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马楚宫廷园林与马殷、马希范父子

张湘涛


   五代十国时期,马殷在湖南及周边地区建立楚国,以长沙为国都。马殷、马希范父子在长沙构筑了庞大而奢华的皇家园林,计有小瀛洲、碧湘宫、明月池、会春园、天策府、文昭园、九龙殿等。

   小瀛洲今为街名,位于芙蓉区,西起丰盈里,东止马王街,相传为五代马氏宫廷园林,与马王宫相连,唐代时此处曾为潭州刺史杨凭的园林“东池”的一部分。清饶智园《十国杂事诗》注云:“城内玉带沟侧有小瀛洲……按马殷仿唐太宗十八学士登瀛洲故事,今城内马王街有马乇庙祀殷。傍有方塘,塘中有小岛名小瀛洲,居人植柳,四面环碧,麓山送青,风景绝胜。”

   清道光年间顺天大兴(今北京市)人王璋分发湖南,历署永顺、沅陵知县,颇有政声。道光中年,以目疾告退,居省城,购得小瀛洲地,置造园林。园内水塘广宽数亩,清流似镜,可以通舟,旁植花竹,交相掩映,一时称为胜境。王璋沿用“小瀛洲”之名,自谓居此,如神仙中人。

   19世纪末,园林归清湘军将领席宝田所有。1889年席去世后,改为席少保祠。1902年善化县官立小学设此。民国时,席少保祠先后改建为万国电影院和中央夜花园。小瀛洲设有酒家、游戏场等,为娼妓云集之区。又建有长沙大戏院,戏院有2200多个座位。1937316日,中国京剧“四大名旦”之首梅兰芳应戏院经理萧石朋之邀在此演出,连演10天,场场爆满,长沙城一度出现“万人空巷看梅郎”的局面,那时,小瀛洲仍见林泉木石之胜,小岛犹存,尚有石桥可通。抗日战争爆发后,小瀛洲繁华不再,王啸苏《小瀛洲》诗叹曰:

   宴游休记楚春秋,六十年中有废修。

   园馆祠堂都过眼,风云难护小瀛洲。

   20世纪80年代后,小瀛洲成为菜市场,2000年修建蔡锷南路,拆除街的西头,仅存东头百余米。

小瀛洲农贸市场

   位于天心区南门口西南侧的碧湘街,因楚王碧湘宫位于此处而得名。东起黄兴南路,西止楚湘街,书院路将街截为两段,东段名上碧湘街,西段名下碧湘街。碧湘宫为五代时楚王马殷之子马希范营建。据史志载,在原长沙城南门之侧,即城墙的西南角还开有一门,因紧挨碧湘宫而名碧湘门。旧时此处有“古楼门”的街名,也许就是碧湘门的所在地。宋时碧湘宫遗址尚存。当时诗人陶弼有《咏碧湘宫》一诗云:

   城中烟树绿漫漫,几方楼台树影间。

   天阔鸟行疑没草,地卑江势欲沉山。

   碧湘宫美丽的园林景色引来了宋代两位兼为书画家的大诗人,一位为惠洪(洪觉范),一位为黄庭坚(黄山谷)。二人在碧湘宫勾连一月有余,不忍离去。洪觉范《冷斋夜话》为我们留下了这样一段佳话:山谷花碧湘门外购一小舟赴衡州,觉范嫌其窄小。山谷笑曰:“烟波万顷,水宿小舟,与大厦千楹醉眠一榻何所异?”山谷之风骨可见一斑。抵衡州后,二人还为此事多有诗词唱和。山谷词曰:

   月仄金盆堕水,雁回醉墨书空。君诗秀绝雨园葱,想见衲衣寒拥。

   蚁穴梦魂人世,杨花踪迹风中。莫将社燕笑秋鸿,处处春山翠重。

   元代碧湘宫废,碧湘宫一带居户渐多,终于成为阛阓,遂改称碧湘街。

碧湘街农贸市场

清咸丰年间,太平军据碧湘街攻长沙城。守城清兵架炮于城头将街面屋宇悉数轰倒。太平军撤退后,街坊逐渐修复,碧湘街冒出多家酿酒作坊。黄本骥《湖南方物志》云:“近日商贾以碧湘门外江水造酒,不减吴中佳酿。”可见那时的湘江水尚无污染。到近代,碧湘街一带成为手工业发达之区,到处烟囱林立,灰煤蔽目,再也无复树影楼台的旧观了。1927年创立的湖南第一家机制卷烟厂——华昌烟厂就设在此街。

   2006年,长沙市政府在碧湘宫原址,以“长沙著名历史文化遗址”立碑纪念。

碧湘宫故址碑

   明月池街位于开福区,在五一西路北侧,藩城堤下,为一弯形街巷。在一民宅墙头今仍存两块清代碑刻,左石上书“咸丰四年众姓公井”,右石上书“同治三年水来庙”。这两块石埤均与“明月池”有关。明月池旧为一古井池,井水甘洌,是旧时附近居民主要饮用水源,因从不干涸,故立“水来庙”以祀。碑不远处尚存废弃的古井一口,当是明月池遗迹。在明月池今59号民房上又发现竖捧单列的“古明月池”石碑一通。

古明月池碑石

   明月池的来历可追溯至五代时期。据《渔隐丛话>引《西清诗话》所记,五代时楚王马殷踞潭州建明月圃,常与幕客在园圃中饮酒赋诗。马楚王国天策府十八学士之首徐仲雅诗云“凿开青帝春风圃,移下嫦娥夜月楼”,可见园林规模之宏丽。明月圃就在今明月池一带。

   以“明月”名池还有一说。明崇祯《长沙府志》载:“明月池世传在长沙星下,故不涸。宋政和中令取醴陵明月石置池上,因名。”明崇祯十六年(1643)八月二十五日,张献忠率军攻陷长沙,守城推官蔡道宪被捕。蔡宁死不降,被张凌迟处死在明月池,年仅29岁。清人彭开勋《明月池》诗云:

   小池泉不竭,星正值长沙。

   皎皎月常满,溶溶水自含。

   封苔蹲白石,倒影漾丹霞。

   却恨苌宏碧,招魂万古嗟。

   会春园为楚王马殷之子马希范营造的避暑胜地,占地数千亩,位于今开福区开福寺四周。今开福寺境即为当年会春园的一部分。《五代史》载:“天福四年,马希范作会春园、嘉宴堂,其费钜万。”

   会春园内,有嘉宴堂、金华殿、碧浪湖、紫微山、祓禊亭、流杯亭等景点。碧浪湖属于湘江和浏水交汇处的冲积地带。会春园内的紫微山是人力造山的结果,碧浪湖扩大到千亩,且清底加深,清出的泥土堆积成紫微山。经过治理湖山,广植树木修篁,乃成大观。

今日会春园

   园中景物位置,据考,山傍碧浪湖,在佛寺后。金华殿(行宫)在寺前,嘉宴堂乃一园中风景最胜处。同中亭榭又佐以祓禊亭、九曲水觞的意境。其建筑艺术,在南宋张枝的《题长沙开福寺》中,略有记述:“长沙开福兰若,故为马氏避暑之地,所谓会春园者。今荒郊中,时得砖甓,皆为鸾凤之形。”其金碧辉煌,轩昂栋宇的气势可见一斑。会春园所用的建筑材料之多,雕刻、烧制、彩绘工艺之精等等,反映了五代十国时期的建筑工艺技术水平。

   《十国春秋》载:马希范“常携子弟僚属于会春园游宴,学士徐仲雅等赋诗上觞,昼夜无度。”天策府十八学士之首徐仲雅咏会春园的诗作中有“珠玑冷影偏粘草,兰麝香浓却损花”,“山色远堆螺黛雨,草梢春夏麝香风”,“衰兰寂寞含愁绿,小吉妖娆弄色红”等句,会春园内宴游之盛、脂粉之浓可见一斑。至清代,会春园废墟尚存,“吐花斑驳”的宫瓦竟成为开福寺僧的生财之道。清咸丰间长沙求忠书院主讲熊少牧《会春园瓦砚歌》诗云:

   湘春门外古兰若,荒阶僧卖前朝瓦。

   吐花斑驳字半存,沧桑霸局南唐马。

   天策府、文昭园、九龙殿均在德润门(小西门)外。天策府是一座总体建筑,府内有天策、光正等一十六楼,天策、勤政等五堂,壮丽前所无比。明崇祯《长沙府志》明确指出天策府在德润门外,即小西门外。天策府内极其豪华,《通鉴》云:

   马希范作天策府,极栋宇之盛,户牖栏槛皆饰以金玉涂壁,用丹砂数十万斤,地衣春夏用角蕈,秋冬用木棉。天策府中构九龙殿,以沉香为八龙,备长百尺,抱柱相向,作趋捧势,而己座其间,自谓一龙也。凌晨将坐,先使人焚香于龙腹中,烟气郁然出,苦口吐焉。所造龙殿,垂珠帘绣幕,香囊流苏,盘中花果,金枝玉叶,妓房歌室,朝夕兰薰。

   马希范虽极奢侈,但十分爱才好文。他仿唐太宗李世民设天策府文学馆之先例,聘徐仲雅、廖匡图、李宏皋、何仲举、徐东野、刘昭禹等18人为学士,号称“天策府十八学士”。他们常在天策府聚会作诗。这些诗虽“皆铅华歌舞,媚一时尊俎尔”,但也不乏佳作,如刘昭禹《晚霁望岳麓》诗云:

   山西斜日边,峭入几寻天。

   翠落重城内,屏开万户前。

   崖嵯危溅瀑,林罅静通仙。

   谁肯成功后,相携扫右眠。

   天策府十八学士形成了一个湖南古代史上不多见的文人群体,并衍化为一种文化氛围,超出长沙范围而影响到整个湖南,在乱世中这实在是一种难得的文化景观。

   文昭园是天策府的“配套工程”,为一座宫苑式的花园,也是极尽巍峨华丽,宋人何承矩《文昭园故址》诗感叹云:

   马家公子好楼台,凿破青山碧沼开。

   啼鸟不知人世变,数声犹傍水边来。

九龙殿则是天策府的殿中之殿。明《长沙府志》载:“九龙殿,德润门外,马希范建。刻沉香为八龙,各长百尺,饰以金宝抱柱相向,希范居中自为一龙,璞头,脚长丈馀,以象龙角。”建筑装饰之精湛,堪称奇迹。

来源:《名人与长沙风景》
时间:2012-06-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