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龙述遗泽司马塘

王衡生


  龙述墓,是永州古城廓内至今唯一有名有姓且碑、墓俱存的汉代名贤墓葬。它坐落于城北司马塘西北廉威阡。人立墓前,可见封土堆前有青石刻碑两通,一为明朝万历年间永州通判杨继时立,一为清光绪十年(1884年)永州府儒学刘源溪立,碑文均为楷书,刻载墓主姓名及立碑时间。 

  明代诗人陈东《题龙伯高墓》诗写道:“廉威阡下人千载,南面还临司马塘。荒塚岿然勤仰止,斜阳回首独彷徨。”一位守土地方官员的墓葬何以引后人“勤仰止”且历经两千年风雨沧桑而保存至今并成为永州历史文化名城重要古迹呢? 

  龙述,字伯高,东汉京兆(今陕西西安市)人。生于西汉元寿二年庚申(公元前1年)二月十五日。东汉光武帝建武四年(公元28年)初官为山都(县名,汉属南阳郡,故城在今湖北省襄阳县东北)长。东汉建武二十四年(公元48年)擢任零陵郡太守,奉禄二千石。卒于东汉章帝章和二年戊子(公元88年)七月十五日,享年89岁。龙述在郡四年,甚有治效,政绩卓著,为永州历史上著名贤太守。据《永州府志·循史篇》记载:龙伯高为人敦厚,行事周密谨慎,口无择言,从不花言巧语,谦逊自律,节约俭朴,廉洁公正而有威仪。明代杨继时重修龙伯高墓时所作《重修龙伯高墓碑记》称:“自汉至今,千六百年,陵变谷迁,帝王代易,虽汉寝唐陵,荒落几不可考,先生以一守土之官,其墓塚岿然独存,其子孙流衍于楚之西江之右,则盛德垂之不朽哉,今而后,将与天壤并永矣。” 

  与龙述同时代著名的伏波将军马援(前14年—49年)赞伯高像云:“孝悌于家,忠贞于国,清明临莅,威廉赫赫,朝廷褒功,田野咏德,宇宙间气,独君先得,俨然遗像,千载仪则。”马援的两个侄子马严、马敦,性格洒脱豪侠,平时喜结游侠,好发议论,批评时政。马援在征战交趾时,写信告诫他们说:“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尝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马援信中所说的“刻鹄类鹜”、“画虎类狗”的话,就是说,如果学龙伯高学不像,还可以做一个严整的人,这就像所谓的雕刻天鹅不成,还可以类似于鸭子。仿效杜季良而不像的话,就会陷落为天下轻佻浮薄的人,这就是所谓的画虎不成反类犬。第一个比喻模拟相类的人或事物,虽不能逼真,还可得其近似;第二个比喻好高骛远,必然一事无成,反而留下笑话。马援信中短短的几句话,写得情真意切,令人钦佩,至今,仍被人们传诵。龙伯高的“敦厚周慎”、“谦约节俭”更成为封建社会里人们学习的楷模。 

  龙伯高墓所在司马塘,旧时有龙太守祠,南宋大诗人杨万里写有《龙伯高祠堂碑》。后有龙公祠,建于明嘉靖九年(1530年),乃龙文锦任零陵县令时所建,有公祠、门楼各一座,以彰显贤太守之德政。清康熙年间祠为吴三桂兵燹。清雍正十年(1733年)永州府知事姜绍湘与当时龙氏吏员大武、国弼等三邑嗣孙重建,建筑为祠堂一座,门楼一座,排房四座,照墙一面。姜绍湘撰有《重建伯高祠堂记》。重建的伯高祠堂前门联为“敦厚培先德;廉公启后贤。”左厢肃容厅匾额为:“泽流湘浦。零陵县正堂王钦题。”右厢启敬厅匾额为:“德沛芝山。祁阳县正堂余希哲题。”祠堂内有对联六副。 

  明代零陵文士易三接《寻龙公墓》诗赞曰:“北郭萧萧君在兹,敬将明德讬新诗。伏波不妄生前誉,作郡犹悬异代思。古树寒塘碑碣断,山城烟火墓田夷。千年旧治留余裔,蕉荔长韵汉守祠。”龙伯高名贯古今,德传万世。祠虽废圯而墓犹存。在弘扬传统文化,建设历史文化名城的今日,彰显伯高风范,保护名人墓葬及其相关遗迹有着重要的积极意义。龙伯高墓维护修葺,龙太守祠的修复重现,这里将成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勤政廉政教育的好场所。观瞻者日众,龙伯高的德政将会为更多的人们了解、认识和弘扬的。

来源:《古郡零陵》
时间:2007-08-2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