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心清手勤杨仄妹

张盛斌


  早就听说,在锦和镇黄家团村,有一位寿越期颐的老人还能独自步行十里之遥的镇里去赶集,她六世同堂却偏爱独居一处过着清心平淡的生活。怀着敬羡和好畸,我们专程拜访了这位麻阳目前健在的年岁最大的高龄女寿星109岁的——杨仄妹。 

  初冬的阳光善意温馨地洒在田园、土丘和山岭之上。一条简易村道直通寿星的住处,两侧山峦起伏,桔树满坡,黄灿灿的桔子挂满枝头。坡岭下平坝上,一幢土墙木屋显得格外恬静、安详。这与寿星相伴几十个春秋的老屋,虽较为破旧,“头”戴的是土瓦,“身”穿的是用陈年稻草、土砖和旧木板拼织的衣服,但地面却打扫得十分干净,物什摆放得井然有序。老人床上的铺盖、垫单也好像才换洗不久。一位正在屋前桔园玩耍的男孩忙走到我们的跟前:“你们是找我的老家婆(外婆)吗?”他一边问一边用手指着桔园边的方向,“她到水塘里洗菜去了。”我们遂踅身径步走向水塘,只见老人右手拄着一根竹拐棍,左手提着一只塑料水桶已到了塘坎边。县长寿办的小黄忙向老人介绍:“杨老婆婆,又有记者、作家们看您来了。”老人放下水桶,连声说道:“难为你们,难为你们。”看不出来,已是109岁的百岁老人口齿还那么清楚,耳朵还那么灵敏。我们与老人就在她的老屋“二檐”下攀谈起来。脸颊瘦削、双眼深陷、嘴唇干瘪、头发苍白、身子佝偻,这是人到老年的自然写照,杨仄妹也不例外。但是,我发现杨仄妹的脸部和手指的肤色显现出同龄老人少见的红润,手指肌肉还十分饱满,这反映出老人身体血液循环良好,为民间流传的“人有朱砂掌,自然寿命长”这句俗语做了很好的注脚。 

  从与老人的促膝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她生于1901年农历9月重阳节,从小就过得很苦,她自幼讨过饭,在缺衣少食的年代,一天的主食就是岩蕉粑、葛板、叶子豆腐,甚至吃过树皮,还得每天到山林里采挖,晚上点桐油灯制作这些简陋的食物。出嫁时唯一的嫁妆是两床被子和一个柜子。结婚后生育过9个子女,只有4个先后长大成人。到了晚年,先是80多岁的女儿告别人寰,接着是唯一幸存才50多岁的小儿子又离她而去,这沉重的打击虽给老人的生活带来一定的困难,但她却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和许多伤感往事默默地压在心底,一直以一种豁达、恬淡、积极的心态闲看云卷云舒,静听花开花落。几个孙子、外孙曾多次要接她搬到外面去,与他们一起住,去享一享福。可老人就是不肯到外面去,她觉得在这儿一个人虽然过得清贫,可却多了一份宁静,多了一份自在。多年以来,一直过着清苦生活的她练就了一种勤劳的品格和矫健。洗衣做饭,饲鸡养鸭,栽田割禾,砍柴锄地,爬坡攀崖,这些农家女子的必修功课,她做得都要比别人娴练、顺当、快捷。挑担还敢与力壮的男劳动力比斤两呢。她到104岁时,还与当时健在的最小的儿子在屋旁边的空地栽下了枇杷林、柑桔林。她平时吃的葱、蒜、白菜、萝卜等家常菜都是一个人栽种的。腌的辣椒,泡的酸菜吃不完就分给那些来看望她的人带回家吃。遇到持久天旱水库干涸的时候,她自个儿就到离家400多米外的水井提水,也不觉得累。“每天不到地里锄锄草、弄弄菜,山上走走,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老人一生不生过大病,一世不打过针。也许老人长寿的秘笈就在于劳动强壮了她的筋骨,劳动充实了她的生活,劳动愉悦了她的心情。 

  老人喜欢喝酒,基本上每餐都喝,一天要喝半斤样子。老人的饭量也好,一餐能吃一大碗饭。她喝的酒多是农家自酿的米酒,这种酒质地醇,口感好,常饮自然起到舒筋活络作用,助她益寿延年。 

  问到老人一生中做了什么最开心的事时,老人的眉宇顿展露出丝丝怡然自适的笑意,“公社时候到过高村(县城)喂过猪,当过劳动模范。”老人倾仰了一下身子,“再就是年轻时喜欢做媒,经我牵线搭桥成两口子的有十多对呢。”怪不得隔三差五常有人给她送水果、送鸡、送肉、送酒吃,有人陪她闲聊,给她房子检修补漏,养老补助金也有人定时送来,这无疑是她早年积德所得到的善报,所应得到的恩惠。 

  临别的时候,老人硬要我们摘些桔子吃,还亲手拿剪刀为我们剪下几个最大的桔子,我们用相机捕捉到这一精彩难忘的场景,并一起与老人合影,以沾享她的寿气。专车已缓缓开动,老人一直目送着我们远去,那眼光折射着几多依恋,也蕴含着几多深情。我们衷心祝愿她健康幸福,再活十岁,创造生命的奇迹。

来源:《麻阳风情》
时间:2010-11-1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