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橘子洲唐生智“暂是我庐”

张湘涛


   岳麓区橘子洲原150号唐生智公馆今已成为橘洲公园的著名旅游景点,但鲜有游客知道这里曾举行过一次关乎北伐战争命运的重要会谈,更少有人知道唐生智把这栋公馆起名为“暂是我庐”。

橘子洲唐生智公馆

唐生智公馆建于1924年,建筑面积653平方米,后为湖南省食用菌研究所使用。平面呈曲尺形,为一座带八角楼的两层中两合璧外廊式楼房,但建筑半面完全西化,起居室取代了堂屋。墙面以不同的材料分为3段,下部为花岗石,增强了建筑的坚实感,中部饰以纸筋石灰浆,上部喷水刷石,水刷石的粗糙质感与下部的花岗石形成呼应,上中下浑然一体。公馆设有1米多高的架空防潮室,室内既可作战时防空洞,又设有通风设备和多处陶瓷水落管,有利于解决防潮、防雨和防水灾的问题。

   唐生智(18891970),字孟潇,湖南省东安县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

唐智生签名照

19498月参与湖南和平起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湖南省副省长等职。

   1924年,时任湘军第四师师长的唐生智将赵恒惕逐出长沙,自任代省长。其时,唐生智的父亲唐承绪(人称“唐老太爷”)正在经营长沙至汉口的轮船航运业,并任长沙“航业公会”理事长。唐生智为方便父亲起居,便在南门外沙河街和橘子洲分别购置了一栋公馆,都起名为“暂是我庐”,因为他对自己今后的人生命运尚无把握,权且以“暂”而名之。沙河街公馆早毁,而橘子洲公馆幸运留存至今。

   唐生智当时可能没有料到,正是在橘子洲“暂是我庐”内,他的人生发生了转折。1925年,橘子洲唐生智公馆内,举行了一次重要会谈。会谈一方是广东革命政府代表邹洪、古鼎华,另一方是湘军第四师师长唐生智。这次会谈,使得唐生智与广东革命政府之间建立起直接联系,最终让唐参与湖南境内的北伐战争,并促成胜利。

   时任湘军第39团团副的王东原,在其回忆录中提到,他在保定军校的同窗好友邹洪、古鼎华由粤来长,王东原得知广东革命政府即将誓师北伐,湖南首当其冲。王东原于是径直发电报给在唐叶(开鑫)之战中退守衡阳的唐生智,引荐邹洪、古鼎华求见。王东原随即得到唐的电复,“约于某月某日(王东原忘其日期),在长沙水陆洲唐生智的官邸见面。”

   在唐生智公馆,邹洪、古鼎华向唐介绍了黄埔军校创办的目标,平定陈炯明叛乱的经过。并指出:“粤军统一后掀起革命高潮,北伐正在积极筹备中,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势。相反,北洋军阀腐败及内讧不已,势将受到淘汰,以至于消灭。孙中山先生救国救民的三民主义,正普遍深入全国人心。”

   王东原在回忆录中称,橘子洲上的这次谈话持续了3个小时。3个小时,“唐生智颇感兴奋”,觉得谈得还太少。行为果断的唐毫不踌躇,当即作出决定,留邹洪任参议,嘱古鼎华随赴衡阳,连夜赶造其所辖部队编制装备、兵力武器各项表格,备函输诚,致送礼费,请古鼎华携赴广州,晋见蒋校长。从此,一方军阀,变身北伐英雄。

   1926年春天,蒋介石派陈铭枢与唐生智联络,于是有了湘粤交界砰石之会。此后唐生智决定北伐,参加国民革命军。6月,唐生智在衡阳就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兼北伐军前敌总指挥。是月进入长沙,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兼湖南省军事厅长。

2002年,唐生智公馆旧址公布为长沙市近现代保护建筑,2011年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来源:《名人与长沙风景》
时间:2012-06-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