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贺捷生回忆抗日胜利

贺捷生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六十周年。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纪念日,这是个双重喜庆的日子。 

  六十年弹指一挥,六十年青丝白染。六十年战争已成往事,而六十年,我的记忆却越发清晰。 

  我还清晰地记得1945年欢庆抗战胜利时人们的狂喜和欢呼。在我居住的那个湘西小城,漫天的烟花,动地的爆竹,人们喊哑了嗓子,人们像疯了似的痛饮烈酒,素不相识的人们互相搂抱拍打欢呼雀跃,人们彻夜不眠,喜悦几近疯狂。 

  战争带给人们的是无法言说的巨大灾难。于是,胜利给人们的,自然是喜悦的疯狂。胜利那一年尽管我只有十岁,战争给我的记忆历历在目。 

  抗战全面开始后,父亲贺龙将我送回湘西寄养在他的一个部下瞿玉屏家里。父母希望我远离战争,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我随瞿玉屏回到了洪江。洪江原本是个安详恬静的小城,但抗战开始后这一切就不复存在,洪江成了乱糟糟的避难所,陡然间人口激增至十余万。灾难很快也降临到洪江人头上。 

  日寇飞机开始了对湘西一带也包括洪江的轰炸。人们无休无止地“跑空袭”、“逃炸弹”、“躲枪子”。这些话在当时几乎成为洪江人的口头禅。就连山上的寺庙里,也常常成为躲避空袭的地方,我的养父瞿玉屏就不止一次在遇到空袭无处躲藏时,背着我就往山上的庙里跑。一次空袭的警报拉响时,一位正抱着孩子的妇女不顾一切地跑起来。没有跑出几步便被慌乱的人群绊倒在地,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呼救不灵叫喊不应,她索性一声不吭了,只是匍匐在地上,任慌乱人的群踩踏挤压,她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护着怀里的孩子。空袭轰炸,造成一片狼藉,断垣残壁,熊熊大火,被打伤炸伤浑身是血的人躺在地上,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许多年后还在我耳际挥之不去。在我幼小的童年记忆中,充满了对战争的恐惧。 

  战争造成洪江的物价飞涨,物资奇缺。经常看到那些为了一点米一点油而几近疯狂的人们。人们一大早就出城往四郊乡下去,去那里“讨生活”,挖野菜树叶,拣农民地里遗漏的番茄菜叶根藤之类的东西糊口。战争让人们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极度恐慌紧张和艰难困苦中。家里人曾经告诉我,一天半夜里,有人光着脚发疯地惨叫着从自己家里跑出来,满街大喊大叫:“鬼子飞机来啦!鬼子杀人啦!”惨叫引起了人们极大的恐慌,一时间一条街大乱。许多居民从家里跑出来,恐惧地胡钻乱跑大喊大叫。到后来人们才知道这一晚没有敌机前来轰炸。这个人是睡觉做梦吓疯了! 

  给我留下血泪记忆的,是回到湘西后与我相依为命的养父瞿玉屏,在临近胜利的时候,从桂林八路军办事处回来的路上,遭遇日寇轰炸,汽车在躲避炸弹时撞上一棵大树,养父瞿玉屏当场牺牲。那一天,我的心碎了……不久,八年抗战以中国人民的胜利而结束。街上的人们都发疯似的大喊大叫:“胜利了,我们胜利了!”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这句话让当时只有十岁的我喜极而泣。战争让我们经历太多的磨难一骨肉分离,颠沛流漓,极度恐惧,寄人篱下,孤独苦涩。战争夺走了我的养父。这是一个成年人也很难承受之痛,而一个孩子却顽强地挺了过来。支撑我的,就是这句话——胜利了,要回家了。 

  六十年弹指一挥,能忘却的早已烟消云散随风而去。而不能忘却的,镌该于你的心间,流淌在你的血液中,将陪伴永远。这是个欢庆胜利的时刻,我们牢牢记住胜利的日子,是因为,人们祈求这个世界永远永远不再有六十年前的那场战争!

来源:《古韵洪江》
时间:2005-09-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