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毛泽东“学籍档案”成芷江档案馆镇馆之宝

唐召军


   2007年,芷江县档案馆公布了一册毛泽东青年时期在省城长沙求学读书的原始“学籍档案”:《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职员学生一览表》。该档案形成于民国48月(19158月),至今已有90多年时间。《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职员学生一览表》为右侧线装、从右至左竖排,长26厘米,宽15.5厘米;对折式双而印刷,连封面封底共28页;纸张已发黄,四边稍有磨损;封面上部左边沿有锯齿状破损、下部中间位置有长约10厘米的不规则通底裂缝、右侧靠装订线处中下方有“胡临川”三个用毛笔书写的大字;所有文字均为繁写体,字迹十分清晰,保存十分完好,确是一册十分罕见而珍贵的原始学籍档案。

   无意中获惊喜

   按照省档案行政主管部门的要求,于2007年,该馆要申报省一级档案馆,晋升省一级馆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编写出版《档案馆指南》,要想编写好《档案馆指南》,就必须要将馆藏档案资料的主要内容、主要特色及馆藏珍品反映出来,告诉广大利用者。县档案局党组书记唐召军承担了这项十分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唐召军在校改到档案馆指南的馆藏资料篇时,感觉到初稿未能全面展示本馆数干卷(件)民国档案资料的内涵与特色,他决意再进库房进行仔细的详查。当翻阅到民国资料教育类第83卷时,卷壳封面上的内容摘要第5项写着“省师范职员学生一览表施行细则”,“省师范”几字映于他眼帘时,引起了他的高度注意,随即翻看卷内目录,在第7号文件标题栏里赫然写着“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职员学生一览表”,文件形成日期为“19158月”,极富有想象力的他那颗跳动的心为之一振,猛然间想起了开国领袖毛主席青年时期曾在湖南一师读过书、徐特立曾任过毛主席的老师这一历史事实。他抱着一丝紧张,也怀着一种期盼,有点迫不及待地继续往后翻阅着,当翻到封面上印有《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职员学生一览表·民国四年八月》这本小册子、又在教职员工花名册中找到了“徐特立”、“方维夏”的名字时,笔者已经有了几分惊喜!期盼、兴奋的心情不言而喻,继续耐心细致地在学生名册中一页页、一行行、一字字地查看着,一直翻到第九页二年级三班时,终于在第十一行的学生名单中十分惊喜地看到了“毛泽东、润之、二十一、湘潭、清宁镇韶山、百九十里、湘潭银田市长庆和号”等一溜大字闪现眼前。此时此刻的他,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将《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职员学生一览表》一连看了三遍方才确认无疑:这就是毛主席本人在长沙求学读书时的“原始学籍档案”。而封面上留下的“胡临川”三个毛笔字,经过他一番认真推敲和分析,认定这是该册学籍档案的原始拥有者留下的姓名。随后在学生一览表第十二贞的二年级五班第九行得到了印证;胡临川,别甫“登瀛”,年龄二十二岁,籍贯住址为芷江县西乡便水智字团温乐人,距离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1400里,通信联系处为芷江县城北街胡氏祠。应为芷江籍学生胡临川从湖南一师毕业后带回芷江。但胡临川回到芷江后,却没有人知道其具体情况,遍查芷江相关史料,均无结果。那么这册“一览表”又是如何进入到芷江县档案馆保管至今才被发现呢?唐召军经过多次调查走访后认定:胡临川本人或其后人曾在国民党政府基层组织或教育界任过职;也可能是地方上有钱有权有势力的大户人家或士绅,他们家族或家庭的所有财产、包括书刊报纸在内,都在芷江解放时被没收归公了;县档案馆成立后,这些能够搬得动的书刊报纸也就理所当然作为民国时期的资料成堆成捆地移交到了档案馆,土地房屋财产就分给了贫苦农民。而当时负责接收整理这批档案资料的县档案馆工作人员,大都是文化水平不高,以前从未接触过档案,经过简单地速成培训后就上了岗,对什么是“档案”,什么是重要“资料”分得不是很清楚。更不知道什么是珍贵档案?只能看封面标题或落款单位,将接收进馆的档案资料按机构名称来分类,没有人去细看其中内容和审视价值;因而将该册“一览表”当成民国教育资料混装成卷后编个号,放入库房就不足为奇了。后来的档案管理人员虽然文化程度高了,专业知识多了些,但又有谁会对国民党遗留的档案资料感兴趣呢?如果唐召军要不是为了编撰《芷江侗族自治县档案馆指南》,恐怕这册珍贵的“毛泽东学籍档案”,还要继续沉睡在那浩瀚的档海里,不被世人知晓。于是说,这实实在在是意外中的惊喜!

   翔实的档案内容

   《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职员学生一览表》中的第一页第一行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职员一览表”,第二行为“职员一”,在职员一的花名册设定表格中第一行为“职掌(即职务)、姓名、别甫(即旧时文人的字、号)、籍贯、住址(即家庭住址)、通问处(即通信、问询地址)”,第二行开始依次为“校长、学监、庶务、管仪器、管印刷品图书、校医、书记”等十三名行政管理人员的个人信息表;第十五行为“职员二”,实际上是教学第一线的任课教员花名册,至第三页止,共有46名教师册上有名;他们分别担任“修身、国文兼讲经、教育兼实习、心理、论(伦)理、国文、习字、英语、历史、地理、数学、博物、农业博物、物理、经济、图画手工、图画、几何画、乐歌、体操、拳术”等二十一门课程的教学任务。毛泽东最敬重的老师徐特立(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1913始任一师教员,20年代中期创办“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并任校长;大革命失败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南昌起义;1930年任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教育部部长,1934年参加长征,历任八路军高级参议、驻湘代表,延安自然科学院院长,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大常委,第七届中央委员等职),当年在一师担任的是“教育兼实习”课程教员;在一师教员中还有早期马克思主义者、革命活动家方维夏(在日本农业大学读书时参加同盟会,1912年回国后曾任湖南省教育会长,民国103月创办《湖南教育杂志》并致“发刊词”;后连续在该刊上发表《社会主义思想之渊源及其发展》等文章,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北伐军第二军第五师党代表,参加南昌起义,1931年后历任闽西红军军事学校政治部主任,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总务厅长、湘赣省苏维埃政府部长,1936年光荣牺牲。)时任一师“农业、博物”两课教员。

   紧接教员花名册后另起一页的第一行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一览表”,第二行为当年该校学生最高年级“四级一班”,第三行为“姓名、别甫、籍贯、住址、距校(即距离学校的路程)”,“通问处”的设定表格内容,与教职员花名册的设定表格内容相比,学生花名册少了“职掌”一栏,多了“年龄”和“距校”两栏;第四行开始为该班学生花名册;然后依次为“四级二班、二级一班、二级二班、二级三班、二级四班、二级五班、一级一班、一级二班、预科一班、预科二班”的学生花名册,共有四个年级11个班474名学生,加上13名学校行管人员和46名教师,全校当时实有师生533人。不知何故,在“学生一览表”中没有三年级的设置与学生名册?这足该件原始档案的一个不解之谜,有待继续考证与研究。

   珍贵的档案价值

   《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职员学生一览表·民国四年八月》的发现,不仅对湖南师范教育的历史和整个民国教育史的研究有着极其珍贵的价值;而且对毛泽东本人求学受教与身体情况,所学课程及学识水平情况、青年时期思想意识的形成情况等都有着极为重要的研究价值;特别是毛泽东在一师读书时的同班同学、教师、校友以及新民学会的骨干成员中有一部分还成为中国共产党建党建军初期的卓越领导人或新中国成立后的高级干部,对于湖南党组织的创立乃至整个中国共产党的早期活动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从事多年并有丰富档案经验的唐召军参照有关史料将该件原始档案中所展示的部分人物与其背景故事简介于后,以助读者对原始档案价值的认识。

   湖南一师创办于清光绪二十八年(即公元1903年),初名“城南师范馆”,随后改为“湖南省师范学堂”,1904年更名为“官立中路师范学堂”,1912年始改现名“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以“湖南亚高学府”而驰名全国。1913年,19岁的毛泽东一只皮箱、一把雨伞,只身从韶山冲来到省城长沙,开始在此求学受教,探寻救国救民的真谛。四年寒窗苦读毕业后,毛泽东留校担任了一师附属小学的主事(相当于校长)。在此期间,毛泽东接触并接受了早期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论,并开始了一系列的实践活动。毛泽东在徐特立、方维夏等留学回国的开明教师支持下,以一师为基地,先后在长沙进行组建社团、创办刊物、成立工人夜校、酝酿建党、领导罢工等早期革命活动长达10年之久,直至19234月调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局秘书后才正式离开长沙。在长沙期间,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毛泽东常常激扬文字、指点江山,有改天换地的博大胸怀,极需寻觅志同道合的有志青年,以抒发豪情,共谋大事。1915年秋,已是湖南一师二年级三班学生的毛泽东突发奇想,在校刊上以“二十八画生”(繁体毛泽东三字共二十八笔)的笔名公开征友,迅即得到了同班同学周世钊、罗学瓒、二年级一班同学张昆弟、一年级一班学生陈书农、预科一班学生张国基等人的热烈响应;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围绕毛泽东提出的“如何使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等问题进行讨论;经过两年多的上百次讨论酝酿,最后形成一个共识,即:要改造社会,就必须“集合同志,创造环境”,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己任;要担此重任,就必须要有一个组织以团结、约束、统一大家的言行;为此,决定成立一个公开的、学术研讨性质的学会活动组织:即“新民学会”,并于1918414在艮沙岳麓山刘家台子正式成立,时有会员20余人;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与上述一师同学共13人到会,会上选举肖子升为总干事,毛泽东、陈书农为于事,不久即由毛泽东全面负责学会工作。至1920年底,全员已经发展到70多人。在毛泽东的主持下,新民学会开展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重大活动:一是在1918年夏开始组织、动员会员和进步青年赴法国勤工俭学;二是在191957月组织了湖南青年和社会各界声援北京“五四”爱国运动,创刊《湘江评论》周报和《新湖南》杂志,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三是191911月至19206月,组织和领导了驱逐驻湘军阀张敬尧运动;四是在1920810月与彭璜等人创办文化书社、成立俄罗斯研究会,发起并组织了湖南各界人士以“公民制宪”为前提的“湖南自治运动”。

   新民学会广泛传播新文化新思想,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和苏俄“十月革命”,成为中国“五四”运动前后的进步社团中发起最早、影响最大的革命团体,实际上成了当时湖南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运动的领导核心和培养中国共产党早期干部的摇篮,为在湖南筹建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作了组织上和思想上的准备,19217月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后才停止一切活动。

   192010月至11月,毛泽东受陈独秀委托,在长沙与新民学会主要骨干何叔衡、彭璜等人建立了“长沙共产主义小组”。19211月毛泽东收到陈独秀寄来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团章后,在第一师范、长郡中学、自修大学等校发展团员20多名,成立了毛泽东任书记的社会主义青年团长沙地方执行委员会,19217月毛泽东与何叔衡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返湘后,即于同年1010日在长沙成立了由毛泽东任书记、何叔衡、易礼容为成员的“中共湖南支部”,19225月底扩大为“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仍由毛泽东担任书记。由于新民学会的绝大部分会员都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或中国共产党,一部分还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和湖南地方党组织的创始人、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但也有人为之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如曾经担任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内务部代部长的何叔衡烈士;历任中共湖南区委宣传部长、湘潭工委书记、浙江省委书记的罗学瓒烈士;历任中共山东区委书记、北方局工委书记、红五军团政治部主任的张昆弟烈士等就为中国革命的胜利流尽了自己的最后一滴血。但也有一部分活着的革命前辈成了新中国成立后的高级领导干部,如易礼容、周世钊、张国基等就分别担任过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侨联主席等职。

   鉴于毛泽东原始学籍档案中所包涵事件的已知和未知重大历史研究价值,日前,芷江侗族自治县档案局党组已经决定将其确定为“镇馆之宝”,对原件采取了非常安全严密的保护措施,对外只提供复印件,以利这一册极为珍贵的毛泽东学籍档案永久保存,为研究毛泽东思想、中共党史和民国教育史作出重大贡献。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