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时尚白士雷令友

向文静


  春末夏初时节,沐和煦阳光、浸醉人花香,我们驱车50多公里来到锦和镇姚家庄村6组,拜访百岁寿星雷令友。 

  姚家庄村座落在绵绵青山之间,一条清澈透亮的溪水绕村而过,走在村庄中能闻到泥土的气息听到鸟儿的欢叫,久居城市的我们被村落的宁静怡然而陶醉。老人的房子位于村庄中央,还是典型的冬暖夏凉的木质结构房屋。走进老人的房子,一阵清凉扑面而来。不凑巧,老人刚好出门去镇上女儿家了。正当我们准备遗憾离开时,村里一个小伙喊了嗓,“白士”回来了。我们一行人迎了出来。只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拄着拐杖,步履轻盈地拾级而上朝这边走来,怎么瞧也不象经历了百年风雨的老人。 

  村民都称他“白士”,我们不解。与我们随行的村里年长些的老人解释:雷令友年轻时皮肤很白,人长得又高又标致,所以有人叫他“白士”。因为他为人和气老实本分,从不跟谁红脸吵嘴打架,村里老老少少就把这当作他的尊称了。 

  老人进屋放下手中的行头,便与我们拉起了家常。他生于1908年8月,尽管已经102岁高龄,但耳聪目明、思维清晰、健谈开朗。老伴田满妹1926年生,今年已84岁。我们惊叹两位老人近20岁的年龄差距。一句问话却勾起了老人对过去的回忆,不禁噙满泪水。旧社会由于家里穷,兄弟姐妹多,为了生计给地主家做过短工、当过佃户,到地主家门口领过派粥,从记事起就随大人上山砍柴换米换油盐,自己是老大,老人一直到解放前也没成个家。解放后,尤其分田到户后,生活条件逐渐改善了,老人也动了成家的念想。可年纪大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1950年的一次牌局上,雷老人的母亲给他赢回来一个媳妇,那就是田满妹老人,那年田婆婆24岁,也可以算是当时待在闺中的大龄女了。 

  两位老人风风雨雨一起走过了半个多世纪,养育了三儿四女。生于旧社会的两位老人吃尽了文盲的苦头,节衣缩食供七个子女完成了初中学业。子女们成人后外出谋生,分别移居都市。子女怕老人孤单无人照料生活便轮流地接到自家居住,按理说老人可以在城里享受天伦之乐了。可两位老人说自己身体还硬朗,饮食起居完全能自己照料,喜欢鸟叫蛙鸣的田园生活,所以从子女“水泥森林”般的城市搬回村里居住。当我们问及生活物品购买是否有问题时,老人说,隔三岔五孩子们会来家一趟,看看缺什么,砍些柴锄锄菜园。说着话,老人从口袋掏出个手机来,看,这是孩子给买的,远点的孩子来不了就每天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我们问老人会使用电话吗?老人对我们的问话有些愠怒,要我们报电话号码打个电话给我们瞧瞧。老人用微微有些发颤的双手拨完11位手机号码熟悉按下发射键,神气潇洒地把手机置于耳边。老人听了一会,大声宣布,这个电话停机了。这时候,我的一个同伴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因为电话号码是她的。 

  与我们同行的一位眼尖的小姑娘,突然问雷老人现在几点了,老人一抬左手腕,端详着腕上的手表:“哦,中午了,十二点多了。”话毕,抬头看看了老伴,田婆婆会意,站起身要为我们去做中饭。顿时,我们为两位老人的淳朴善良热情尤其是老人们心心相通、相濡以沫的情感所感动。 

  当我们向老人讨教养生之道时,老人只是淡然一笑。说自己跟所有的老人一样经历了很多艰辛,旧社会那会,哪怕披星戴月不停地劳作也未必能吃个饱饭,所以到老了也闲不住,每天总要劳动劳动全身才舒服。爱吃蔬菜,爱喝汤,口味清淡,一天两顿,每餐除了一碗白米饭外,还要吃半碗米汤泡锅巴。二十多年前戒了酒戒了烟。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拄着拐杖在院子里散步练练脚力,晚上看看电视。九点多休息。不打牌爱串门聊天,平日闲时就东家坐坐西家看看,聊聊过去摆摆龙门阵。这段时间各电视台在热播《薛仁贵》,老人说他都看了三遍了,片子里的人物名字脱口而出,还跟我们说起了剧情,说到奸臣时他还会愤愤地骂上几句。 

  2008年老人得了一场大病动了手术,现在已经痊愈。前不久老人又做了白内障切除手术。经过病痛之后,老人的保健意识更强了。隔两天就会去村里的医务室量血压,家中也备了些常用药,给自己量体温,还能用放大镜读体温计。田婆婆告诉我们,老人病过之后,这两年腰不弯背不驼了反到更直更硬朗了。我们祝愿两位老人相知相伴健康快乐地一直走下去。

来源:《麻阳风情》
时间:2010-11-1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