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橘子洲

张湘涛


   橘子洲,在长沙极负名气,是长沙屈指可数的风景名胜。橘予洲,一名水陆洲。它纵贯于湘江之中,绵延十里,如飘彩帛。

橘子洲头

《湘中记》云:“晋惠帝永兴二年(305),生此洲。”据此推之,湘江流经长沙一段泥沙淤积而形成洲渚的历史,已将近1700年了。洲形成的初期,大抵是由许多未连接的小渚组成,看似一线,实不相连。后来由于长年泥沙壅积才逐渐连成几个大洲。《方舆览胜》载:“湘江中有四洲,曰橘洲、织洲、誓洲、泉洲。”到清代又只有上、中、下三洲了。迄今虽上游诸洲已连成一体,下游仍有傅家洲尾随其后,似断而实连。环境特征为:洲处江心,四面环水,南首北尾,先分后合,洲身自然形成流线体。西有麓山屏嶂,东濒长沙城郭。既有山村水乡之趣,不冷不僻,又得灯火楼台之华而无喧嚣,早在唐代就成为文人墨客流连之处。大历年间杜甫流寓长沙时就有“橘洲田土仍膏腴”之咏。晚唐名相裴休贬官潭州时在橘洲中部建有楚秀亭。后人为纪念他将其改为裴公亭。

新建裴公亭

元至元以后故址无存。后邑人在原址上建有义渡亭,供渡河行人休憩之用。宋著名词人王以宁作有《水调歌头·裴公亭怀古》。词云:

  岁晚橘洲上,老叶舞愁红。西山光翠,依旧影落杯中。人在子亭高处,下望长沙城郭,猎猎酒帘风。远水湛寒碧,独钓绿蓑翁。   怀往事,追昨梦,转头空。孙郎前日,豪健颐指五都雄。起拥奇才剑客,十万银戈赤帻,歌鼓壮军容。何似裴相国,谈道老圭峰。

   裴休(786860),字公美,唐孟州济源(今属河南)人。自幼苦学,洁身自好。长庆进士,大中初年累迁至户部、兵部侍郎,充诸道盐铁转运使,兼御史大夫。六年(852),以本官同平章事,在相位五年,革江准漕运积弊,定新法十条;立《税茶法》十二条,禁藩镇苛索行商。十年,罢为宣武军节度使,再历昭义、河东、凤翔、荆南节度使。咸通初年,入迁吏部、户部尚书,太子少保。平生嗜佛学,大中初迁湖南观察使,迎请灵祐主持潭州沩山同庆寺。善为文,长于书法。《全唐文》存文九篇,《全唐诗》存诗二首。致仕后终老宁乡沩山。

   湘江两岸盛产美橘,古有记载,南朝诗人鲍照已有“橘生湘水侧”之句。晚唐诗僧齐己《谢橘洲人寄橘》一诗为橘洲之传名海内起了广告作用。诗云:

   洞庭栽种似潇湘,绿绕人家带夕阳。

   霜裛露蒸千树熟,浪围风撼一洲香。

   洪崖遗后名何远,陆绩怀来事更长。

   藏贮待客宾客好,石榴宜称映丹光。

   橘洲成为风景名胜地应始于宋。北宋词人秦观南谪,道经长沙曾游览橘洲,并在长沙巧遇一生暗恋于他的歌女义倡,留下许多野史和传说。秦观死后又草葬橘洲,传说义倡“丧服赴,抚棺一恸而绝”。黄庭坚题秦、苏诗卷有“长眠橘洲风雨寒”句。清陈运溶《湘城遗事记》注云:“少游北归至藤州,卒于江上,其子处度护丧藁殡于潭,故有‘长眠橘洲’之句。”

   秦观(10491100),字少游,一字太虚,号淮海居士,别号邗沟居士。

秦观画像

扬州高邮(今属江苏)人,与黄庭坚、张耒、晁补之合称“苏门叫学士”,颇得苏轼赏识。元丰元年(1078)作《黄楼赋》,苏轼赞他“有屈宋之才”。元丰七年(1084)秦观自编诗文集十卷后,苏轼为之作书向王安石推荐,王安石称他“有鲍、谢清新之致”。因秦观屡得名师指点,又常与同道切磋,兼之天赋才情,所以他的文学成就灿然可观。后于元丰八年(1085)中进士,初为定海主簿、蔡州教授,元祐二年(1087)苏轼引荐为太学博士,后迁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哲宗于绍圣元年亲政后(1094)“新党”执政,“旧党”多人遭罢黜。秦观出杭州通判,道贬处州,任监酒税之职,后徙郴州,编管横州,又徙雷州。徽宗即位后秦观被任命为宣德郎,之后在放还北归途中卒于藤州,葬于潭州。

   《善化县志》载:“洲上曾有刊石,刻宋山水画家宋迪的《潇湘八景图》。”又,清陈运溶《湘城访古录》云:“水陆寺,府志云即江神庙也,在橘洲尾,六朝济应禅师开,后有拱极楼,为八景之一。”所谓八景之一,即指“江天暮雪”而言,宋米芾《江天暮雪》诗并序云:“岁寒江空,风严水结;冯夷翦冰,乱飘洒雪;浩歌者谁,一蓬载月;独钓寒潭,以寄清绝。蓑笠无踪失钓船,彤云黯淡混江天。湘妃独对君山老,镜里修眉已浩然。”十分明显地指出了橘洲江天暮雪的景观特色。

   拱极楼始建于元代,位于橘洲尾,水陆寺后。

重建拱极楼

据《图书集成·职方典》载,拱极楼楼高七八十尺,建筑巍峨富丽,其胜概可谓“西瞻岳麓,俯瞰湘流,草树参差,鸥鸟映发,若出若没,亦近亦远,风纹霞绮,月练烟鬟,清光奔会,自然移情。”拱极楼又名北极阁,清嘉庆进士、两江总督陶澍题联云:

   楼高但任云飞过;

   窗小先将月送来。

   楼另悬一古联,极为怡情。联云:

   拱极楼中,五六月间无暑气;

   潇湘江上,二三更里有渔歌。

   诗人笔下更是着意渲染。清萧大经《消夏诗》读来令人清爽:

   两岸垂杨护橘洲,中流倒影耸危楼。

   二三更后渔歌歇,谁写新诗在上头。

   石承藻《雨中登楼》却描述了另一种气势。诗云:

   危楼悬百尺,四面敞檐楹。

   雨重云迷岳,江空浪撼城。

   千樯收浦暗,一鹭立沙明。

   清绝潇湘池,应深吊古情。

   清雍正八年(1730)世宗下诏湖南“以江神司江渎,利赖舟楫”。布政使赵城遂将水陆寺改为江神庙。

新建江神庙

乾隆、嘉庆、道光几朝又屡有修葺。2006年在江神庙遗址发现青石残碑,碑文记载,山东诸城进士刘墉于乾隆四十五年(1780)巡抚湖南时,曾对江神庙进行大修。庙前还建了戏楼,常有名流来这里倚剑听戏,高歌“赤壁怀古”。光绪间秀才王云常撰联云:

   满天风景,水陆平分,登楼览云梦潇湘,壮气直吞巫峡北;

   千古英雄,浪沙淘尽,倚剑听铜琶铁板,高声齐唱大江东。

   今裴公亭、拱极楼、江神庙均已重建。

   清光绪三十年(1904),长沙被辟为商埠。随后,英、日、美、德、俄等国的官员、商人、传教士等,纷纷在橘洲建领事馆、洋行、别墅,盖起了一栋栋欧美式建筑。今橘州中部尚存美孚洋行、教会住宅及新关旧址,

长沙海关旧址

这是橘洲唯一能寻访到的“古迹”了。

   橘子洲头是毛泽东青年时代进行体育活动的地方。1914年至1918年,毛泽东在湖南省第一师范读书。在此期间,毛泽东非常重视体育,提倡充满朝气、奋斗向上的人生观,认为只有“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才能担当起改造国家和社会的重任。毛泽东尤其喜爱游泳,他经常邀集蔡和森、张昆弟、罗学瓒等进步青年到橘子洲游泳,有时还露宿沙滩,在当空皓月下,畅谈人生,纵论国事,抒发改造中国与世界的豪情壮志。1925年,毛泽东回到长沙,准备前往广州进行革命活动,重游橘子洲,追怀往事,感慨万千,挥笔写下了气势豪迈的诗词《沁园春·长沙》,发出“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天问,抒发了心忧天下、济世救民的情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仍然深情地怀念着橘子洲,曾4次到橘子洲畅游湘江。

1959年6月24日毛泽东游泳后从橘子洲头上岸休息

   矗立于洲头的毛泽东雕塑以1925年青年时期的毛泽东形象为原形,以“肩扛大地”为基本造型,突出表现毛泽东当年胸怀大志、风华正茂的气概。

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像

雕塑总高度32米,与塑像前方耸立毛泽东手书《沁园春·长沙》花岗石巨碑一道构成橘子洲头的红色景点。词曰: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来源:《名人与长沙风景》
时间:2012-06-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