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明朝怪臣满朝茬

徐建华


  满朝荐,字震东、震寰,号汝扬,麻阳兰里人。10岁入塾,24岁中举人,43岁中进士。 

  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满朝荐任陕西西安府咸宁知县,创办乡学义馆50余所,赈济饥民稻谷3800余担。次年率民众开拓沪、灞2水,疏竣胡家渠等水利工程33处,分畦列畛,引水抗旱。三十四年,咸宁县农业丰收,万民欢庆,满朝荐趁机积谷2.2万余担,积银1.2万余两,防灾歉,民感恩。一次,抚台顾其志命子省亲,途中遭劫。此案,40余日未破。满朝荐据情分析认为,此乃坐地之盗,熟悉内情而潜随作案,今抚台之子既返,盗匪必回。是夕二更,他率衙役,于抚院衙前拿获盗匪10名。匪盗招实,开单对款,一毫不差。民众悉钦服满朝荐料事如神。关中一带盗徒潜遁匿迹,百姓门不夜闭。是时税监梁永纵其下属勒索民财,满朝荐捕王大义等治之。梁永大怒,疏劾其擅刑税役,万历皇帝不察,诏降满朝荐为广西布政使都司。大学士沈鲤据实上奏,皇帝不听,乃会巡抚顾其志极论梁永纵其下属劫民、贪污事。三月,满朝荐奉旨宽宥、官复原职。三十五年(1607)七月,满朝荐复含冤入狱。他在离咸宁县时写诗一首《念四出城父老扳辕》:“三辅郎官初出城,桁杨非辱亦非荣。君威凛烈身奚爱,国蠧驱除世已清。泪眼千群渭欲赤。青天万口岳为倾。塞翁得失何须记,留与春秋作话评”。在狱中,他身受严刑,不屈不挠。满朝荐两袖清风,身无半文,狱中甚苦,幸得抚台与各道府及百姓捐银1900两,以供囚食。次年七月,百姓感戴,于西安东阙建朝荐生祠,春秋二祀。此生祠内立有德政碑。上刻:“渭水可赤,华岳可倾,护我父母,誓同死生”之句。满朝荐身陷囹圄,仍以“自信二分惟气性,孰知一点只丹衷”自恃。狱中6载,他广植青松,寓意“养成苍干去参天”,收养来鹤,以鹤为友,并以“倦后就床长短梦,醒来阅史两三章”等诗词遣怀自娱。他创作颇丰,先后写有《椒山赋》、《流水赋》、《来鹤赋》、《镇抚司拷》、《狱中即事》、《豫让桥》、《拆榻歌》、《八正歌》、《自嘲自解长歌》、《灵龟赋》等诗文。万历四十一年(1613)八月初五,大学士叶向高借“万寿节”之机上疏,痛诉满朝荐沉狱6载,请准昭雪。二十日,帝诏从叶向高所请,赦满朝荐出狱归里。归耕7载,严慈双逝,遵礼守服。 

  万历四十八年,皇帝复诏,满朝荐任南京刑部山西司郎中。天启元年(1621)正月任尚宝司丞。九月升尚宝司少卿。时辽东尽失,国内多事,诸臣浮议,满朝荐深虑国是。天启元年(1621)春,乃上陈《十大可忧,七大可怪》疏,数幅衷语,一缕血肠,为熹宗嘉纳。御批:“时艰急需共济,各官屡有戒谕,荐所奏尤有关切,着一并申饬该部院知道”。满朝荐遂升太仆寺少卿。是时,阉官魏忠贤,内结妇寺,外树党帜,心腹布满朝廷,爪牙盈溢京师,朝野抉舌,莫敢言齿。天启二年(1622)八月,满朝荐不避斧钺,奏《颠倒本》,激起帝怒,御批:“罢官归耕,永不录用”。满朝荐落落孤踪,再次载恨归耕。 

  崇祯元年(1628),朝廷尽逐阉党,起用满朝荐为太仆寺正卿,兼任勘问、协理仓库,并兼摄太子太保事。诏命三至,满朝荐病人膏盲,难于应诏,仍偃仰高卧,抱恨悠悠,长泣而三叹曰:“新君未面,丹悃未抒,吾已矣夫!”。次年,满朝荐卒于里,享年69岁。 

  巧述家事 

  满朝荐四十三岁科举入甲,明神宗朱翊钧亲自主持殿试。轮到满朝荐时,皇帝开口就问:“满贡士何方人氏,家世若何?” 

  满朝荐家境贫寒,家中房屋有一半还是茅草屋,高粱杆夹起当壁板,盛水的是一个破缸,平时家里盐钱全靠两只鸭婆下蛋来维持,七八十岁的父母常常还要上山打柴,下河挑水。满朝荐担心照直说会让皇帝嫌弃,又不愿意说假话。他稍加思索便恭恭敬敬回禀:“启禀万岁,士乃湖广辰州府麻阳人氏。家中千柱(无数高粱杆)落脚,九笺(几块茅扇)牌楼,七十人(母亲)挑水,八十人(父亲)打柴,喝水要喝半江(江,麻阳土语音同“缸”)之水,两只盐船(两只鸭婆)一日不下不得盐吃。” 

  皇帝频频点头,又问“你这么大个家,谁人管服?” 

  满朝荐答:“父亲身骑马背,手持龙套,逆而不服者,棒棒敲服(父亲骑在草鞋架上打草鞋);母亲手扶乾坤圈,上落金,下落银(磨豆腐),统揽家庭内务。” 

  皇帝叹曰:“好大的家势,能干的家长。了不起,豪门出才子。”左右官员无不赞叹。 

  湖广免秋粮 

  明朝末期,湖广武陵地区自然灾害频繁,民间流传:“春涝夏伏更怕秋,三年两不收”。但朝廷的赋税有增无减,百姓生活苦不堪言。满朝荐建议朝廷减轻人民税赋,让人民修养生息,防止内乱,同御外侮,皇帝认为很有道理,但是因为朝中宦官弄权,奸臣结党营私,刚登帝位的年轻皇帝一人也无能为力。 

  有一天,皇帝吩咐要带妃子们游御花园。满朝存作为太仆寺少卿,预先巡园准备接驾事宜。他暗地里弄来猪油,在皇帝必经幽径旁的围墙上,用猪油写了几个字。 

  日正当午,皇帝在御花园玩兴正浓,突然看见对面围墙上黑压压地有几团什么东西,细细一瞧,原来是蚂蚁组成了几个大字,皇帝不禁脱口念了起来:“湖广免秋粮。” 

  随同在皇帝身边的湖广籍官员,立即上前跪拜:“谢主隆恩!” 

  陪同的宦官忙解释:“万岁这是念蚂蚁字,说着玩的啦!” 

  满朝荐立即上前进言:“自古以来,君无戏言,我主精明盖世,岂是说着玩的?” 

  皇帝便顺水推舟地说:“满爱卿言之有理,自古以来,君无戏言。” 

  随后,朝廷颁旨免除了湖广地区秋粮税赋。 

  打桶锄奸 

  皇帝年轻,宦官弄权,奸臣当道。满朝荐在朝中为官,对这些现象十分痛恨,几次想奏禀皇上,剪锄奸佞,但又担心奸臣势大,难以奏效,一直在等待合适机会。 

  一天,满朝荐到外地巡视回朝,正巧碰上一个奸臣抱着两只金玉桶向皇上进贡献媚。那奸臣抱着两只金玉桶跪在皇帝面前,大声赞叹“万岁当朝,国泰民安”,“九洲大地,风调雨顺”,“万家百姓,五谷丰登”,说得天花乱坠,举国上下燕舞升平。最后献媚:“万岁,臣请了特等工艺匠人,制作了一只金桶,一只玉桶。这两只桶,一只盛福,一只盛寿,今日献给我主,祝我主福寿双全,万寿无疆!” 

  皇帝眉开眼笑,手舞足蹈,拿了金玉双桶,看了又看,爱不释手。皇帝看见满朝荐在一旁不作声,便问:“满爱卿,你看这桶如何?” 

  满朝荐回禀:“万岁,这桶看是好看,只怕……” 

  皇帝问:“只怕什么?” 

  满朝荐回“只怕不是真货。” 

  皇帝拿着那只玉桶走近满朝荐:“你把朕看看,哪里不是真货?” 

  满朝荐接过玉桶,就往金銮柱上一甩,只听到“啪啦”一声,玉桶被打得稀巴烂。在场的所有臣子吓得目瞪口呆。 

  皇上见了,火冒三丈,喝道:“将满朝荐拿下!” 

  满朝荐脸无惧色,哈哈大笑起来,群臣被满朝荐这些举动搞得莫名其妙。皇帝下令:“把满朝荐推出午门斩首!” 

  满朝荐大笑道:“万岁,君要杀臣何难?怕的是,大明江山难圆!” 

  “此话怎讲?”皇帝怒问。 

  满朝荐请求问献桶人几句话。皇上应允了。 

  满朝荐问献桶人:“当今万岁坐朝,是不是一统天下?” 

  那奸臣结结巴巴回答:“当然是啊!我主当朝铁打一统乾坤呀!” 

  满朝荐便禀告皇帝:“启禀皇上,我大明江山自太祖开基以来,只有一统(桶)天下之道,哪有二统(桶)乾坤之理?今日他献君二桶。分明是图谋不轨,意在分裂我主江山,乞望万岁明察!” 

  皇帝听了,心想:宫廷内确实很复杂,是得小心点。 

  皇帝缓缓走近满朝荐,把他扶起说:“满爱卿,言之有理。”并立即口谕将献桶人打入天牢,等今后慢慢审来。 

  打醒皇帝 

  熹宗皇帝刚继位的时候,还是招贤纳士,勤政图治的。到了阵脚基本稳下来,宫廷中激烈斗争稍稍平息时,他就开始怠慢起来。天天晚上和嫔妃宫女们为欢作乐,通霄达旦。白天迟迟不上朝,就是上了朝,臣子们奏禀公务,他听不了几句就开始打瞌睡。 

  为了这事,朝廷忠良之臣议论纷纷,但是议论终归议论,还是没有办法解决。满朝荐苦思良久,决定找机会打醒皇帝。 

  一天,上朝时。满朝荐事先准备好,到屋角落捉了一只吸饱血的蚊子,轻轻捉起,放在右手手指缝之间,再同群臣一起去上朝。到了金銮殿上。有的臣子交了奏本,轮到满朝荐了,他没有奏本,用口述奏报公务,刚讲了几句,皇上就打起呼噜来了。满朝荐轻轻走上前去,对准皇帝脸上“啪”一个耳光。皇帝一下惊醒站了起来,暴跳如雷,命令把朝荐推出去斩了。满朝荐跪在皇帝面前,伸出打皇帝那只手说:“万岁,请您来看,蚊子吸君血,下臣由不得,伸手将它打,皇上莫惊怕。”皇帝抓起满朝荐的手一看,果然手板上一只蚊子被打烂,还沾有新鲜血迹。这时皇帝怒气全消了,他彻底醒过来了,不但不责怪满朝荐,反而还说:“满爱卿,你打得好呀,看来这金銮殿是的清扫清扫了。” 

  满朝荐顺水推舟说:“是呀,要好好清扫,以免万岁龙体再受伤损。” 

  赌戏皇后 

  有一次,满朝荐和牛进士、史进士三人一起走进御花园,远远看见皇后娘娘在同一个宫娥下棋。牛进士眼珠子一转,对满朝荐说:“满大人,人人都说你有本事,我都还没亲眼看见过。假如你今天敢去把皇后娘娘摸一摸,那我就服了你。” 

  满朝荐以为他们是开玩笑,不当一回事,就随便回答:“说本事我倒没有什么本事。至于摸皇后娘娘我倒认为没有什么意思。” 

  牛进士说:“我现在不讲哪样意思不意思,我是试你有没有胆量,敢是不敢?” 

  满朝荐说:“那有哪样不敢?” 

  史进士立即插话:“敢?你要是敢摸一摸皇后娘娘,我答应输给你五十两银子。” 

  满朝荐知道两个家伙心术不正,是想让自己触怒皇后,讨个戏弄皇后的弥天大罪。便笑盈盈对史进士说:“你敢打赌?五十两银子多了嘛!” 

  牛进士又说:“不多不多,你若真的敢摸,我再加五十两。” 

  满朝荐不慌不忙地问:“两位大人是真赌还是假赌?” 

  牛、史二人同时说:“满大人,我们哪那说假,大丈夫一言为定。” 

  满朝荐又反问一句:“谁若反悔呢?” 

  “反悔他妈不是人,是狗杂种。”牛进士拍拍胸膛说。 

  史进士又说:“那如果惹出祸来,我俩一概不负责任,那可要你满大人自己承担啦!” 

  满朝荐说:“那既然说定了,我好汉做事好汉当,绝不会把罪怪在你们身上。” 

  三人漫步到御花园中的怡心亭上,皇后与宫娥下得情趣正浓,三进士上前向皇后行了礼,皇后说了声“免礼”,他们便站在一旁看棋。满朝荐靠皇后一边站着,那宫娥棋术不差,盘上局势基本拉平。满朝荐极力为皇后喝采,用手稍稍一指说:“娘娘这着高明。”谁知宽大的衣袖扫落了一枚棋子,满朝荐顺势躬身下去捡棋子,一下摸着了皇后的脚。 

  皇后顿时脸色一沉,“嗯”了一声,两眼盯着满朝荐。满朝荐将棋子摸到,摆上棋盘说:“风吹棋子落,臣子为你摸,挨着皇后脚,娘娘莫见过。” 

  皇后脸上由阴转睛,露出笑容,指着棋子问“该谁下了?” 

  满朝荐满脸笑容说:“该娘娘下,该娘娘下。”皇后下了一子,满朝荐说:“娘娘这子棋真乃绝妙之着呀,赢了!”皇后心里乐滋滋的。 

  满、牛、史三位一同道别了皇后,走出御花园。满朝荐问牛、史二进士:“怎么样,反悔了吗?” 

  牛、史二进士连连点头:“我真的服了你,明日定将银两送进府来。”此后,那些讨嫌的臣子谁也不敢和满朝荐打赌了。 

  吃屎整奸佞 

  牛进士、史进士与满朝荐同在朝廷为官,牛史二人当年考进士,是用钱买进来的,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但为人又十分刁钻,奸狡滑流,嫉贤妒能。他俩千方百计想排挤满朝荐,背地里经常说满朝荐的坏话,最近又到宦官那里告了满朝荐的刁状,说他与“东林党人”有联系。满朝荐决定想个办法把他们修理修理。 

  御花园是他们常来的地方,皇帝每次游园,都要令他们三人先去查园。这一次,皇帝又要到御花园去游玩,三进士先天就到查园,一切都准备得停停当当。 

  第二天,皇帝高高兴兴来游玩。太监官娥前护后拥,一路来在怡心亭,想坐下来观赏风景。突然发现大理石桌面上有三堆人屎。皇帝兴致被一扫而光,大发雷霆,立刻传牛、史、满三进士来园。皇帝指着远处的那大理石桌说:“你们去看,那是什么,查园者该当何罪?” 

  三人走进怡心亭,看到石桌有三堆人屎,不禁大吃一惊。满朝荐对皇帝说:“万岁,下臣查园不周,罪该万死。这三堆大粪,我认了一堆,自行处置。”说完,走近石桌,躬身就把中间那堆大的一口一口吃掉。 

  牛、史二进士不甘示弱,也走近石桌,各自去吃剩下的两堆大粪。 

  满朝荐几口就吃完了,又对皇帝说:“启禀万岁,臣查园不周,该罚,下臣愿为君赴汤蹈火,何况只是吃一堆大粪呢?万岁若要取臣性命,臣也在所不辞。” 

  皇帝看到满朝荐如此举止,连声夸他是个忠臣。可是,那牛、史二进士,吃得好苦呀,吃一口呕一阵,眼泪呕得漱漱的流,连黄胆汁都呕出来了,但又不敢不吃,皇帝说了一声:“不吃,取他性命!”然后,拂袖而去。 

  牛、史二进士拼着命把它吃完,然后,又打水洗桌,打水洗口,洗吐物,辛辛苦苦干了半天,才把怡心亭打扫干净,回去后病了三天,卧床不敢出门。满朝荐却没事,照常办他的公务,不病不痛,完好无恙。 

  旁人哪里知道,这里满朝荐愚弄牛、史二进士的一个小小计谋。满朝荐吃的那一堆是以小米饭与南瓜用竹筒子制作的,而牛、史二人吃的则真的是人屎。后来有了一句歇后语:满朝荐吃屎——认了一堆。 

  

来源:《麻阳风情》
时间:2010-11-1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