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酉水鸳鸯岩传说

宋贻华


   很久很久以前,酉水岸边的尚家庄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土家族姑娘,叫银格娜。银格娜非常聪明,织布绣花,样样在行。织的布赛过五彩祥云,绣的花会散出诱人芳香,她还唱得一口好的山歌。银格娜家道贫穷,祖祖辈辈靠佃种土司的田地生活。她很小就跟着父母学阳春,十二、三岁就开始上山砍柴卖了。

   一天,银格娜正在山上打柴,突然间从茅草丛中窜出一只小牛犊大的老虎,张牙舞爪地向她扑来,正想躲避的时候,只见一个英俊后生机灵地闪在她的前面,一箭射中了老虎的颈项,老虎嚎叫一声,便负痛逃跑了。

   这时,后生转过头来,亲切地对银格娜说:“阿妹,惊着你了!”说着,他背上弓箭,走向丛林深处去了。银格娜感激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出神地望着他的背影。

   从此他们就结识了。银格娜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他叫林岩,邻寨田家洞人,是寨子里射箭打猎的拔尖汉子。林岩五岁死了父母,多亏好心的叔叔抚养。不久,叔叔也去世了,七、八岁的林岩便成了孤儿,只好忍气吞声地替土司王放牛。土司王的心是最狠的,每天,除了放三十多头牛以外,还要他干累活、重活,一年四季没吃过一顿饱饭。腊月时,还打着赤脚,穿着一件破烂的单衣。

   穷人的心是相通的。银格娜和林岩很快就成了最好的朋友。他们互相帮助,银格娜经常给林岩补破烂的衣服,林岩经常帮助银格娜打柴。他们一起唱歌、摘野果、打猎。

   他们相爱了。银格娜绣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花荷包,林岩送给银格娜一个珍贵的戒指,这个戒指是林岩的母亲留给他的。他们对着松柏树,对着酉水发誓:水枯石烂心不变。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林岩和银格娜的事情,不久被银格娜的父亲知道了。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真想一拳打死她。

   自从她出世的那一天起,爹就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希望女儿长大了,能找个富裕的汉子,不要像自己一样,一世受穷。想不到女儿和一个穷苦的放牛后生相爱了。他举起的拳头又软下去了,女儿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呀!他不打她了,只把女儿关在家里织布,不准她出去。可是,关得住银格娜的身,关不住她的心,她打开窗户痴情地遥望着林岩放牛的断龙山,唱起了动听的山歌:

   浓雾阵阵绕山转,阿林啊,你在哪面山?为什么再听不见你的笛声?为什么不见你的笑脸?酉水悠悠流不尽,我的心呀,飞向高山。阿林啊!你把牧笛吹一遍,我要寻着笛声来到你身边……

   歌声随着浮云飘荡,飘向孤独的林岩。林岩像失群的孤雁,伤心地望着银格娜的房门,他恨所有的铜匠,为什么要做这无情的锁?隔着他和亲爱的人相会!

   银格娜一天天消瘦了。母亲见了,心象刀割,乘他父亲不在家时,把她放出来了。银格娜像一只出笼的小鸟,蹦蹦跳跳,直向断龙山跑去。突然,一个肥胖的家伙挡住了她的去路,嬉皮笑脸地想调戏她,用破锣似的声音对银格娜说:“银格娜,对我笑一笑!”

   银格娜认识他,他是土司王的大儿子彭大胖子,这是一个不好惹的家伙。银格娜气得把身子一扭,背对着胖子。彭大胖子转过来,又想调戏银格娜。“啪!啪!”银格娜狠狠地打了他两个耳光,转身像小燕子一样,一眨眼就闪进了丛林。大胖子不防会有这样一下,跌跌撞撞,气得像瘟猪一样叫:“你们这两个杂种,还不快把她抓回来!”在他身边的两个家丁,就像一对会听话的狗一样,追赶银格娜去了。可是他们找了半天,不见银格娜的踪影,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银格娜和林岩在绿茵茵的断龙山上相会了。他俩相偎在山茶树下,银格娜像小孩似地把头藏在林岩的怀中,老半天讲不出一句话来,林岩抚摸着银格娜乌黑的头发,温柔地问道:“银格娜,你怎么啦?”“嗳!那些狗养的瞎了眼!……”银格娜气愤地说。她的话还没讲完,忽然看见山脚下一群人正涌向她家去了。银格娜怕起来了。“阿林,怎么办呢?他们到我家去找麻烦去了!”

   “不要紧,我有办法对付他们的,你看,这是什么?”林岩安慰地说着。银格娜顺着林岩手指望去,只见一只山鸡在拍着翅膀向天空飞去。“嗖”地一声,山鸡中箭落了下来。林岩接着说:“要是他们敢横行霸道,我就要他们得到同样的下场。阿妹!你我好比这条河里的一对鸳鸯,我们要象它们一样,无论如何也要相亲相爱一辈子!”林岩的话,使银格娜心里感到暖呼呼的。随后,他们就互相唱起歌来:

   酉水叮咚日夜响,阿哥阿妹心一样,要学鸳鸯永相伴,莫学啊,莫学那露水不久长!

   天黑了,他们不得不暂时分别。父亲看见银格娜回来了,便骂道:“没家教的东西,你死到哪里去了?惹了一身祸回来,看你怎么跟人家赔礼。”

   “赔礼,靠不住!”银格娜赌气地回到房里,蒙着头睡了。

   父亲知道女儿的脾气,也晓得土司王的厉害。他对老婆子说:“老婆子,我们现在怎么办呢?女儿被土司王的儿子看中了。这事就像小鸡落到老鹰手里,凶多吉少!”

   夫妻俩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没有一点儿办法。正在这时,只见门外火光冲天,小屋被包围了。说时迟,那时快,几个黑汉子冲进屋里,一窝蜂向银格娜房里冲去。父亲拦着哀求说:“诸位,请高抬贵手!在王爷面前求求情,饶了我家的女儿吧!”

   “哼,老头子!王爷看上了你的姑娘,这可是你的福份啦!让开!别啰嗦!”一个汉子说。

   父亲和母亲拼命扯着他们的衣服不放,黑汉们不由分说,狠劲把夫妻俩推倒在地,一窝蜂涌进屋内,银格娜终于被他们七手八脚地捆走了。

   土司王家里灯火辉煌,酒宴摆到深夜,土司王爷吃得烂醉,叫家丁用钥匙打开新房。家丁出来,面色苍白,结结巴巴地说:

   “大老爷!不……不好了……!新娘子不见了!窗户被打烂了,陪新娘的王媒婆口里塞满了布,嘴里胀出了血……”

   王爷听了,酒醒三分,怒气上升三丈,扯着嗓子嚎叫:“什么?你们这些他娘的饭桶,还不给我快追呀!”

   家丁出动了,火把在周围几个寨子里燃亮了。

   银格娜在他们吃酒时,打倒媒婆跳出窗子逃走了。银格娜直往断龙山跑去,跑啊!跑啊!脚被石头碰烂了,手被刺出了血,她还是一股劲往前跑……终于找到了林岩。林岩扶着银格娜艰难地向前跑。他们一直走了七天七夜,翻了十八座山,涉过了十八条河,饿了摘几个野果吃;渴了,喝一口清凉的泉水。

   土司王并没有放松追赶。一天傍晚,林岩和银格娜正在酉水河畔的一凉亭休息,突然火光冲天,从四面八方传来一片喊杀声,密密麻麻的人像饿狼似地向他们扑来。林岩拔出箭,搭上弓,只见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对死一双,污秽的血染红了酉水。

   箭没有了,林岩要银格娜先走。银格娜却死死地陪着他,说:“要活,我们一同活;要死,我们一同死。”二人正在争嚷,家丁在大胖子的威逼下,爬上来了。这时,林岩和银格娜拥抱在一起,纵身跳下滚滚的酉水河。刹时,酉水河掀起了狂涛巨浪,很快,一对美丽的鸳鸯出现在河面上。大胖子还不放过,命令手下家丁朝鸳鸯射箭。可是,鸳鸯一下子不见了,河中冒出了一对奇丽的岩石,这就是鸳鸯岩。

   次日黎明,大胖子带着家丁,乘船路过鸳鸯岩,突然,酉水发怒了,涌起了凶猛的波浪,将这一群坏蛋淹死了。

   火红的太阳升起来了,酉水平静了。而鸳鸯岩像一对相爱的夫妻,偎依在酉水河中。

来源:《千里酉水》
时间:2012-01-1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