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吴团长沅州勇捐躯

施耀光


   1915年阴历正月十三日黄昏,一场讨袁攻坚战,在沅州城东门外不远的望城坡一线激烈地进行着。

   袁世凯北洋军的十数挺机枪不停地哒!哒!哒!吐着火舌,组成了密集的火网,弹头像炒爆米花似的在对方的前沿阵地上蹦来跳去。无闩大炮的炮弹爆炸后掀起的团团硝烟,伴随着暮雾笼罩着对方的整个阵地,发出剌鼻的气息,爆裂的弹片漫天飞溅,发出一阵阵撕裂长空的呼啸……

   北洋军的对方,是护国黔军东部支队第三团的勇士们,别看他们穿的是布衣草鞋,拿的是老式喂子步枪,比起穿黄呢军服,脚蹬乌黑马靴,养尊处优惯了的北洋军来说,装备是差劲多了,但打起仗来,却是另一番景象。这支部队是不久前刚刚歼灭了托口、黔城的北洋军前哨部队,攻克了湘西军事要地洪江后,才匆匆赶赴这里参加与支援王文华主力的沅州攻坚战的。他们面对着眼前这些凶狠,数倍于己的敌人,毫无半点惧色。时而散开卧下,时而猛地腾起前行,时而凭借暮霭奋力冲击,时而利用山石沟洼隐蔽其身,但他们却特别吝惜子弹,没有撂倒敌人的十分把握,决不轻放一弹一枪,因此是枪声响处,必见敌倒,这就是当时叫袁军丧胆的“猴子兵”的“麻雀阵”。因冲杀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穿讲武堂时代旧学生服的高大军人,护国军的军旗紧随他的身后,他的身影和那高擎的军旗。就像是这支队伍无声的命令,他出现在哪里,部队就冲杀在哪里,敌人也就被歼灭到哪里。这支一千二三百人的队伍,像一条铁龙似的横扫过来,席卷着敌军的阵地。望城坡防线,在护国黔军强大的攻势下,全线崩溃了,最后攻取沅州古城的战斗即在眼前,护国军的勇士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攻下这沅州,意味着彻底打开了湘西的大门,为护国军的讨袁东进奠定了坚实的基石,也可以说是三团从正月初一以来,短短十来天,四战皆捷,多么令人快意啊……

   然而,正当勇士们在暗自庆幸这次战斗的顺利展开时,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一颗呼啸的流弹射中了军旗前边那位军人的高大身躯,他顽强地挪动了几步,向前重重地倒去,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那身云南讲武堂学员时代的旧制服,染红了手中的钢枪,也染红了身下那片还被冰雪封冻着的沃土……

   这倒下的军人究竟是谁?原来是护国讨袁的坚强战士,护国黔军东部支队第三团的吴传声团长。他为了响应蔡锷将军反对袁世凯称帝的号召,与贵州的王文华团长一起,高举义旗,参加了护国军东进北上讨袁的行列。并率部争当了护国黔军东路支队的开路前锋。在贵州天柱出发前,他曾慷慨激昂地对全团官兵说:“袁世凯窃国称帝,我们有血性的军人,应誓死反对,我们为民国争生存而死,死了是光荣的。现在正是我们救国的大好机会,我决心与大家一起,宁死疆场,决不苟且偷生,让国贼逍遥自在。如我偷生怕死,就对不起大家;如果我战死,大家不奋勇杀敌,也对不起我……”吴团长正是在这种“誓死讨袁,报效国家”的思想支配下,奋战疆场,英勇杀敌的。1915年正月初一他率领的第三团由贵州进入湖南,第一仗就消灭了北洋军驻托口前哨部队,正月初二便占领了黔阳县城,俘获敌军250余名,步枪200余支。正月初三又击溃了洪江的守军,占领了洪江这座湘西的军事要镇。首创了护国军入湘以来,三战皆捷的纪录,大大振奋了东路护国黔军的战斗士气。

   吴团长的阵亡,使全军极为悲痛,激发战士们更加奋不顾身地向沅州城内的袁军攻击,激战到二月十四日中午,护国黔军完全占领了沅州城,那个盘踞在沅州城内作威作福,曾狂妄的声称要踏平贵州,“饮马滇池”的北洋军先头部队的旅长汪学谦,丢下了溃败的残兵剩勇,只身化装逃走,连他的礼服、照片、麻将牌及一切行旅辎重,全为护国军所获。当天,在沅州城内为吴传声团长举行了隆重的丧礼,沅州军民举城哀悼,情景异常悲切。

   时间已过去90多年了,护国黔军讨袁杀敌的英雄壮举,还清晰地铭记在芷江城内那些高龄老人的心中,吴传声这一名字,如同滔滔氵舞水河一样经流不息,象巍巍的明山一样永世长存。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