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爱民县官免鱼税

田景坤


   民国29年(1940),芷江来了一位爱民如子的好县长。这位县长到任后,白天很少在衙门坐堂,总喜欢带着随从走街串户,了解百姓疾苦。而晚上就喜欢到龙津风雨桥与氵舞水河岸城墙上,观看芷江城沿河两岸的夜景。在观看夜景时,他注意到只要天气不是太恶劣,氵舞水河中从上游到下游都会亮起难以计数的灯火,像一条火龙般蜿蜒数里,把河水映得通红;并且从这些灯火亮起的地方,还会不时传来阵阵响亮的吆喝声,或是叮叮梆梆的敲击声,为宁静的夜晚增添了不少喧闹。县长不知这是何故,便有一天问随行人员:“这河中的许多灯火,还有那吆喝声和敲击声,是在做什么?”随行人员告诉他,这是渔民在捕鱼,那叮叮梆梆的敲击声叫“打梆梆”,用以惊吓鱼儿触网;而那吆喝声则是渔民在驱使鸬鹚下水捉鱼。县长觉得甚是有趣,又问道:“那他们这样敲敲打打的,要折腾一整个晚上吗?”随行人员回答:“是啊,他们每晚都要劳作到凌晨,第二天赶早才有足够的鱼卖。”见县长有所动容,随行人员接着说道:“这些渔民因为没有田地,全靠捕鱼维持生计。捕鱼是件辛苦的差事,不仅整夜在水里操劳不得歇息,并且一年四季,长年累月都是如此。”县长听这么一说,先前好奇和有趣的感觉顿时消失,转而对渔民生起深切的同情之心,他紧锁了双眉,暗想该为这些渔民做些什么。

   就在不久之后,这天县长正走出县衙准备外出私访,只见迎面走来一位老者,挑了一担鱼停在县衙门口。县长便问:“老人家,这鱼是卖给谁的?”老者回答:“这鱼不是用来卖的啊。”“不是用来卖的?”县长不解。老者答:“这鱼是用来交官鱼的。”“官鱼?”“就是鱼税,我们这些打鱼的没有现银钱,就到衙门交鲜鱼抵税。”“是谁让你们交的呢?”“历来都是这样交的啊,历朝历代都是这样。”“那要交多少?”“没有个定数,有时候鱼的成色好些,收鱼的官爷就让你少交些,有时候鱼的成色差些,就要多交些。”“那交了官鱼去,你们还剩多少收成啊?”“没剩多少了。我们打鱼的没有土地和山田,就靠打渔吃饭。打鱼还要看天,有时候天象不好,打不到鱼,就无米下锅。特别是每年的春夏季发洪水时,没法打鱼,我就只好给别人做工,或者砍柴卖过生活。砍柴还只能上野山去砍,有主的山你砍了人家的柴,山主还要没收你的柴刀。”

   听到老者的话,县长感到很不是滋味,他叹了口气,从衣袋里取出几块光洋递到老者手里,说:“老人家,你这官鱼今天先别交了,这些鱼卖给我吧。”他随后问老者是哪里人,老者答是县城上游春阳滩人。县长便对他说:“老人家你先回去,以后我会到你们那里看望大家的。”

   县长果真说到做到。过了不久,他雇了一只小船,沿氵舞水而上一路对渔民进行暗访,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他得知县内确实一直沿袭着交官鱼的传统,而渔民所交官鱼有很大一部分被乡吏所截留。而他所经之处,绝大部分渔民生活都非常艰苦,这让他深感震惊。同时,他还了解到一些乡吏仗势欺压百姓,横行乡里,让老百姓苦不堪言的情况。特别是他接触到的一位在森林工作站负责管理森林的姓石的人,向他反映了许多普通老百姓不敢明说的情况,让他对芷江的官风民情有了更加深入的掌握。

   回到县衙,县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撤掉那些作恶多端的乡吏的职务。随后,他召集相关官员召开会议。在会上,县长动情地说:“我来芷江之后,多次亲眼目睹,渔民们为了生存,彻夜在水中辛勤劳作,不得歇息片刻。他们不分寒暑,不避霜雪,经年累月过着这种脚不沾地,夜不能寐的生活,所得的却只是一点点微薄之利,有的甚至还不够糊口,我们如何还能忍心征收他们的赋税?”随后,县长当众宣布,免去全县境内所有渔民的渔业税。从此,芷江全境110公里河流靠捕鱼为生的渔民们过上了免缴渔业税的好日子。

   芷江渔民得以免税后,全县人民四处颂扬这位关心百姓疾苦的好县官。在随后的70余年时间里,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老人们也都还一直记得,在民国时期,有一位县长为芷江渔民免去了鱼税。但这位县长姓甚名谁?随着时间的流逝,却慢慢没有多少人还说得上来了。直到芷江侗族自治县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县委党史办在编修党史资料时,才从县档案局尘封的资料中查知这位县长的真实身份。原来他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而他在明察暗访中向他反映情况的那位姓石的人也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

   这位县长姓何,叫何炯,1903年生于浙江省江山县,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年为江山教员,国民党江山党部组织部长,后来又留学日本。抗日战争爆发后,从日本留学回国,在南京与共产党组织接上关系,被党组织派遣打入国民党内部,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先后任第九战区军法官,湖南省政府研究员,1940年担任芷江县县长。在此期间,他带头抵制日货,多次组织抗日救亡运动,设法营救进步青年。他关心百姓生活,经常深入到平民百姓之中明察暗访,深知百姓的疾苦。他曾赋诗《欲救苍生愿为牛》表白心意,诗曰:“下车伊始代民优,夹道欢迎入市游。当提湘府千言寤,今宰芷江百里侯。草木知名传氵舞邑,山河著世遍沅州。问民疾革灾黍在,欲救苍生愿为牛。”从他赋诗的字里行间表露出的情感,足见他是一名同情和关心百姓生活,体察民情的好官。

   因为何县长破天荒免除了渔民的税赋,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加之他又把几名欺压百姓的乡吏革职,得罪了地方势力,结果在芷江只当了一年县长就被调职到黔阳县任县长。1941年,革命青年冯中原等人从延安抗大回到黔阳探亲,遭当时黔阳县长王湘逮捕入狱。1941年何炯调任黔阳县县长后,将冯中原等人释放。并即兴赋诗一首《释囚》:“无情红顶满天飞,碧血钢窗侥幸存。学子延安返故里,老爷“恩典”给囚衣。忧时有道为何罪?救国无门惹是非。冤狱平反心事了,释囚言别我依依。”何炯因营救被前任县长指控为“共匪”的7名青年而受到官场排挤,被迫免职,随后不久便离开湖南,投奔广西旧友,担任一报社编辑。此时此刻,他又因坚持宣传革命思想被怀疑为“异己”,再次被迫辞去工作。解放后,何炯回到家乡浙江省江山县教书育人,直到退休。他的主要作品有《何炯诗集》等。

 

渔船收网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