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岳麓山与杜甫等历代名人

张湘涛


   岳麓山,位于长沙市湘江西岸,面积约36平方公里,核心景区约8平方公里,是中国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也是一座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融为一体的文化名山。

   “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清代诗人黄道让的这句诗,对岳麓山灵动之气作了绝妙的概括。南岳的云气与湘水的涛声在这里汇聚,又汩汩北上,注入洞庭。

   古人说:“南岳周围八百里,回雁为首,岳麓为足。”岳麓之名由此而来。主峰海拔300.8米,石骨苍秀,玲珑而又险峻。群峰依附在主峰周围,有如众星拱月,浑然一体。登上云麓峰望湘楼,凭栏远眺,湘江如带,橘洲浮碧,古城新廓尽在紫气青烟之中。

   早在唐宋时期,岳麓山就是旅游胜地。杜甫、刘长卿、刘禹锡、韩愈、柳宗元、杜荀鹤、黄庭坚、曾几、陈与义、范成大、朱熹、辛弃疾等诗文大家都曾登临岳麓山,为名山留下了数百首珠玉般的诗篇。诗圣杜甫《麓山、道林二寺行》一诗这样描绘岳麓山:

   玉泉之南麓山殊,道林林壑争盘纡。

   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

   五月寒风冷佛骨,六时天乐朝香炉。

   地灵步步雪山草,僧宝人人沧海珠。

   塔级官墙壮丽敌,香厨松道清凉俱。

   莲池交响共命鸟,金榜双回三足乌。

   方丈涉海费时节,玄圃寻河知有无。

暮年且喜经行近,春日兼蒙喧暖扶。

飘然斑白身奚适,傍此烟霞茅可诛。

   桃源人家易制度,橘洲田土仍膏腴。

   潭府邑中甚淳古,太守庭内不喧呼。

   昔逢衰世皆晦迹,今幸乐国养微躯。

   依止老宿亦未晚,富贵功名焉足图。

   久为谢客寻幽惯,细学周颙免兴孤。

   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鸟山花吾友于。

   宋公放逐曾题壁,物色分留与老夫。

   诗人在写岳麓山的广阔视野,深藏林壑之中的麓山寺竟与几百里外的赤沙湖融成一体了。

其夸张的手法,又使人不感到夸张,同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有异曲同工之妙。

   杜甫(712770),字子美,以少陵野老自称。

杜甫画像

祖籍襄阳(今属湖北),生于巩县(今属河南)。杜审言之孙,肃宗时拜左拾遗,后贬为华州司功参军。流落剑南时,严武表为检校工部员外郎,故世称杜工部。大历三年(768年)携家出蜀,漂泊鄂、湘一带,流寓长沙,准备经潭州投奔旧日好友、任衡州刺史的韦之晋。于是,长沙有幸迎来了这位千古诗圣。杜甫在长沙期间留下了数十首不朽诗作,既向世间展示了他那悲怆复杂的内心世界,又为后人记录下了唐代长沙的独特风貌。在长沙,杜甫结识巴蜀诗人苏涣,巧遇旧友、大音乐家李龟年,留下一生的压卷之作。杜甫先居于湘江边的“江阁”之中,后病死于湘江途中,与湘江结下不解之缘。杜甫诗风“沉郁顿挫”,形式多样,以古体、律诗见长。有《杜工部集》行世。2004年,长沙市政府在天心区西湖桥湘江之畔建起了一座四层仿唐楼阁,名“杜甫江阁”,与岳麓山隔江相对,成为长沙又一胜景。

西湖桥杜甫江阁

   岳麓山景点众多,如清风峡、爱晚亭、步虚岭、响鼓岭、蟒蛇洞、笑啼岩、穿石坡等等。每一个景点留下名人的足迹,流传许多动人的故事,使人流连忘返,玩味无穷。

   清风峡位于山之东麓。清康熙《岳麓志》载:“清风峡在岳麓寺前,双峰相夹中有平壤,纵横十馀丈,紫翠青葱,云烟载日。当溽暑时,清风徐至,人多憩休,故名以此得。”历代名贤多有诗赋吟咏。南宋乾道元年(1165),号称“东南三贤”之一的张栻主持长沙岳麓书院,常来此游憩,作有《清风峡》诗,诗云:

   扶疏古木矗危梯,开始如今几摄提。

   还有石桥容客坐,仰看兰若与云齐。

   风生阴壑方鸣籁,日烈尘寰正望霓,

   从此上山君努力,瘦藤今日得同携。

   15年后,即淳熙七年(1180),任潭州知州兼湖南安抚使的大词人辛弃疾也来清风峡。其时,他收复中原失地的壮志未酬,毫无张栻那种闲情雅致,所吟《满江红·清风峡》充满着一种凄凉之美:

   两峡崭岩,问谁占清风旧筑。更满眼云来鸟去,涧红山绿,世上无人供笑傲,门前有客休迎肃。怕凄凉,无物伴君时,多栽竹。   风采妙,凝冰玉,诗句好,馀膏馥。叹只今人物,一夔应足。人似秋鸿无定位,事如飞弹须圆熟。笑君侯,陪酒又陪歌,阳春曲。

   相传唐代诗人杜牧曾秋游清风峡,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绝句: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爱晚亭就是取“停车坐爱枫林晚”之意而命名的。

爱晚亭

爱晚亭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为岳麓书院山长罗典创建,今与安徽滁县的醉翁亭、杭州西湖的湖心亭、北京的陶然亭并称为中国四大名亭。亭柱上镌刻着罗典所撰的对联,至今历历在目:

   山径晚红舒,五百夭桃新种得;

   峡云深翠滴,一双驯鹤待笼来。

   对联描绘了山径向晚、桃花盛开,红花与晚霞相互辉映,以及清风峡内云烟缭绕、翠色欲滴、驯鹤待归的宁静闲适景象。写景,却超越了风景;写人,又潜藏在景物之中。在人与自然的相互依存之间,蕴含着教与学、师与生的和谐关系。今亭为1952年重修,单檐歇山顶,盖绿色琉璃瓦,以方柱撑立,匾额“爱晚亭”三字系毛泽东题书。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常与学友来此游憩锻炼,“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畅谈国家大事。爱晚亭由此又平添几分伟人风采。

   岳麓山不仅具有令人着迷的自然风景,更有着富有魅力的人文光环。在这几十平方公里的风景区内,集中国传统文化精华之大成,儒、佛、道共存一山,历代的文化名人、思想巨匠、老道高僧、骚人墨客均在这里开拓经营,使这座名山为中华文化的壮丽画卷抹上了浓重的色彩。

   岳麓山作为一座文化名山,首先与儒家文化分不开。相传大禹治水时,曾在这里停靠过他乘坐的船只,岳麓山因而有了“禹迹溪”遗迹。宋代儒生何致把衡山“禹碑”摹刻于岳麓山顶的石壁。

禹碑

“禹碑”上无人相识的“蝌蚪文”,据明代学者杨慎破译,内容是歌颂禹王治水的功绩。大禹是儒家理想中的圣王,所以后来的儒家文人在追述岳麓山的“文脉”时,总要讲“神禹开疆”之类的话语。

   然而,岳麓山真正成为儒家名胜而名扬天下,被誉之为“潇湘洙泗”、“儒家重镇”,则是在宋代创建岳麓书院之后。岳麓书院坐落在清风峡的下方,始建于宋太祖开宝九年(976)。从岳麓书院到清末的湖南高等工业学堂,再到今日的湖南大学,一脉相承,故有“千年学府”之称。南来时,理学家张栻主持书院,儒学大师朱熹两次前来讲学,学生达干人。岳麓书院进入全盛时期,号称宋代四大书院之首。以“实事求是、经世致用”为主要特征的湖湘学派就产生于这一时期。明代大儒王守仁来岳麓讲学,又使书院由衰转盛。清代后期足以影响中国近代化进程的几代人才群体,先后有贺长龄、陶澍、魏源、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郭嵩焘,唐才常、沈荩、陈天华、蔡锷等都曾在岳麓书院深造。

   名山多佛道。早在1700多年前,岳麓山就与佛教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清风峡登级至半山腰,便是称为“汉魏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的麓山寺。麓山寺自三国吴宝鼎三年(268)创建以来,一直“禅灯不辍”。弥勒殿、大雄宝殿、观音阁,重重飞檐,佛音绕梁,带人进入“常乐我净”的境界。

   岳麓山也是道教名山。道家崇尚自然,倡行返本还真,总是选择清静优美的地方建立宫观,由此形成了著名的三十六洞天和七十二福地。而四周峰峦耸峙、石径盘迂、树竹青翠的云麓宫就是其中第二十三福地一洞真虚福地。据《史记》记载,齐国方士韩终曾在此地炼丹采药。秦灭楚后,韩终带着楚国亡民去了朝鲜半岛南部,即今之韩国。又据传说,西晋道士张抱黄在岳麓山的岩洞中修炼,羽化成仙。唐宋时,山上建有古雪观、抱黄阁,可惜遗迹不存。明代扩建的云麓宫则遗留至今,今存三清殿、吕祖殿、五岳殿等建筑。

云麓宫

   儒、佛、道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主体。三教教义虽然不同,但能在岳麓山和平共处,而且相互交流融汇,显示了岳麓山的博大胸怀。五代十国时期,僧人智璇因“思儒者之道”,在麓山寺下建起了学舍,相传就是岳麓书院的前身。明万历年间岳麓书院主教张元忭曾登门拜访云麓宫的道士金守分,两人一起热烈地讨论修养的方法。儒、佛、道外表虽异,但修身养性、济世救民、去除不切实际的欲望,却为三家所共推。

   到近代,岳麓山更加敞开怀抱,开始接纳科学与民主的新思想。近代史上许多著名的英烈,如与孙中山齐名的民主革命家黄兴、讨伐袁世凯称帝的护国英雄蔡锷、蹈海以警醒国人的义士陈天华、领导武昌起义的开国元勋蒋翊武、光复长沙的首任湖南都督焦达峰等都长眠在这千古名山,应验了“青山有幸埋忠骨”的诗句。

黄兴墓

蔡锷墓

之后,又有北伐阵亡将士和抗日阵亡将士安葬于此。可歌可泣的壮烈事迹,与岳麓青山融成一体,这是碧血丹枫美景中最具感情色彩的一页。这些庄严肃穆的墓葬均被公布为国家级或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每年清明节前后,世界各地华人纷纷来此凭吊。鲜花簇拥,哀思延绵,岳麓山成了凝聚中华民族精神的圣地。

2011年,岳麓山风景名胜区(含岳麓书院、橘子洲、新民学会旧址)公布为国家5A级景区。

来源:《名人与长沙风景》
时间:2012-06-06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