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酉水喇叭冲传说

宋贻华


   在枝柳铁路与酉水交汇点附近,有座名叫喇叭冲的火车站。关于喇叭冲地名的来历,有以下传说。

   自古这儿是条大山冲,荒草丛生,芭茅遍野,利刺蓬蓬,毒蛇出没,虎狼当道,虽有条砍柴做工的羊肠小道,但过往行人很少。

   离这儿不远的石碧溪边,有座土家聚居的小山寨。寨上有一大财主,良田百亩、家财万贯。加之儿子又在外头当个什么官,更是横行乡里,真是人见人怕,狗见也要夹尾巴。财主虽妻妾满堂,但他还想寻欢作乐,60岁上下欲娶一丫头为妾,乡民无不切齿痛恨。

   那丫头小名幺幺,年方十六,美貌赛仙女,圆圆的脸上一对酒窝,两只眼睛生得像葡萄。幺幺自幼由他乡卖到财主家做丫头,历尽了人间的辛酸,盼望早日跳出火海。于是,她与寨上一名姓彭的后生私定了终身。这名后生,也积极准备银钱,打算将她赎回家,共享人间欢乐。又谁知大祸从天而降,眼看一对鸳鸯就要被拆散,他俩好伤心。

   轻吹细打,一场庆典过后,夫妻入洞房。喝得醉醺醺的财主揭开新娘的蒙头帕,见披金戴银的幺幺还在抽泣,也顾不了许多,猛扑上去。幺幺挣脱财主双手,一脚踢开房门,直往山冲奔去。为了表示对后生的忠贞爱情,她用山里的葛藤,吊死在一根大茶树上。

   第二天晚饭后,财主得知幺幺已吊死,又气又恼,人死是小事,可她一身佩戴的金银首饰可值钱呀!决不能叫人偷去。叫家丁去取,又不放心,还是自己亲自去取为好。于是财主一人动身向山冲走去。

   再说那后生,得知幺幺死讯,悲痛万分,但因财主家大业大,只好将眼泪往肚内流。这时,忽见财主一人往山冲走去,突生一计,忙抄近路抢先到达山冲。

   太阳落坡,山冲背阴背得格外快,渐渐黑了下来,阴风吹过,茶树叶哗哗直响,像山鬼子在叫。坟垅里,鬼火一亮一熄,浮游不定。财主见状,汗毛倒竖,虚汗长流,只见幺幺直挺挺地吊在茶树丫上。头上佩戴的金耳环,银项圈在星光下闪着寒光。财主急不可待地走上前去,壮了壮胆,细声地说:“幺幺不怪你,只怪我们夫妻这世无姻缘。我前来此地,一来是看望于你,二来是替你解索子,也好安排后事。”

   这时,幺幺的头上下点了几下。财主以为幺幺听懂了他的话,连忙又说:“按照我们土家风俗,惨死的不能抬进屋,我打算就地把你葬埋,为你竖碑刻字。只因你佩戴的金银财宝太值钱了。让你戴去,怕人盗墓,还是让我取回家中。我在家里给你砌个灵堂,天天给你烧香烧纸,你在阴间好有钱用。”财主不等幺幺回答,边说边伸手去脱幺幺头的金耳环。这时,幺幺突然一挥手,打了财主一耳巴,财主一惊,但立即又平静下来,陪笑着说:“男左女右,右边的金耳环你舍不得,让你戴去,我只取左边的算了。”于是,又伸手去取另一边耳环,幺幺又是一耳巴。

   财主挨了不轻不重的两耳巴,定了决心,皮笑肉不笑地又开腔:“好了好了,金耳环你舍不得算了,但吊死鬼戴项圈到阴间还要受罪还是让我取下来吧!”财主踮起脚尖,把幺幺的头向后一翻。刹时,幺幺齿牙咧嘴,吓得财主浑身发抖。猛然之间,幺幺把财主踢了一脚,财主吓得魂不附体,顺势翻倒在地。待稍清醒后,忙爬起磕头求饶道:“神灵开恩,神灵开恩,我一样不取了,让我空手回去吧!”

   财主不等幺幺点头,忽啦爬起来,拼死向冲外逃去。这时,一个黑影从茶树上跳下来,尾追财主不放,还尖声尖气地喊着:“你莫走,你莫走,我一个人在这里没伴呀!”

   财主平日吃尽山珍海味,长得又肥又壮,像头大肥猪,跑也跑不动,连滚带爬地回到家中。家里人问他怎么搞的,他只是指手划脚地一个劲吼。人们一下明白了,财主被山冲里的山鬼吓哑了,讲不出话来。财主病倒在床上,茶不思,饭不吃,没几天就四脚长抻了。财主死后,人们将他埋在这条冲里,顺口叫这条山冲为哑巴冲,即埋哑巴的山冲。后来,土家人民嫌哑巴二字有点不体面,加之这山冲远看有点像喇叭形,里窄外宽,于是改称为喇叭冲,并沿用至今。

   再说那天晚上那场活鬼撵人的把戏,原是那位土家后生一手导演的。后生打先一步来到山冲,抱着幺幺痛哭一场。尔后见财主来了,就溜下茶树丫躲在幺幺身后,玩木偶般挥动幺幺手脚,将财主戏弄了一番。当财主逃跑时,他又立即跳了下来,学着女人的声音,边喊边追。待财主走远后,赶回冲里,将幺幺乖乖放下茶树,连夜背到她娘家,取下金银首饰,替她买了副漂亮的棺材,安葬完备,将余下银钱留给她娘使用。好在财主已死,真相便无人得知了。

来源:《千里酉水》
时间:2012-01-1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