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难忘日寇对芷江的血腥轰炸

曲子


   芷江是湖南西部的一座宁静秀丽的古城。明山叠翠、秀水拖蓝、龙津春浪、雁塔秋风、谯楼月朗、景星庆云、七里桥松等八大名景,点缀在古城内外,使这座古城绚丽多姿。而在抗日战争时期,芷江曾遭受日本帝国主义飞机上百次狂轰滥炸,致使这座美丽的古城残垣断壁,满目疮痍,自193811819452月。据统计,破坏极为严重的轰炸就有38次。日军出动飞机513加次,投弹4731枚,炸死445人,伤393人,伤亡人数占芷江城当时总人口约8000人的12%(不包括沦陷区来芷暂住的人数),炸毁、焚烧房屋3756栋。

   日寇飞机对芷江的第一次大轰炸,是193810月的一天。当时,位于县城东郊的芷江机场尚未竣工。那天,参加修机场的民工正在担土平地。由于没有防空经验,当日冠飞机的隆隆声由远而近时,民工们仍在指挥人员监督下紧张劳动,直到飞机已临机场上空投下无数炸弹时,指挥人员和民工们方惊慌失措,四处奔逃,然而为时已晚。待敌机离开以后,只见机场上弹痕累累,血流满地,80多位民工在日寇飞机的轰炸中丧生。

   1939年农历三月初二上午10点左右,27架日军飞机形成品字队形穿过云层,由东而西向芷江飞来。芷江城内的居民听到空袭警报以后,很快地奔向郊区,大部分已经隐蔽好。霎时,日机到达芷江城上空,轮番向城内投掷炸弹,那些重磅炸弹从高空落下,发出刺耳的呼啸,芷江城内,顿时烈焰冲天,爆炸声、建筑物倒塌声、受难居民呼喊声,此起彼落,令人胆寒心悸。这一次敌机轰炸,使得芷江城很多地方变成了废墟。北街的原湖南银行、温家大院、张氏宗祠和肖氏宗祠等建筑物全被夷为平地。昔日暮鼓晨钟、香烟缭绕、信士游人留恋的“三清观”、“南寺”、“天王庙”等名胜建筑历史文物均毁于一旦。那些泥塑铁铸的三大天王、四大金刚、金面泥身的十八罗汉都随着殿宇的焚毁而粉身碎骨。城郊三里坪贺家的一块有数百株橘树的橘园,硝烟过后,一片凋零。

   更为悲惨的是,数百人惨死于这次轰炸,落在肖氏宗祠正殿的炸弹爆炸时,冲掀而起的泥土和震倒的墙土,将躲在肖氏宗祠正殿后侧的一个防空壕里的20多人全部被掩埋。一个年仅十岁名叫小杏的姑娘,跟随父母从南京逃难来到芷江,她正躲在张氏宗祠正殿后面的一间小屋子里,一块弹片飞来,正好打中她的天灵盖,来不及喊一声“妈妈”,就惨然死去。从沦陷区逃难来芷江的一位名叫“李铁嘴”的算命先生,那天在东街牌楼口给人算命,敌机到来时,来不及逃出城东门,一颗炸弹落下,顿时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1939421下午,27架日本飞机由麻阳方向朝芷汀县城上空飞来。空袭警报响后,敌机已临头,因过去敌机多是炸城外机场,因此城内居民大多躲在防空壕或防空洞内,有的就躲在房屋里桌子下,这次突然向城内投弹,昭忠祠、东紫巷、东西南北街、南门外都是一片火海,炸毁房屋数百栋,炸死压死400余人,真是凄惨极了。有些外县来朝明山的也被炸死。事后得知西街中弹11枚,死亡60多人,其中王家祠堂住着十七补训处二团一营二连壮丁(新兵),因躲在简易防空壕内,被炸死30余人。万里狮子巷中弹八枚,死亡35人,伤20余人。北街双合店摆小摊的潘姓人家一家4口炸死3人,老婆婆及10岁孙儿当时被炸死,媳妇双腿被炸断,不久也死了。

   1940年农历八月初三,芷江县城又遭到日机轰炸,这次轰炸,惨遭杀害的居民,毁坏的建筑较前几次更惨。上午八点左右,城内居民听到空袭的警报后纷纷逃离县城,由于警报来得突然,将近百分之八十的人尚未早餐就扶老携幼往外奔逃。河西黄甲街县立女子分校的一位年方九岁的二年级学生龙成慈,早饭未吃,听到警报以后,背了书包就跑,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偷偷跑回家中,刚吃进一口饭,敌机开始投弹,一枚炸弹落下,房屋被炸毁,木板乱飞,她的尸体竟不知去向。她家附近有座神庙,在炸弹爆炸声中,高墙倒塌,将邻近米市的人压死数十。为了便于躲避日机的空袭,当时在县城新北门的氵舞水河上架设了一座临时浮桥。那天,成千的居民一大早就跑过浮桥到城外躲避空袭,后来实在经不住饥饿,有些人便陆陆续续准备回家吃饭。谁知刚回到浮桥边不久,敌机突然来袭,扔下几枚炸弹,人躲避不及,顿时数十居民倒在血泊之中,氵舞水河也被血水染得通红。正在河岸吃草的十多头黄牛,也全部被炸死。城内东紫巷五通庙中关着的一百多名壮丁,在敌机的残酷轰炸下,无一幸存。藏在万里狮子巷的57名从外地逃来芷江的难民,来不及跑出城去,敌机轰炸过后,仅仅剩下一名六岁的伤残小孩倒地啼哭,城内的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及其他巷道的大小建筑,无一不遭敌机的破坏。

   1942619黄昏时,空袭警报响后,随着紧急警报越啸越急,飞机的隆隆声越来越近,只见三架亮着红绿灯的飞机从唐家桥方向成品字形直向县城这边飞来,很低很低,十多个中小学生看见飞机亮着灯,以为是中国飞机,便一边拍手一边叫喊:“自己的飞机!自己的飞机!”飞机刚刚越过头顶,炸弹便投了出来,呼啸过后,便是一阵爆炸声,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片刻又见从罗旧方向飞来两小队飞机,也投下许多炸弹,并用机关枪胡乱扫射。警报解除以后,只见躺着一具男尸,随着手电光看去,“啊!肠子都出来了!”有人说。被炸死的这个男人躲在田埂边被弹片划破肚皮因流血过多而死的。这次轰炸共死伤20余人。

   194347中午,天空放晴,学生们正在学校里打乒乓球,空袭警报响了,同学们拿起书包便往城外跑,城内的居民也从四面八方拥出,那时大家都叫“躲警报”,紧急警报响后不久,18架日机排成两个队形,一前一后直向芷江城飞来,打一转转便投一批炸弹,反反复复,多次轰炸。家住在双合店(现邮电局门口)的潘聋子夫妻,靠卖汤圆为生,当天轰炸时,他一家人正走在新北门口路上,便靠着城墙暂躲一时,谁知一枚炸弹就在他们附近爆炸。潘聋子夫妻和一双儿女当场被炸死,仅留下80岁的老母,真是可怜。这次轰炸日机还投下许多燃烧弹,一个燃烧弹爆炸后,便有许多火球飞向四面八方,全城有27处起火。日机去后,大家未等警报解除,便跑回城内救火。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