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奇特诡异话巫婆

蔡杨


   芷江侗族流传巫文化,从巫术的性质来分,可以把巫术分为黑巫术和白巫术。黑巫术是指嫁祸于别人时施用的巫术;白巫术则是祝吉祈福时施用的巫术,故又叫吉巫术,我们这边用得多的是白巫术。请巫师看香(蹬同),巫师一般都是女性。巫术主要用来招魂、祈求帮助、诅咒、驱鬼等。

   用巫术把失落的魂魄招回来。小孩病了,往往以为是魂魄失落在村外,妈妈则要拿着小孩的衣服去村外呼喊小孩的名字,或请香为其招魂驱鬼。这种巫术在生产、建房、治病、丧葬中经常使用。这是民间巫师的最主要的工作,死了不干净的人(非正常病故)就要为其亲人驱鬼,死者出殡时做道场的师傅去收拾(做法事),如万屋(请神灵保护,不让死者再找到过去的家)意思让他们和亲人隔离,让鬼找不到过去的家人,防止死者来恐吓和寻找亲人。巫师自称是沟通人鬼的使者,巫婆自称能沟通阴阳两界,卜吉凶,问鬼神,装神治病。她们在做巫婆前必须经历过一场大病,醒过来后性情大变,和常人不太相同,唠唠叨叨的,经过拜香火,即成为巫婆。降神时装成鬼神附身,口中喃喃呢呢地唱着什么,代主家死去的亲人说话。侗乡都流行每年的阴历715过鬼节,说七月半时派巫师找先祖和已故亲人更容易,请香最灵。

   小时候父亲常年不在家,我经常在半夜被妈的哭声惊醒,她闭着眼睛坐在床上哭,经常作怪梦,她自己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敢推只能掐她,说是推的话说不定会醒不来(死了)。让人感觉生死就是一条线,真可怕。她哭得很吓人,我只好哆哆嗦嗦起床,提心吊胆去给她舀水(经巫师收拾过的,然后用一个瓶子装的水,这不是一般的水,是“仙水”,还派巫师师傅们把守的,初一十五要烧纸加水,如有病就吃点或洒到身上驱鬼),含了点水喷到妈的脸上,目的是要叫醒她,不要再哭了。妈总这样子,我不在家的话就很可能有危险,姨妈就带她到麻缨塘看香,说有一个鬼想收(死)了我妈,拿着索子要捉拿我妈,妈就跑、哭;可一个小脚女人不准(老太太)收我妈,还在想办法救我妈。一次正好是麻缨塘,妈和姨妈去看香,妈就到处看了看,不是急切地去巫师家。结果,我妈就昏死在大路上,当时全身起红色疙瘩,把妈送到乡医院后输液情况更严重,眼睛紧闭,还不停地叫唤,红色疙瘩越来越多。姨妈只好到巫师家去取水,听到巫师说:要来就快性地来,到处望望、还挨什么?意思是师傅不高兴了,做了“手脚”(使了魔咒)。姨妈把取来的水给妈喝了点,洒在头上身上,妈就睁开了眼,病好了。后经巫师解策(收拾),妈病好了,晚上也不哭闹了。那年我陪妈去感谢巫师,特意到拜年。很多年前,我姨妈的大儿子去当兵,因是生长在农村,又是长子,他特别有孝心,利用休息日他带着布的样品准备给父母去买两块布料寄回家。一天,他乘火车外出,快到部队的地方了,他看到火车没停下来就急忙往下跳,结果胸部受到铁路墩子的撞击,不幸死了。他怎么就不明白,车子到站会停的呀。多么有孝心的孩子,为双亲去看布料而死,这让做父母的怎么想得开呢,我姨妈的悲痛和难舍是无法言表的,天天哭个不停。我妈心疼姨妈,就从楠木坪乡溪草坪村请个巫师(同子婆)去姨妈家,想知道孩子在阴间生活和死时的详细情况。那天,吃过晚饭后,大家把手中的活停下来,都想听听看香(蹬同)到底说什么。首先,巫师焚香烧纸、念咒,口喷净水。不一会,便有人进入状态,双脚开始颤抖,双手拍膝,由缓渐急,一边跳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叙述进入桃园洞中的景遇。据进入“桃园洞”者口述,“桃园洞”是一个花花世界,洞内有八九扇“洞门”,在那里可见到已故的先人在阴间的现状。围观人通过与进入“桃园”者对话,便可以询问已故先人的情况。转述其声,如先人口语,令人称奇。传说:“桃园洞”是已故先人们的娱乐场所,洞内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犹如世外桃源。接着巫师已经找了我死去的表哥了,显得很兴奋的样子,询问家中的一些情况,他说:是姨娘带我来的,从后墙爬起来的(红人,死时出了血的人,死后不能从正门进入家中,只能从后面来)。不知为什么自己总进不了家。问他此时在哪儿,回答在梁上,大家去看,就看到一只大大的青蛙趴在上面,大大圆圆的眼睛看着大家。后来,借巫师在说话,先侧身向四舅坐的方向望去,还叫四舅,连舅舅开始也不敢回答,“他”就不停地叫,“他”又朝父亲叫:满满(父亲之意)、满满叫了几声,姨父也不作声,“他”感觉伤感起来。后来,他跪到父亲的哥哥身边,叫伯伯,伯伯说:你叫我什么?“他”回答:错了,是爹爹(读dia)。这个场景,让人感觉他没有死,谈到家常事说得很详细且清楚。

   还有一次,我正好放假在家遇上妈请起巫师在家蹬同,亲见了全过程。真的是神奇、诡异甚至有一点恐怖。巫师是女的,来自岩桥乡三渡溪村,她很瘦,大家都称这类人叫走阴,人在阳间可知道阴间的事。我们大家一起来吃饭,她不饮酒、不吃肥肉,饭量也特别少。晚饭后,她洗干净后,知道要看香了,她呵欠连天,一个接一个地打,她说香主,开始吧,准备东西。我妈就开始摆上一碗香米、封上看香和钱纸、插上香和烧钱纸,一边摆一边还询问巫师要些什么东西。只看巫师紧闭双眼,头不停的摇晃,口中不停地发出啧、啧、啧啧,哎呀,这又是什么鬼,又遇见的什么鬼,又叫她师傅名字,还不时地打个冷颤,还请她各路神仙和师傅们帮她降服恶鬼什么的。她亲自烧钱纸请师傅们,不开眼也看得见做这些事,真是奇怪。几个回合下来,如不行,又增烧钱纸、说些恳请师傅们要用心关顾的话;还要卜卦,说是打卦才行。说到卦有阴阳胜卦之分。这个场面很恐怖,我们都是颤颤惊惊地。她口中说好多鬼就是过去生活在本地的人,还有死得不干净的人,她不点名,问:有没有这么一个人?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大家一回忆都说不错,有这回事。这时巫师头摇得更快了,同时还不停地拍着自己的双腿。她口中发出吁、嘘如喷水之声,喷啧声不绝于耳,拍腿的动作更快了。她开腔了,香主你要问什么?我妈说:看看孩子的爷爷好不。于是巫师口中念着爷爷的名字,如赶马一样,手拍腿没有停下来。可很久没找到我爷爷,后来爷爷来了,一来就问:“我的烟袋怎么找不到了?赶快找找”。妈就问:老人家在忙什么?找你半天没来?说是正在做猪生意(我爷爷在世时是做猪生意的),一时没在“家”。“他”还说要喝点酒、吃肉(爷爷在世时爱喝酒、吃肉),妈急忙给拿来酒肉,“爷爷”不客气地大吃起来,我们眼都看傻了,开始巫师可没吃这么多,难道真是爷爷来了?妈问:“爷爷”到大妹崽(就是我)哪儿不(我工作的地方)?回答说:到过(我工作时爷爷早去世了),如何如何的。又问:上次老婆婆(我奶奶)在塘边洗衣服掉到水里了(洗衣时被后面的石头撞了一下,扑到水里,没有任何可帮助婆自救的工具的情况下,自己神奇般地爬上了岸。)没人救她是怎么起来的?“爷爷”说:“我推了一把,要她再见一辈人才走(死)”。“爷爷”说话显得不耐烦,说有事要走了,可大家要求多说说话。这时我婆(奶奶)也搭腔了,问“爷爷”哪边生活得好不好,要求“他”要多多保佑子孙们,不要只忙自己的事而不管阳间的事,不要只记得和哪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玩得忘记正事。“爷爷”露出尴尬的脸色,难为情地说:净港(说)哪些话,老太婆还是不改过去的样子呀。不一会儿,巫师说爷爷执意要走了,留不住呀。这个过程中,巫师既是她自己又是我爷爷的灵魂附体,可说用两个人的语气说。婆婆在世时常说:我要是死了一定要保佑你们如何如何,不会像老头子一样不管事。几年后,我儿子出生了,我带回老家时才三四个月,等到儿子8个月时婆去世了。后来,我妈又去请香,请到我“婆”,“婆”一来便开始清点在场的人,对着我大伯、叔叔、父亲就叫他们的小名,麻子、刚噶崽、桥噶崽,还叫其他人的小名,这点可真有些神奇,巫师绝对不知道我们家人的小名。接着“婆”说:“我用过的风笼(南方用来烤火工具,我婆活着时从不上火桶烤火,天冷时夹一个风笼在面前)怎么找不到了?丝帕(裹在头上的黑黑的长巾)也找不到”。妈接着说:上次全烧给了你的,你没收到?“婆”说:没收到。妈问“婆”:你呀活着时说得那么好,说要保佑我们的,怎么我们生活还是没见好起来?“婆”说:我怎么也找不到你们,你们到哪儿去了(我家另外建了新房,搬到另一个地方住了)?妈回答说:上次我特意来老屋“请”,已经“背”你去新家了,你怎么会找不到家?“婆”说:真的找不到。后来,妈又问那边过得好不好,和老头子在一起不,有“钱”用不?“婆”说:现在还有一些,不过下次要给我多送点钱什么的……。说来奇怪,过清明,鬼节我总要梦到我婆。一次小偷进了我家,我爱人没感觉出来,我感觉有人走路的声音,可想不到是贼来了,我正在睡梦迷糊中,一个新挖掘的长长的土坑过不去,是我婆在梦里推了我一把过去了,我自然清醒过来,起来便去抓小偷。回想起来,真是神也奇也。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