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岁月尘封 象祠故事

王衡生


  众所周知,舜帝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始祖。他创立的道德文化四千年来影响着华夏一代又一代子孙。据相关史籍记载,舜帝有一个自私愚昧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象,他做儿子不孝顺,做兄弟又傲慢,舜却能宽厚待之,极尽对弟弟象友爱亲亲之道,还把象封于有庳圩(今永州南境双牌县江村一带),做了地方官。象改恶从善,颇有政绩,受到百姓的尊敬,人们建立“象祠”来纪念他。关于象的故事,鲜为人知,像是被岁月尘封起来似的。 

  有庳圩这个地方历史上当为道州属境,据说还是道县最原始的“古县城”。这里旧有象祠,至今流传着关于象的传说故事,作为口碑野史,或许能补史之不足。舜全家四口人。有虞氏祖先世代为乐官,父亲名叫瞽叟,从小耳濡目染,乐琴熟练。母亲名叫握登。她生下舜后身体虚弱,儿子四岁那年,不幸病逝。父子俩每天在田地里辛勤劳动,回到家还要做饭洗衣,日子过得挺艰难的。邻居同情他们,张罗着为瞽叟续弦。邻村有个20来岁的姑娘,脾气暴躁,爹娘的话不大听,与女伴们合不来,一般人招惹不起,过了婚嫁年龄无人敢娶。这个姑娘固执任性,大家都叫他壬女。此人后来成为舜的后母,对舜毫不怜爱,无端歧视。当她生下象以后,更是如此。她对象娇生惯养,百般溺爱,而对舜则极为虐待,动辄打骂。瞽叟患了眼病,以至双目失明,脾气变得格外暴躁,不分是非地一昧听信于后妻。父亲、后母、弟弟都是自私愚昧之徒。后母对舜越来越刻薄,把他看成眼中钉,肉中刺,欲赶走而后快。有一年春天,村上人忙着种豆。这位后母要舜和象一人拿一袋豆种去种豆子,并嘱咐他们豆子不发芽就不要回来。象发现舜的那袋豆种轻一些,还有点香,便偷偷换了一袋。三四天后,舜种的豆子发了芽。象种的豆子却没发芽。象急得哭。他那时年轻,做梦也想不到这是母亲为把舜赶出家门暗地里搞的诡计。 

  后母心花怒放地把两个小家伙打发出了家门,便扳着指头数日子,盼望自己的宝贝儿子早日归来,却一直不见儿子的影子。她好生诧异,这是怎么回事?赶急上山来找。见兄弟俩坐在一起,象哭丧着脸,望着自己种的一块空荡荡的土地发愣,舜在一旁陪他安慰他。而舜种的一块地却密密麻麻地冒出了一片片嫩绿嫩绿的豆芽儿,长势喜人。后母大惑不解,悄悄问象。象指着绿葱葱的豆子地告诉娘那是哥哥种的,又把半路上偷换豆子的事讲给娘听。这个丑后娘又气又恼,竟急出病来了。舜急忙给后娘熬汤煮药,又跑回山上把饿得走不动路的弟弟背回了家。 

  面对父母的歧视和虐待,舜总是忍受,孝顺和服从父母,善待弟弟,一天比一天忠厚恭谨,没有半点懈怠。传说,舜在井下掘井,父母和象竟然从井口往下填土,企图将之活埋。舜掘地道逃脱。又一次,秋高气爽,天干地燥,舜在仓禀上跺稻草。后母唆使舜父和象,乘机放把火,要把舜烧死。舜持两个斗笠跳下逃生。事后舜反而以德报怨,为象放牛吃了“公家”庄稼而代弟受过,替父母“问荆”受罚。尽管如此,壬女总想把舜赶出家门,好让象独自得到家中产业。壬女一次又一次毒计不成,仍蝎心不改,不断地挑拨和陷害舜。终于在他17岁那年,瞽叟把舜赶了出去。他开始了漂泊的人生,在磨难中勇敢地开拓人生事业。他在历山耕过田,在雷泽捕过鱼,在黄河边做过陶器,在负夏做过买卖。他虽然闯荡在外,但总是心系全家冷暖,暗中帮助家庭。其孝感天,被民间尊为天下第一大孝子,为中国历史上“二十四孝”之首。传说,舜在历山种田时,大象为其耕,群鸟为其耘。 

  那时,洞庭湖与彭蠡湖之间崛起了一个强大的“三苗集团”。这个部落联盟与中原的华夏部落相对抗,刀光剑影,征战年年。舜二十即以孝闻名天下,被四岳荐于尧帝。此时,他率领华夏部落彻底打败了三苗集团。自己因劳苦功高,众望所归,被尧禅让而登帝位。舜帝执政以后,广施仁政,以德感人,造福天下黎民,开创了政治清明,千邦合和,万民乐业的太平盛世,被后人称为“舜日尧天”。俗话说得好:“宰相肚里能撑船”,何况是君临天下又素以孝道闻名天下的舜帝呢!他摈弃前嫌,不计旧怨,仍孝顺后母,把弟弟象派到有庳圩做“诸侯”。象在这里过着怎样的生活?他又怎样治理地方的?没有史实流传下来,我们自然不敢妄加揣度。但秦代学者韩非子在《五蠹》中说:“尧之王天下也,茅茨不剪,采椽不断;粝粢之食,藜藿之羹;冬日披裘,夏日葛衣,虽监门之服养不亏此矣。”这段话意思是说:尧舜作皇帝时,住的茅屋顶上的茅草没有剪整齐,椽柱没有刨光,吃的是粗粮,喝的是菜汤,冬天披着鹿皮衣,夏天穿着葛布裳,现在(指秦朝)即便是守门的人吃穿住的也不比他们差。皇帝尚且如此俭朴,象作为地方诸侯的生活景状也不过是粗茶淡饭的日子吧!他的治绩如何?恐怕也难以评说,但从他死后人们还把他奉为鼻亭之神,立“象祠”春秋祭祀,并且此习俗相沿袭传于唐代这一史实看,象的治绩如何或许可想而知。至少,他和当地老百姓相处不错是值得肯定的。在唐代,有个叫薜伯高的人来任道州剌史,他根据史书上的有关记载,对象印象很坏。他认为象这个人,做儿子是忤逆不孝的,做弟弟是傲慢无礼的,做人是浅薄自私的,怎么能受到后人的尊敬而加以顶礼膜拜呢?好在他大权在握,下一道命令就把“象祠”给毁了。他还请了当时的大文学家柳宗元写了一篇大大有名的《道州毁鼻亭神记》的文章。其实呢,老百姓心中的称杆子平衡着呢!他们并不买薜氏的帐,等他一走,毁了的“象祠”又如同雨后春笋般一个个冒了出来。人们重修“象祠”,春祀秋祭,箫鼓和鸣,一如往昔。这鼻亭神,解放前在道州不少地方都祭祀。影响所及,连贵州黔西县水西苗族地区的灵博山也有象祠。有趣的是,明代大文学家王守仁也动笔写了一篇《象祠记》的文章,被吴楚材选入《古文观止》而广泛流传。在那个时候,王守仁也问过苗人:“你们为什么重修象祠呢?”还是老百姓说得好:“我们虽然讲不清楚这象祠始建于何时和为什么而修建,但是我们所有南方少数民族中住在这里的人们,从我们的父辈追溯到祖辈、曾祖、高祖以上,都慕敬地尊奉他、祭祀他,年年举行祭祀,不敢取消。”其尊敬的虔诚与膜拜的隆重,竞和我们古道州人一模一样。 

  王守仁是个古文的大手笔。他在《象祠记》这篇文章里大发议论:“……然而唐人(指薜伯高、柳宗元)之毁之也,据象之始也(根据象的初期行为),今诸苗之奉也,承象之终也(是根据象悔改以后的表现)。斯义也,吾将以表于世,使知人之不善,虽若象焉,犹可以改,而君子的修德,及其至也,虽若象之不仁,而犹可以化之也。”以文章而论,唐代的柳宗元和明代的王守仁都是大手笔。柳的《道州毁鼻亭神记》没有被选入《古文观止》,而王的《象祠记》却载入《古文观止》而流传至今,主要原因就是王守仁的论点容易被后世儒者所接受。之所以象祠以后又能在道州这块土地上毁后复生并获得较长的生命力,也正是如此。 

  其实,舜是我国古代父系氏族社会后期部落联盟的领袖,父顽母嚣弟傲,是后来儒家学者根据传说加以夸大了的修饰文章,用意在渲染舜的伟大以教育后人。论理那时还没有私有财产,哪里会发生兄弟争夺官室牛羊的事情?王守仁老先生是根据儒家经典来理解这些问题的啊! 

  抛开儒家的学术观点,看历史,人们便知道,零陵古代居民属于古三苗集团和古越族集团,与黄河流域的华夏等民族在生活习惯上有很多不同之处。在父系氏族社会后期,这里分属于三苗和九黎集团的各部落在强而有力的首领率领下,与华夏和东夷部落联盟发生频繁的战争,从而开始了中华民族的长期形成过程。湖南各地民间广泛流传的舜和象的故事正是在这个大的历史背景下编织演绎而成的。我们可以想象,作为战争胜者一方的统帅舜派他的弟弟象来湘南作地方长官,诸侯统领一方,完全是一种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占领与统治,而象呢?却反而为失败者一方的广大黎民所称誉。这就不难推想,象为任湘南,治理百姓,能让他们艰苦地生存下来并繁衍后代。“大德曰生“,这大概就是象的治绩,也是南方少数民族普遍建立象祠的缘故。 

  象的传说和象祠的历史变迁,应该成为古郡零陵历史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它不仅能够说明其历史文化的源远流长,丰富多彩,而且,它还告诉人们一个通俗而深刻的道理:为人民做过好事的地方官,人民是不会忘记他的。

来源:《古郡零陵》
时间:2007-08-19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