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贺龙长女扶养在蒋管区洪江的经历

胡元复


  贺龙长女贺捷生,出生在湖南桑植县南岔乡岩垭村冯家湾。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出发长征,小捷生便在长征队伍中的背蒌里、马背上、箩筐中度过。长征到达延安不久,贺龙奉命到敌后指挥队伍与日本侵略军作战,他爱人奉命去苏联学习,只好将捷生由秦罗送上海由保姆带养。并交待保姆:“如有不测,捷生可以改姓,不许改名。”不料,上海地下党组织遭到敌人破坏,保姆只好把小捷生转移到武汉,又转移到贵阳,再转移至当年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省委所在地一湖南龙山县的茨岩圹。小捷生到茨岩圹不久,敌新编三十四师第三旅旅长周燮卿便闻到了了风声,周曾被红军打击,全旅覆灭,自己差点送命而仇恨贺龙,便下令将龙山县逐乡逐保挨家挨户清查,“不搜出小红脑壳不收兵。”在千钧一发之时,牵动了早年曾在贺龙部队中任过团长,还参加过南昌起义,与贺龙私交较深的瞿玉屏的心,他从来信中得知贺龙长女的境遇和地址,秘密到乾州找“湘西王”陈渠珍商议。巧逢永顺保安团长罗文杰在。陈渠珍是当时贺龙受编当营长时的上司,又推荐过贺龙担任四川陆军第九混成旅旅长与澧州镇守使。后湖南军阀赵恒惕企图挑起陈、贺相互攻杀,坐收渔利,不料贺龙主动让出永绥、保靖、永顺各县防地交陈接管,陈深受感动,说:“贺龙不忘旧情,顾我于艰难之中。”保安团长罗文杰曾是贺龙任澧州镇守使时的下属官佐,两人交往甚密,感情深厚。三人商议,陈渠珍认为周燮卿名为自己部属,实则自行其事,令他停止搜查,也无济于事。罗文杰认为要救出贺龙的女儿,日后才好相见。最后瞿玉屏说:“有二位支持,这事交给我办好了。”瞿玉屏扮成衣衫褴褛的“叫化子999乞讨到茨岩塘附近荒郊峡谷中的一幢茅屋,找到了贺龙的长女,他亮了身份,表明与贺龙的关系,又说明来意,保姆终于同意将三岁的捷生带走。并交待说,“这孩子叫捷生,接走后可以改姓,不能改名,改了名,贺总就难找自己的骨肉了。”当晚,瞿玉屏把捷生放在背篓里,趁着夜色疾速离开了茅舍,赶往乾州城。陈渠珍、罗文杰见到瞿玉屏和贺龙女儿后,非常高兴,并商量好有关事宜。 

  不几天,瞿玉屏告别陈、罗,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小捷生带到洪江蔡伦寺(即宝庆馆)随妻居住。瞿玉屏视捷生为亲生,倍加疼爱,并请了一位姓向的奶妈专门照料。 

  为了秘密保护捷生,罗文杰没有食言,他特地派来一名有文化的军人史凤鸣到瞿家任家庭教师。教捷生和瞿玉屏侄媳之子文彬读书、写字、算数、画画。小捷生八、九岁便知勤奋读书,瞿玉屏把她送进师资雄厚的洪江复兴小学攻读,扩展了她的视野,增添了她的生活情趣。 

  瞿玉屏长期跟随贺龙,内心倾向共产党。抗战爆发后,他主动到长沙八路军办事处取得联系,也到过陕北,为解放区采购过医药器械。不幸,他于1944年因车祸受伤,不治而亡。瞿的死,使捷生的生活起了陡然的变化。 

  这时,蒋介石又在洪江地区办了一个特务训练班,罗文杰怕别人告密和被特务查出捷生,便将杨世琰(瞿妻)迁往乾州,住在陈渠珍的势力窝子里,让捷生与陈的小女一同上学。不久,文彬受杨世琰打骂逃走,陈渠珍与罗文杰商定,把捷生转移到罗文杰的势力范围保靖,就读于保靖省立八中。 

  战局变化很快,解放大军势如破竹地向湘南袭来。身为国民党暂编四师师长的罗文杰与湘西行署主任陈渠珍,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湘西的统战对象。经中共湖南省委、省公安厅、四十七军和统战部门的努力工作,陈、罗两人先后举旗反戈。投靠人民。陈、罗两人为解放湘西和彻底消灭湘西土匪,作了力所能及的贡献。

来源:《古韵洪江》
时间:2007-01-1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