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忆美军鱼鳞板式营房

黄烈银


   我的老家在芷江机场西北处,也是我儿时成长的地方,现属芷江镇大垅坪村第四组黄家院子。

   抗日战争期间,芷江驻扎有大批军队,其中美国的空军部队在芷江驻扎十多万人,曾在七里桥、大垅坪、东门口、柳树坪、竹坪铺所属地修建了众多美军鱼鳞式的营房。1945815日本国天皇裕仁接受了中苏美英的《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同年821日至23日侵华日军代表今井武夫在芷江七里桥投降后,美军撤走,留下了许多鱼鳞板式木质营房,就闲置在那里无人管理,直到20世纪60年代末慢慢地毁尽了。

   据老人们回忆和我亲眼所见,我们黄姓家族二十来户都散居在机场延伸疏散跑道尽头的飞机窝周围,北面是联合空军第四招待所、第二飞机修理厂,南面是联合空军第五招待所,这两个招待所经常举行舞会,中外舞女在音乐响起、霓虹灯闪烁中陪同高官政要、军队将士跳舞。这两处的地名现仍称谓“五所和四所”,毗邻在大垅坪五、六组隐蔽山岗处分别设有油库、弹药库、警卫营房等设施。50年代我还与小朋友们捡拾废弃在树丛中印有英文字母的美国洋铁皮做的空罐头盒拿到街上废品店去卖。当地百姓也捡拾有部队撤走后丢弃的衣服、皮鞋、手电、小刀、钢盔等。到冬天大人们就穿上美式大皮鞋,走起路来咯噔咯噔特响,有的带上钢盔,装作美国大兵,摇头晃恼,逗小孩玩。

   这种鱼鳞房仅是美国式样,所用的木材、小青瓦等都是芷江当地的。该房分为里外两层,每块木板约15厘米宽、1厘米厚,外层鱼鳞片一样重叠,是青一色的黑色油漆平房。地板分为水泥结构和木板结构两种,座落在黄家院子周围的营房排列有序,道路、操坪、停车坪分布为整个营区。这种双层鱼鳞房具有冬暖夏凉及防火的功能,营房内部一般为上下架子床,每房四至六人。营房前后遗留有大有小、有圆有方、有深有浅的水井很多处,全是用砖块堆砌而成。60年代初有一社员傍晚行路掉进没有防护盖的水井淹死了,同时生产队为扩大耕种土地面积填塞了绝大部分井,剩下的几口也都弃之不用了。“五所”原有一操坪和停车场,是砾石碾压平整的,到5060年代生产队开垦出10多亩做了水田,这样生产队也可多产粮食。

 

昔日美军营房

 

   黄家院子的百姓与营房相距不远,也没因为是军事重地就用铁丝网和围墙加以隔开。部队驻防期间建有岗亭用于站岗放哨,百姓需在田间劳作往来,偶尔也和哨兵“哈罗”打招呼。部队撤走以后,营房没有人管理,而闲置在那里风吹雨打,小青瓦吹落后漏雨,有的大面积霉变损坏,百姓也去捡一些做柴火烧或偷拆一些板材做家具。1962年中央规定人民公社实行以队为单位进行“四固定”,对土地、耕畜、农具、林木归生产队统一管理,生产队也拆了一些鱼鳞房的材料建牛栏在飞机窝。生产队在营房处另行平整了晒谷坪,谷物和农具也都堆放在营房里,生产队把它作为仓库。

   1959年修建湘黔铁路时,有铁道兵五师的一个连驻在黄家院子处的鱼鳞房内,后湘黔铁路停工待建,铁道兵连队也随之撤离了。

   我记忆深刻的是三年自然灾害时铁道兵连长的儿子与我同学,那时部队用粮有保障,他经常送我一些豆饼和米糠充饥,当时我一天只有四两米,统一在公共食堂吃无油盐的饭。那时为建公共食堂,生产队也拆了鱼鳞房一些材料做食堂或当柴火烧水做饭。

   1961年下半年撤销了农村的公共食堂,百姓生活逐渐脱离饥饿状态。1964年又开始“四清”运动和后来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四清”运动时我参军去了部队,待退伍回故乡时,座落在家乡的美国式营房已全部消失了。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