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苗寨熊娘嘎婆

宋贻华


   传说,熊娘嘎婆住山洞,吃人肉,样子又长得丑,哪个都害怕。

   老寨上有家人,有爹娘和姐姐、妹妹,共四口人。姐姐老老实实的,不爱讲多话。妹妹不同,一时也静不得,爱讲爱笑,常常不是唱就是跳,这年八岁,比姐姐小一岁,但长得和姐姐一样高。

   有一天,爹娘要看嘎婆去。出门时,爹娘对两姊妹说:“我们去了,你两姊妹好好守屋,不要出大门,就在屋里玩,晚上把门关紧,哪个来了也不要开门,不要怕,我们明天就回来。”

   熊娘嘎婆晓得了,就装作两姊妹嘎婆,走到门口喊:“开门!开门!”姐姐躲在门后,不敢作声。妹妹回答说:“我娘讲了,哪个来了也不开门。”熊娘嘎婆想吃她两姊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敲着门说:“我是你们嘎婆,快开门!”妹妹从门缝里一看说:“不是,不是。我嘎婆脸上有个痣,你没得,我不开门。”熊娘嘎婆很快捡了两颗羊屎贴在自己的脸上说:“我的好外孙,你们好生看看,我脸上不是有颗黑痣吗?”妹妹从门缝里一看,说:“你还不像我嘎婆,我嘎婆脑壳上有个粑粑髻。”熊娘嘎婆抓起一泡牛屎巴到后脑壳上说:“我的乖外孙,这不是粑粑髻吗”妹妹说:“不是不是,我们嘎婆头发是白的。”熊娘嘎婆又拿了一束白麻捆在头上,说:“我的宝宝孙,你们看,我的头发不是白的吗?”妹妹一看,还是不像,说:“不是,不是,我们嘎婆穿的是黑衣裳,你穿的是兰衣裳,我不开门。”熊娘嘎婆说:“你们两姊妹莫苕(愚蠢),嘎婆今天看你们来,衣服换了。”妹妹说:“为什么我爹娘没回来?他们到嘎婆屋里去了。”熊娘嘎婆说:“他们两个明天来。怕你两姊妹没有伴,叫我先来给你们做伴。”妹妹相信了就忙开门,让熊娘嘎婆进来了。

   晚上睡觉,两个都争着要和嘎婆一头睡。熊娘嘎婆说:“两姊妹摔个跤,那个赢了和我睡一头。”这样两姊妹摔跤,妹妹滚下去输了。晚上姐姐就和熊娘嘎婆睡一头。

   半夜里,熊娘嘎婆用指甲把姐姐掐死了。“碰隆”一声,头掉到床下。妹妹问:“嘎婆,你掉了什么,怎么这么响?”熊娘嘎婆说:“我的枕头掉到床底下去了。”妹妹说:“那我帮你捡起来。”熊娘嘎婆赶忙起来说“不要,不要,我自己捡。”熊娘嘎婆吃姐姐,骨头嚼得嘎喳嘎嚓地响,妹妹问:“嘎婆,你在吃什么?”熊娘嘎婆说:“我在吃香黄豆。”妹妹说:“送我吃一个罗!”熊娘嘎婆说:“伢儿家吃不得。”妹妹紧要,要得了一个手指头,心里一惊:“她把我姐姐吃了,这是什么嘎婆!”

   妹妹想了一个主意,便对熊嘎婆说:“嘎婆,我解个手(小便)去。”熊娘嘎婆说:“就到火坑里屙。”妹妹说:“你怕我跑,就把我用索子捆到。”熊娘嘎婆说:“那好,就到茅厕里解去。”它就把索子一头套在妹妹的脚上,另一头自己拿着。妹妹走到堂屋里,解开索子,套到一只歇息的公鸡脚上,自己跑到水井坎上一棵大树上躲起来了。

   妹妹走后,熊娘嘎婆怕她跑掉,隔一阵扯一下索子,每扯一下,公鸡就拍几下翘膀,它以为妹妹在屙稀屎,也就放心了。

   等呀等,天快亮了,妹妹还没回来,熊娘嘎婆走到茅厕里一看,没见妹妹,就跑出去赶。来到水井边,因为吃了姐姐肉,口渴得很,就到水井里喝水,正好看到妹妹的影子倒映在水井里,以为她躲在里头,就把井水吃干了,却不见妹妹的影子,倒把肚子吃得胀胀的。它哎呀一声,一伸腰,往上一看,原来妹妹坐在大树上,就伸手去抓,但它的身子又大又笨,爬不上树,就说:“快下来,我两个看你爹去。”妹妹不肯,它就守在树下不动。

   妹妹想了个主意,对熊娘嘎婆说:“嘎婆,你要上树,到屋里搬把耙来,倒放在树下,再拿索子捆到你身上,我才好扯你上来,你上得树来,我好给你梳头。”

   熊娘嘎婆一心想捉得妹妹,就都照着做了。熊娘嘎婆被妹妹扯上了树,妹妹就给它梳头,梳一支捆一支,一支一支捆在树丫上,搞好后,自己就下树跑了。熊娘嘎婆心一慌,赶快去抓妹妹,也往下跳,脑壳皮扯脱了,满脑壳尽是血,痛得站不稳,摔倒在耙齿上,叉得满身是眼,痛得要命。

   正在这时,一个卖盐人从这里过路,熊娘嘎婆向盐客讨止痛药,盐客给它脑壳上撒了一把盐,这样,它更加痛得要命,就在岩上、树上乱撞,就这样撞死了。

   熊娘嘎婆死后,变成了一蓬菌子,有人扯回家去煮吃,煮呀,煮呀,锅子里总是“哭突哭突,哭突哭突”响,煮也煮不熟。这家人就把这怪菌倒丢了。哪知一倒在地下,就变成了很多小虫,爬的爬,跳的跳,飞的飞,它们就是吃人血的虱子、狗蚤、蚊子。

来源:《千里酉水》
时间:2012-01-1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