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趣闻轶事·中山路何键公馆

张湘涛


   何键公馆旧址即今湘江宾馆中栋,位于开福区中山路2号,始建于20世纪30年代,1954年在旧基上重建“湖南省交际处”,由省建筑设计院于均祥设计。19631983年,大楼又进行了两次改造,1968年改名湘江宾馆。建筑坐南朝北,三层,局部四层,建筑面积6043平方米。外部造型为传统民族形式,红砖清水墙。东西两头高耸出檐,琉璃瓦屋面,歇山屋顶,靴头爪角,檐下有斗拱。中部屋顶为低于两头的围栏平台,楼西头进门处门庭由4根八角形石柱支撑,庭前石级踏步,庄重大方。

中山路何健公馆旧址

   何键(18871956),19281937年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生平见第二章“容园与湖南省主席何键”)。在长沙近代史上有一重大事件与何键公馆息息相关,那就是1938年“文夕大火”。

   1938625日武汉陷落的当天,中国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长蒋介石来到南岳磨镜台,在前湖南省主席何键的南岳别墅建立起中国指挥抗战的大本营。但是,蒋介石并没有坚守长沙的打算,他对库图佐夫火烧莫斯科的案例早已胸有成竹。117日,蒋介石飞抵长沙,在中山东路原何键公馆召开军事会议。这时接替何键任湖南省主席的是张治中。

出席何公馆军事会议的湖南省主席张治中

出席会议的有:军委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参谋总长何心钦、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以及第27集团军总司令杨森、第15集团军代总司令关麟征、第32集团军副总司令王敬久、湖南省主席张治中、长沙警备司令酆悌、湖南省保安处长徐权等。

   蒋介石在会上强调:中国对日本的战争是弱国对强国的战争,胜利不是决定于空间的争夺,而是决定于时间的持久。坚守要点的意义,不是要求死守这个要点,而是要求以死守的准备和决心,来延长坚守的时间,扩大敌人的消耗,增强自己的力量。抗战从卢沟桥事变到武汉会战已有16个月,京汉、津浦两路及沿海大片国上沦陷,但黄河以水代兵挡住了几十万日军的西进,洛阳、襄阳、衡阳西线仍牢牢地控制在我们手里,日寇沿江犯上仰攻重庆,我们首先要在时间上拖垮敌人。长沙位于武汉、广州之间,正处于南北夹攻之下,易攻难守,因此我们不必和优势敌人死打硬拼,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

   蒋介石在这次军事会议上,长篇大论援引1812年俄国主帅库图佐夫火烧莫斯科大败拿破仑的战例,正是由于库图佐夫通过“焦土抗战”取得了辉煌胜利,因此在日本全面侵华时,大而弱的中国有意效仿库图佐夫,提出“焦士抗战”的战略,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蒋介石在会上反复讲“焦士抗战”的方针,并确定如果日军越过新墙河,进攻长沙,长沙弃守时就举火烧掉长沙。他强调:“弱国抵抗强敌入侵,坚壁清野是以空间争取时间,保存实力,最后取得胜利的要诀。”蒋介石转头望着参加会议的粤汉铁路局局长何竞武问道:“这么多火车头和车皮退到西南,铁路塞满了,怎么办?”何未及答话,蒋介石说,“壮士断臂,还思索什么,都烧掉。”蒋又面对张治中问:“长沙怎么办?”张也未及答话,蒋说:“不要迟疑,烧掉就是。事先把能转运的物资运走,运不走的也要烧掉。公用和民用房屋都烧掉。”一连说了三个“不资敌用”。

   张治中接受蒋介石的焚城军事任务后,于1110日晚上7时许,在南门外陶广住宅磐园召开了部署焚城紧急秘密会议。一场旷世大火一触即发,何键公馆亦由此永远载入史册。

2002年,何键公馆旧址公布为长沙市近现代保护建筑,2010年公布为开福区不可移动文物。

来源:《名人与长沙风景》
时间:2012-06-06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