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斗鸟

石煌远


   沅陵县火场乡下寨村,家家吊脚楼头都悬有精致的鸟笼,笼上盖着一块遮光帕,上面绣着各种各样的图案,很美。笼中的鸟儿不停地唱着,悦耳动听。小竹牌上写着鸟儿们的名字:什么“白雪”、“玉霜”、“豆眼”、“沙沙”、“铁腿铃铃”、“鹰嘴利利”……简直像演员的名字。

   “铛!铛!铛!”村头古树上的钟响了,人们一反当年上工如拉纤的常态,提起鸟笼,一路笑声,向斗鸟场奔去。

   斗鸟场设在一片茶林的空隙之中,淡黄的阳光透过翠绿的茶林,高雅而柔和。此刻,这里已是人山人海,热闹的程度并不亚于河边人的龙舟盛会。

   担任鸟会的会长简单地宣布了斗鸟顺序和斗鸟规则以后,人们便自动围成了无数个小圈,斗鸟开始。

   按照习惯,先进行“笼斗”。即将画眉关在笼里,两笼相靠,抽掉笼门过密的竹签,两只画眉便隔笼厮杀起来。别看那些鸟儿平日歌喉婉转,斯斯文文,打起架来却勇不可挡,几十只画眉同时在几十个人圈中展开了预赛,结果取得决赛权的是“白雪”和“玉霜”。它们爪当盾,长嘴当剑,你腾我扑,你啄我抓,笼里简直变成飞沙走石的世界。约五分钟之后,“玉霜”渐渐力不从心,终于败北,躲在笼中的角落里再也不敢还嘴。“白雪”成了本届“笼斗”冠军。

   最精彩的还是“空斗”,即将竹鸟放出,海阔天空,任意相斗。

   经过一番激战,决出了各小组之首,它们仍然是上届“空斗”的前三名:“豆腿沙沙”、“铁腿铃铃”、“鹰嘴利利”。据介绍,沙沙的特点是心灵眼快,斗得滑、斗得巧,攻防兼优。铃铃则以腿功见长,尤其是它的连环腿,往往使其它鸟儿望而生畏。利利嘴如利钩,一般鸟儿都难敌它的十八鹰钩这一招,三强相斗,谁胜谁负,很难预测。

   “唰”地一声,沙沙从笼中飞出,跳入主人掌心,昂头高叫,摆出擂主之雄风。铃铃已饮恨一年,哪里看得这幅神态,“唰!”同样飞入主人手心。一个豆眼圆瞪,一个单提铁腿,随着主人一声口哨,“唰!”如箭般地向对方冲去。

   人们议论着,空中盘旋的野鸟也像天生的啦啦队,“叽叽喳喳”地为双方鼓劲。

   铁腿铃铃使出雄鹰扑鸟之势,豆眼沙沙一个翻身,以翅当脚,使出古树盘根之招,四爪相击,各退尺余。铃铃性急,再以雪花盖顶之势压来,一气之下,攻势更紧,过早地使出了绝招连环腿,以二龙夺珠之势直取沙沙,沙沙左避右躲,连过三招,趁铃铃立足未稳,将其腿一口咬往,头一摆,把铃铃甩出几尺开外。

   鹰嘴利利见状,不等沙沙有喘息之机,一开始就频频发起进攻。沙沙也知对方非等闲之辈。以“钻裆”、“小绕”、“大游”避其锐气,然而鹰嘴利利却错误地估计了对方,穷追不舍,使出十八鹰嘴钩,将地下啄出一个个小孔,溅起一道道黄烟。沙沙一闪再闪,见鹰嘴攻势渐弱,猛然回头,嘴、脚、翅并用,好一个金爪脱毛、银嘴夺冠、双翅拍耳的三连式绝招,打得利利昏头转向,利利虽然全力相拚却事与愿违,终于挡不往沙沙的凌厉攻势,在主人脚下钻了三圈,避入笼中。

   “和这只大公鸡干一盘!”众人还没弄清是谁的提议,一只大公鸡便被抛入圈中。豆眼沙沙过关斩将正在兴头,哪管什么大公鸡,“唰唰唰”就是几嘴,大公鸡未摸清头脑,红冠就挨了几下。当它发现是一区区小物后,气得圆瞪双眼,左扑右啄。沙沙却时而腾空而起,时而掠地而过,像一道光,一道电,来无影,去无踪,平时敏捷的大公鸡此刻却笨得像个相扑运动员。只恨英雄无用武之地,鸡鸟之斗在一片掌声中鸣锣收兵。

来源:《走进怀化》
时间:2010-01-15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