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永顺热其巴

宋贻华


   昔枯热其,本姓王,又名热其巴,原是吴著冲的大将,是吴王末期新进宫的。公元907年彭士愁消灭吴王之后,归顺彭士愁麾下,热其巴是四大将中最憨直、力气最大的一员猛将。

   热其巴,出生于猛洞河列夕码头之上的王姓寨中。王姓大寨后山有膝子枯、嘎枯里、遮若堡三座圆形的自然山丘,前方左、右方还有让遮枯、依扎枯、平坡山岗围成一个方圆二华里的山窝窝。热其巴的家就在其中,房屋坐西朝东,屋前有一块坪地。

   热其巴无兄弟姐妹,父亲早逝,靠青光眼的母亲拉扯长大,昔枯自古缺水干旱,种田种地靠天水,平日喝水都成问题。

   有一天,热其巴撬开屋后大石板,却见是一口水井,当时正值夏日炎炎,就弯腰下去连喝九口水,此水甘甜可口,沁人心脾。站起来,觉得自己头目清醒,心神摇荡,仔细打量全身,顿时由中等身体突增八尺开外,魁梧的身材犹如钢铁般结实。见井水流出,前方一棵几人合抱大树挡住井水去路,就双手合抱大树,硬是把树连根拔起。这时,忽见井里金光一闪,原来井内有一条大蚯蚓般的龙儿,头长两只角,身上细鳞片,金光闪闪。龙儿在水井里自由地游来游去,昔枯热其高兴极了,就顺手将大石块盖上,留下一个可以够人喝的小洞。回到家中,告诉母亲,并嘱咐母亲不要让他人知道,也不能给别人喝水。

   热其巴上山种地去了,寨上来了一个牵着一头大水牯牛的牛贩子,上热其巴家中讨水喝。热其巴老娘说没有,叫他到别家去讨水喝。牛贩子见热其巴屋后有一股流水,就跑去连喝三口,老娘阻挡不住。牛贩子觉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正要走,却见大水牯牛走路缓慢,顺便把牛往肩上一扛,就走了。当热其巴回家喝水时,却见水井里的龙儿不见了,问老娘,才知道事情经过,沿着牛贩子走的方向,热其巴一路追赶,两里开外的路上终于追到了。热其巴叫牛贩子还他水及龙儿,牛贩子耍赖,“我吃下的东西怎么能还给你呢?”热其巴只是在牛贩子背上点三下,龙儿和水全部吐了出来,热其巴双手捧着水和龙儿回到家里,放入井中,并用三块岩石板全部封住,自此,此地再也没有出现大力士了。

   昔枯出了一个神力之人,传到吴著冲耳朵里,吴王欲请热其巴作宫中大将,以保江山,热其巴是个孝子,多次均以家母年事已高,须自己亲自侍奉为借口推诿。吴王便想了个歹毒计策,以试探热其巴。当时保靖土蛮、苗蛮联合起来四处抢劫百姓财物,百姓称之为“红毛贼”。吴王传出消息,说昔枯无兵力驻扎,“红毛贼”打起了昔枯的主意。一日,“红毛贼”来昔枯打劫,热其巴见来者甚众,就把母亲夹在左肋下,用右手与“红毛贼”拼命阻挡,左手扯起一棵大树,东打西扫,打得“红毛贼”抱头鼠窜,很快就退回去了,从此,“红毛贼”再也没敢进昔枯。哪知,母亲在热其巴肋下已睡去,显然老娘是因热其巴力大,把母亲夹死了。热其巴痛苦至极,只得把母亲安葬好。吴王再来请的时候,也只得进宫作了官,成为武将之后,热其巴同前三位将军一样先是吴王的大将,吴王死后,都成了土司王彭士愁的大将,四人都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因热其巴憨直,被科洞毛人用计陷害致死。科洞毛人姓彭,是彭士愁宗亲,本着救生不救死的原则,土司王并没有太多责怪科洞毛人。因此,热其巴死后阴魂不散,在运送热其巴尸体回昔枯时,在今天“将军岩”这个地方遇上晴天霹雳,雷电交加,飞沙走石,过后在此坪地拔起一石桩,高八丈有余,犹如一站立将军注视着土王宫殿方向。由此,人们叫此处为“岩将军”,当地人也称“将军岩”。土司王彭士愁得知此事,亲自披麻戴孝,超渡亡魂,并买了十二具棺材陪葬,此后,将军岩的故事为土家后世代代传颂。

来源:《千里酉水》
时间:2012-01-1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