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沅水船侠滕黑子

徐建华


  滕黑子,江湖上号老九,男,麻阳马南人,幼时家贫,父母早亡。清嘉庆十一年(1806),滕黑子10岁时,随伯父行船,一日船停辰州(今沅陵县城)下东门码头,黑子与群童戏耍于沙滩,为争蚌蛤相斗,一童哭归告其母刘氏,刘遂携子前来评理,刘氏见黑子愕然曰:“此子非凡,愿收为义子,授以艺,日后定能成才”。伯父笑允,乃将黑子寄拜刘母。此后,义母刘氏精心传授黑子刀、枪、拳、棍、拔钉、跳桩18般武艺。3年艺成,乃拜别义母上船拿篙,随伯父船行江湖,度风浪生涯。嘉庆十五至十七年(1810~1812),黑子在沅陵、洞庭湖一带行船,广结侠友义士。一日船行沅水下游,一憔悴流浪汉求于黑子曰:“只求沿途一饱,愿为行舟效劳”。黑子慨允。数日后,舟停常德上南门码头。是夜,“常德帮”悄悄地将黑子船下铁锚压上“千斤闸”。次晨,黑子收到一书曰:“上南门码头,乃我常德帮所有,麻阳船若能起闸上铁锚开航,尔后,上南门码头尽归麻阳船停靠。否则,须交码头银100两。”滕黑子思忖:铁锚必被他人压上“千斤闸”,仅凭一己之力,实无奈何。终日紧锁眉头,闷坐船仓,苦思良法。三日晨,流浪汉曰:“‘千斤闸’锚,乃区区小物,请备炮竹,保准巳时开船!”时至巳刻,流浪汉使出鹰爪功,如同雄鹰抓小鸡一般,钩起铁锚。此刻,鞭炮齐鸣,篙楫齐举,船往洞庭方向驶去。自此,常德上南门码头尽归麻阳船只停靠。久之,则成为“麻阳街”。英雄识英雄,黑子乃拜流浪汉为师,工间习艺,得其真传,武艺精臻。 

  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洞庭湖君山寨掌门人金钩柳胡子设宴,相约黑子切磋武艺。黑子乃如约漂舟赴会。是日,山寨大厅,头目云集。厅中八仙桌上摆有36只菜碗,皆斟满水酒,相见、礼貌寒喧后,柳胡子反手扣起八仙桌脚绕厅3周,放回原地,滴酒不洒。只见众头目,一片掌声、喝彩声。柳傲视黑子说声“请!”黑子不甘示弱,亦使出功力,单手执起八仙桌脚绕厅3周,点酒不荡地放于原地,同样是一片喝彩和掌声。柳胡子不服欲显轻功道:“黑蛮子,吾在厅内转圈子,汝能将吾逮住,吾认输,往后麻阳船筏过此,凡插上蜈蚣旗者,吾柳某秋毫无犯”。说罢,身轻如燕,于厅内穿梭环绕,黑子迅步往返不获,心生一计,抱住厅柱,使劲一顶一扛,柱,哗啦作响,瓦,片片落地,众头目及柳皆大惊,趁柳稍顿,黑子一个箭步将柳逮个正着。柳遂认输。面对众头目大声道:“今后,凡遇插有蜈蚣旗之船、筏,一律放行”。从此,麻阳船只、木(竹)筏航行洞庭区,皆畅通无阻。 

  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五月十日,黑子在长江鹦鹉洲为码头事,被川鄂帮毒打,幸得侠士古某救出,拜师庐山白鹤洞曹玉庭法师。十个春秋,授气功、轻功、禅术三绝及少林一百七十三路神拳。道光九年(1829年)别师下山,经往鹦鹉洲,制服了“九头鸟”熊四爷及峨眉派“金顶圣手”。盖死人太多,官府出面干预,告文曰:“查鹦鹉洲事,皆因川鄂排民,以众殴寡,先有不合。大侠滕黑子出于义愤,愤然出手,即有损伤,亦在难免,应予免议……”从此,川鄂强人,不敢独霸鹦鹉洲。自此,湘西“凡沅水船只皆插蜈蚣旗畅行(洞庭)湖(长)江”。 

  清道光十年(1830),滕黑子成婚,夫妻风雨同舟,从事江河运输。咸丰六年(1856),双双年迈,弃船归里,农闲以传授武艺为乐。同治五年(1866),卒于里,享年70岁。

来源:《麻阳风情》
时间:2010-11-1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