,中进士,后入太学,授职国子监司籍,深受韩愈赏识。他对阳城也是赞赏不已,写了一首《次韵答阳刺史城》诗云:“素履衡门秉直忠,桂冠金阙回江东。戢羽应知非健翮,守雌何可谓知雄。午夜呜琴餐云露,深山弄月友赤松。多感君侯欢导饮,临流遗兴醉碧筒。”在中国历史影响最为深远的是唐朝著名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以如椽之笔写的一首脍炙人口的长诗古风《道州民》。他以诗纪实,叙述了道州罢侏儒这一历史事件,以极大的热情歌颂了阳城的壮举。这首诗成为我国古典文库中的瑰宝。诗云:“道州民,多侏儒,长者不过三尺余。市作矮奴年进奉,号作道州任土贡。任土贡,宁若斯?不闻使人生别离,老翁哭孙母哭儿!一自阳城来守郡,不进矮奴频召问,城云‘臣按《六典》书,任土贡有不贡无。道州水土所生者,只有矮民无矮奴。’吾君感悟玺书下,岁贡矮奴宜悉罢。道州民,老者幼者何欣欣,父子兄弟始相保,从此得做良人身。道州民,民到如今受其赐,欲说使君先下泪。仍恐儿孙忘使君,生男多以‘阳’为字!”白居易的诗,饱蘸浓墨,直书胸臆,字里行间倾注了对于苦难道州劳动人民的无限深情,反映了封建社会的黑暗现实,讴歌和赞扬了阳城为民请命刚正不阿的大无畏革新精神。阳城的故事与道州阳城街名胜遗迹,耐人寻味,遐思无穷。为官一任,理应造福一方。百姓心中有杆称,谁为民造福,谁就会赢得人民的万世景仰。阳城为黎民百姓,敢于推翻皇帝的定制,敢于抵制朝廷的税赋,不愧是一位有胆有识,有传有奇,可圈可点的政治家,是封建社会里能以护民、亲民为己任,敢说真话,敢干实事难得的清官好官。他为官道州时问虽然短暂,却给道州人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有一句古诗吟道;“阳城遗爱沦肌髓,茂叔风光被草莱。”可见景仰之情至为深切。阳城将永远活在道州人民的心中。

来源:《古郡零陵》
时间:2007-08-2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