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浏阳谭嗣同故居

张湘涛


   谭嗣同故居原为其父谭继洵“大夫第官邸”。因谭继洵是“诰授光禄大夫兼署湖广总督湖北巡抚”,故名。谭嗣同青少年时代就在此宅第度过。故居始建于明末清初,位于浏阳市北正路(今圭斋路口),原占地1.2厅平方米,坐西南朝东北,砖木结构,今存二进,封火山墙,小青瓦。中堂与后堂之间有一过亭,歇山顶,东侧有园囿,颇具江南庭院式民宅特色。

谭嗣同故居

谭嗣同书斋精巧幽雅,谭自取名为“石菊影庐”。谭嗣同极爱菊花石清白无瑕、坚不可摧的品格,写有《菊花石秋影砚铭》,今书斋内仍陈列着这种名砚。谭嗣同题《菊花石砚庐》联云:

   人在有情天,得此群山,暂舍事事;

   生岂无怀世,每当九日,亦自欣欣。

   谭嗣同(18651898),字复生,长沙府浏阳县人。

谭嗣同拜佛像

少时博览群书,喜读王夫之《船山遗书》,对西方自然科学多有涉猎。早年入新疆巡抚刘锦棠幕。光绪二十一年(1895)在浏阳发起成立算学会,次年任南京候补知府,著《仁学》。光绪二十三年(1897)回长沙,协助巡抚陈宝箴创办新政。在湖南维新运动中,谭嗣同是最活跃的人物。他倡设南学会,办《湘报》,宣传变法,抨击旧政,并协助湖南巡抚陈宝箴、按察使黄遵宪等办内河轮船、开矿、修铁路等新政。1898年光绪帝诏其进京,任四品卿御军机章京,参与新政。同年西太后发动政变,谭嗣同被捕,慷慨就义于北京菜市口,为戊戌六君子之一。

   谭嗣同虽幻想通过皇帝的支持实现自上而下的改良,以避免剧烈的社会动荡。但其骨子里充满了对君主制的憎恶。曾言:“誓杀尽天下君主,使流血满地球,以泄万民之恨”,直斥“君为独夫民贼”,他把一切封建皇帝视为“大盗”,把历代为封建统治服务的思想家皆骂为“乡愿”,认为正是这些“大盗”与“乡愿”互相利用,互相勾结,才形成了一张“尽窒生民之灵思”的封建天罗地网。他认为天地万物,无不处在变化日新之中:“天不新,何以生?地不断,何以运行?日月不新,何以光明?四时不新,何以寒暑发敛之迭更?草木不新,丰缛者歇矣;血气不新,经络者绝矣;以太不新,三界万法皆灭矣。”

   谭嗣同在戊戌变法中以鲜血和生命实践了自己的誓言。慈禧政变后,友人劝其离京,他却激昂地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被捕后,他用煤屑题诗牢墙: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更待杜根。

   我自横天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临刑前,他高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梁启超称谭嗣同为“中国为国流血第一烈士”,并指出:“谭浏阳之《仁学》,以宗教之魂,哲学之髓,发挥公理,出乎天天,入乎人人,冲重重之网罗,造劫劫之慧果,其思想为吾人所不能达,其言论为吾人所不敢言,实禹域未有之书,抑众生无价之宝”,不愧是“晚清思想界的一颗彗星”。

   民国反正后的1913年,谭嗣同族裔在浏阳城两正街(令才常路),建起一座“谭烈士专祠”,为坐北朝南的两厅一亭式祠宇,前厅挂烈士全身遗像,上悬梁启超所书“民国先觉”横匾。前栋单檐琉璃瓦压檐,卷棚装饰。中亭六角形画项,木梁上书:“谭远遗堂自建”(右)“民国二年秋”(左)。祠内有康有为书赠时对联,联云:

   复生不复生矣;

   有为安有为哉。

   谭烈士专祠在“文革”期间遭破坏,梁启超书“民国先觉”大匾,被搬进食堂,翻过边来做案板,故幸得保存。1983年省政府拨款2万元修缮,恢复原貌,后厅辟为谭嗣同生平事迹陈列室。

谭嗣同祠

1993年,谭嗣同祠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谭嗣同故居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来源:《名人与长沙风景》
时间:2012-06-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