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青风峡山洞与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

张湘涛


   岳麓山青风峡一堵山岩下有一个山洞,山洞外有一池塘,环境十分幽静,但山洞的地形却十分隐蔽。从19399月至194112月,日本军队三次大举进犯长沙。以第九战区为主体的中国军队采取“后退决战”的战略,奋力抵抗。由于岳麓山是长沙城的一道天然屏障,战略位置险要,是我军必守的主要高地,长沙会战第九战区长官司令部指挥所就设在岳麓山的这个山洞。

第九战区抗战指挥部遗址

2005年,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岳麓山管理处对山洞进行了修缮,并立碑纪念。

   岳麓山另一处抗战指挥所为第九战区炮兵指挥所,设于湖南省会警察纪念堂。

湖南省会警察纪念堂

湖南省会警察纪念堂与半山亭隔道相望,建于1935年,正门上方额书“湖南省会警察纪念堂民国二十四年乙亥八月长沙周翰题”。周翰为当时省会警备司令部参谋长。纪念堂建筑面积100平方米,祠庙式建筑,砖木结构,青砖清水墙,坡屋顶,盖小青瓦。纪念堂之左侧有省会警察局局长刘人爵之墓,葬于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今修葺一新。

刘人爵墓

刘人爵积极参与湖南和平起义,曾暗中掩护护厂、护校等革命活动。1949822日晚在其寓所被特务用无声手枪杀害。2005年,市政府拨专款对纪念堂和刘人爵墓进行了全面修缮,并辟有小型抗日图片陈列室。

   长沙三次会战中,守卫长沙的官兵在司令长官薛岳的指挥下,抱定与长沙共存亡的决心,与敌誓死一拼。岳麓山上的重炮居高临下,一颗颗炮弹向日军阵地倾泻。194214日,我军形成对日军的三面合围之势,弹尽粮绝的日军狼狈突围,三次会战以中国军队大获全胜而结束。

   薛岳(18961998),又名仰岳,字伯陵,绰号“老虎仔”。

薛岳

广东乐昌人,10岁入黄埔陆军小学学习,16岁入保定军官学校,曾加入同盟会。曾先后任贵州省主席、第一战区前方总司令、第九战区司令长官、湖南省主席、总统府参谋长、广东省主席等职。抗战期间,他指挥三次长沙会战,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曾获美国总统杜鲁门颁发的自由勋章,授一级陆军上将衔。1950年去台湾,后任“总统府”战略顾问等职。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前,薛岳就任滇黔绥署副主任兼贵州省政府主席。眼见日寇凶横、民族遭殃,薛岳驰电请缨杀敌,并赶赴南京面谒蒋介石,力陈带兵出阵的决心。8月,他被任命为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加入淞沪会战。以后,他又升任左翼军中央作战区总指挥和左翼军总司令、第三战区前敌总司令、第一战区前敌总司令、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参加了保卫南京、武汉的战役,战功显赫。

   193810月武汉失守后,薛岳代理第九战区司令长官。19392月,兼任国民党湖南省主任委员和省政府主席,长沙遂成为第九战区的指挥中心。

   19399月到194112月,日军先后三次发动了进攻长沙的战役。长沙,是中国中南地区的军事重镇。日军认为,攻占长沙,一方面可以南攻衡阳,西指常德,扼两广之咽喉,控四川之门户,将中国军队压迫在川黔境内;再则,当时第九战区为中国战场的主体,共配置54个师的兵力,日军企图通过进攻长沙,达到消灭中国军队主力的目的,迫使中国政府屈服。

   1939914日,日军发动了第一次进攻长沙的战役,又称湘赣会战。日军作战的目标是:歼灭第九战区军队主力于湘北、赣西北一带。日军投入4个师团及海军、航空兵等共约10万余人,由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拟从赣西北、鄂南、湘北3个方向向长沙发动进攻。中国军队参战兵力为16个军,约20万余万人,由薛岳指挥。从914日起,日军各部队分三路从赣北奉新一带、鄂南通城一带、湘北岳阳一带采取分进合击态势向长沙方向发起进攻,其中湘北一线为主攻方向。中国军队以一部分兵力阻击赣北日军,以主力迎战鄂南、湘北日军。中国军队利用山岳江河有利地形,节节阻击,消耗敌人,各个击破。22日,赣北日军在修水地区受阻后退回原地,鄂南方向日军亦在进至献钟、修水后受阻。而湘北一线日军则在强渡新墙河之后突破守军汨罗江防线,29日攻至长沙外围。但由于人员、弹药消耗过大,侧翼不断受到中国军队袭击,被迫停止进攻,并于101日开始北撤。3日,中国军队全线追击。1010日,日军退回原阵地,双方恢复战前态势,会战结束。第一次长沙会战,中国军队伤亡、失踪40293人,估计日军伤亡约20000多人。日军消灭第九战区主力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消耗了自己相当多的兵力,挫伤了日军从岳阳南下作战的勇气。

第一次长沙会战,薛岳部队与日军展开巷战

   19419月,日军又一次对湖南大举用兵,开始了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军这次作战的目的,是摧毁中国军队的抗战意志,给予第九战区一次沉重的打击,减少正面压力,以便抽出军队到太平洋地区同英、美作战。本次会战,日军投入了驻华中的第十一军4个师团及第十三、三十九师团等部分兵力共约12万余人,由新任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畿指挥。中国军队参战兵力为13个军共17万人,由薛岳指挥。此役日军改变了第一次进攻长沙兵力分散的战术,集中兵力于湘北。97日,由一部分日军自临湘以东对大云山地区实施掩护性进攻。918日起,主力近4个师团采用正面快速出击战术,大举进攻,迅速突破新墙河、汨罗江两道防线。26日,日军主力进至捞刀河两岸。次日,日军便衣队一部突入长沙市区,骑兵一部攻至株洲,均先后被中国军队击退。此时,中国军队援军赶到,薛岳指挥6个军在长沙东南地区开始反攻,在洪源洞地区的中国军队3个军也尾敌南渡泪罗江,形成南北夹击。日军被迫于101日开始突围北撤,中国军队追击。109日,日军全部退到新墙河北岸,敌我双方回复到战前的态势。第二次长沙会战,由于第九战区长官部战前敌情不明,导致作战计划失误,又重要军情一再泄密,作战被动挨打,招致不必要的伤亡。此役,中国军队伤亡及失踪者约6.9万余人,日军伤亡6800人。

   1941127日,日军偷袭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128日,日军第二十三军进攻英国占领下的香港。129日,中国政府发表对日本、德国、意大利宣战文告。日军为阻止第九战区军队抽兵南下,发动了第三次进攻长沙的战役。日军投入4个师又3个旅团,兵力共约12万人,仍由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畿指挥。中国军队参战兵力13个军37个师,总兵力达30余万人,由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日军以主力3个师团沿岳阳至长沙铁路进攻,另以1个师团由赣北安义西犯上高以作配合。中国军队吸取第二次长沙会战的教训,以3个军在赣北作防御性作战,而以主力10个军投入湘北新墙河、长沙主战场,并采取“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方针,诱敌深入。24日起,日军主力先后突破新墙河、汨罗江防线南进。31日,越过捞刀河、浏阳河,从南、东、北三面对长沙形成包围。194211日,日军向长沙发起猛攻。守城的中国军队第十军在军长李玉堂的指挥下英勇抗击,日军攻击受挫。4日,中国军队9个军按预定计划对敌反包围,并切断其退路,实施反攻。日军依靠空中援助,苦战10余天才突破重围,16日退至新墙河以北地区,会战结束。

   第三次长沙会战,以日军的惨败而告终。20余天内,日军遗尸56900多具。中国军队伤亡约28000余人。这次战役,是自七七事变以来,中国正面战场歼灭敌人人数最多的一次,也是太平洋战争初期,同盟国一连串失败中首开胜利的记录。蒋介石曾评价说:“此次长沙胜利,实为七七以来最确实而得意之作。”《新华日报》1942111日的社论赞称:“此次长沙之捷,是有着国际意义的。”此次长沙大捷,薛岳获得国民政府颁发的青天白日勋章。

2005年,湖南省会警察纪念堂以“第九战区炮兵指挥所”的名义公布为长沙市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长沙会战第九战区长官司令部指挥所旧址(含长沙会战碑)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长沙会战纪念碑亭

长沙会战纪念碑简介碑

来源:《名人与长沙风景》
时间:2012-06-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