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张秀眉义军战沅州

施耀光


   1868年阴历二月十八日,一支高擎金黄龙凤旗,手执土枪、火铳、梭镖大刀的队伍,犹如一条飞腾的游龙,朝沅州城而来。而奔驰在这支队伍最前面的那位头戴黄盔,身穿黄袍的战将,他就是威慑湘黔边境,叫清军闻风丧胆的苗民起义军的首领张秀眉。这天,他带领这支队伍,是为了端掉镇压苗民义军的刽子手席宝田的老窝而来的。几天前,他得知湘军总兵席宝田的大军又已开赴铜仁、镇远一带镇压苗民义军的消息后,他决定采取大迂回打运动战的战法,从贵州东部边境,避开从晃州到沅州的正道,绕道芷江的大洪山、土桥直赴沅州府城。

   淅沥的春雨,带给人的是几分寒意,泥泞的山道使人举步难行,一天的急行军还没有吞下半点食物早已饥肠辘辘,但这一切全被义军勇士们置于脑后,他们一心想到的是快些赶到沅州,为贵州苗寨被清军杀害的成千上万的亲人报仇。

   下午六时左右,张秀眉的义军已全部进驻至沅州城氵舞水西岸的景星寺、箭厂坪、黄甲街一带。滔滔的氵舞水河对岸就是那座古老的沅州府城,义军们眼望着插满清军旗帜的城楼,个个义愤填膺。正是从这座城里运去的二万盘火绳,二万斤火药炸毁了他们多少无辜的山寨村庄,正是从这座城里出发的数万名清兵弁勇,杀死了他们多少贫穷的父老乡亲。不拔除这座清军的大本营,他们那些还在家乡造反的亲人一天也难以安身,不攻破席宝田的这个巢穴,也难以对得起那些惨死在刽子手屠刀下的亲人。

   义军中一声牛角号起,兵分三路向府城直扑过来。从龙津桥进攻的中路义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到城下。抬枪、土炮一齐开火,硝烟和火光顷刻笼罩着整个城垣,刀柄上扎着红布的大刀,在黄昏的夜色中闪着寒光,攻城的云梯倒下来又被搭上,人爬上城墙被推下,推下了再往上爬。云梯不够,有些人索性人踩人的肩上只往上攀登。这时,城头上土炮的爆炸声,连成一片,震耳欲聋。

   南路和北路进攻的义军,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南路的义军,他们从景星寺、箭厂坪等处,乘着风势,用硫黄、火硝、桐油、破布制作的火器,朝着府城方向纵火。环城一望,火焰烛天,吓得清军丧魂落魄,不知义军究竟有多少人也。由水上进攻的北路义军,他们从附近搞来了一些小船和木筏,一些擅长水性的义军勇士,驾着木船,飞箭般向东岸驶去。清兵从城头射来的洋枪子弹,像蝗虫似的在勇士们的耳边飞来窜去,发出一阵阵瞿瞿的怪叫。敌军的洋炮不时在船舷的四周爆炸,掀起了一丈多高的水柱,组成了一道道水墙。勇士们的木船就是在这种水柱和“墙”隙中穿行。义军前边的木船炸毁了,后面的木船又冲去,河中的牺牲了,岸上的又补上。好像上天特赐予他们的只有“勇敢”和“倔强”,而“畏惧”和“退缩”这些字眼对他们来说似乎不复存在。义军的热血染红了澄碧的氵舞水,炸散的船板和勇士们的躯体在河面上一起飘浮,慢慢地向东流去……

   义军的攻城,从十八日傍晚一直激战到第二天四更。虽然义军在战斗中个个都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勇敢,一度曾攻下了南边的城楼,很有攻取整个城池的希望。但是终因驻扎在榆树湾附近的清军大队人马连夜赶来增援,加上留守沅州府城的江西候补道员邓子垣的清军,不仅弹药充足,而且武器精良,使用的全是洋枪洋炮。敌我双方对比,武器和兵力悬殊太大,继续战斗下去,将会给苗民带来极为严重的不利后果。鉴于这种情况,张秀眉被迫撤出战斗,带领部队向西北转移而去。

   这次战斗,杀伤了大量的敌军,沉重了打击了席宝田为首的湘军的嚣张气焰。但苗民义军也有六百余人在这次战斗中,为了反对清统治者残酷的民族压迫,为了完成太平天国的未竟事业,而英勇地献出了生命。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