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酉水流域白果雀传说

宋贻华


   很久以前,酉水流域有一个聪明、灵俐、美丽的小姑娘,她打花、挑花、刺绣样样都能干。说她把世上的所有花都绣尽了,唯独没有绣白果花。因为白果(银杏)花每年古历四月十五至十七日之间都是半夜开花半夜谢,世上的人都没有见过白果花。要绣白果花就更是一件难事。这个土家姑娘为了见到白果花,绣好白果花,她就悄悄离开闺房绣楼,半夜跑到屋后的白果树下,睡着、等着,等到半夜三更,睡醒来了,一阵风吹过,白果花开过了,连续两夜都未见到白果花。第三个晚上,这个小姑娘将被盖搬到白果树枝离地最近的地方铺好,伸手都可以摸着白果树的枝叶。姑娘等呀、等呀,半夜一更时一阵风吹来,霎时天空出现道道白光,白果花开了,阵阵香味扑鼻,白果花比棉花还纯,比雪花还洁白,是世上最好的花儿,真是可爱。她高兴得一跃爬起来,顺手摘下一枝白果花,正当她乐滋滋地搬着被子,带着白果花回到自己的闺房里,准备绣时,即是四月十八日寅卯交接之时,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姑娘的头上,接着是一阵粗暴的责骂声“不学好的”“小贱人”。原来嫂嫂嫉妒妹妹的聪明能干,在父亲母亲哥哥的面前搬弄是非,说小姑娘带着被子三更半夜到野外睡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父母哥哥都是头脑简单、性格粗暴的人,这个土家姑娘无法忍受冤枉气,手拿闺房内自己绣好的花带,一气之下跑到屋后的白果树下,在白果树的树枝上吊死了。小姑娘冤枉而死,死得不服,死后变成一只小白果雀。每年到了四月十八以后,白果雀就凄惨地叫着:

   屋后白果开花,嫂子叽叽喳喳。

  爹娘凶神恶煞,哥哥一顿乱打。

   从此以后,每年四月十八日晚上,土家姑娘同自家的祖母、母亲静悄悄地围在火炕边,等到半夜过后寅卯交接之时,就烧纸烧香敬这位土家姑娘。

来源:《千里酉水》
时间:2012-01-1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