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母亲为志愿军织草鞋

田景坤


   1950年秋季,美帝国主义拉拢16个成员国,打着联合国的旗号,野心勃勃地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战火已烧到了鸭绿江畔。毛主席英明果断,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号召,向全军宣布了命令:“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和“一定要打败美国侵略者”。我记得一四0师四大队王营长,人个子不太高大,他在群众大会上向大家讲话:“乡亲们!同志们!别害怕,八年抗战我们把日本帝国主义都打败了,我们一定能打败美帝国主义,胜利一定属于中朝两国人民的,大家积极报名参加志愿军到朝鲜战场去打美国鬼子吧!”

  这时,报名的年轻人就活跃起来,有兄弟一起报名的,有姐妹要求参军的,还有夫妻要求参战的,有学生、有工人、有农民、还有商人;同时,被俘和缴械投降的土匪也认识了自己的过错,也积极报名参加志愿军。1950年冬,大雪纷飞,一支由47军、38军进驻湘西和大西南剿匪的人民解放军改编为赴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打倒美帝野心狼……”。肩负着祖国人民的重任对美作战,这里当时有个奇妙的发现,有的军人还特意地带上了家乡的草鞋,当时使人见到不明其解,哪知道这草鞋到朝鲜战场真管用。因来自湘西芷江的军人,包括大西南的军人都有同类习惯,穿草鞋的历史相当悠久的,赴朝后,朝鲜山地是一遍银色的海洋,冰冻的世界。在运动作战中,穿上草鞋,套上袜子十分保滑,不会摔跌,奔跑自如,冲锋上阵迅猛如虎,轻便如风,机动灵括,英勇顽强,在朝鲜战场上打了大胜仗,穿草鞋的志愿军在47军、38军中特别出名,美国佬听到穿草鞋的部队就被吓得闻风丧胆。

   腊月的一天,农会副主席田维兴及我大哥从一里街农会开会回来,大哥是农会的评议员,在几个村里召开了动员大会,发动妇女打草鞋,并且也要求做布鞋,特别是打草鞋成了一时的主要任务,我组几个院子,真正会打草鞋的人不多,因此,这个组的任务全包在我母亲一个人头上(旧社会母亲是村里唯一打草鞋卖为生的妇女),大嫂就完成做布鞋的任务,有时帮点忙,槌糯谷草,抽米心草,学搓草鞋索,耳绳等杂事。母亲知道自己的任务重大,当时我家无田无地,糯谷稻草就成了一大难题(当时还未土改分田),我父亲把打来的鱼虾上街卖得的钱买起糯谷草回家,母亲还到十几里甚至几十里远的亲戚家去讨、去要,那时到处都有任务,要到一点糯谷草还真不容易。那时芷江大山区穿草鞋是老习惯,而种糯谷的人户只栽过年舂粑的少数田地,都以粳稻为主。因此,打草鞋糯谷草是母亲痛脑壳的事情。母亲遇到这些事,一想起解放军攻打茅丛寨、麻阳坡那样奋不顾身,死都不怕,这些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寒冬腊月的晚上,寒气逼人,真是冷脚冷手的,母亲编草鞋的任务重,她知道,光靠白天完成那么多任务是不行的,因此,晚上还得加班加点才能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母亲旧社会受尽了苦难的折磨,身体不是太好,每天坚持到深夜才入睡,有时还疲劳过度偶感风寒得了感冒病,一遭就是十天半月的。但母亲从不因病就停止打草鞋,拖欠农会分配的任务。自己是草药方医,一边煎药吃,一边打草鞋,她想到了红军过便水,想到解放军攻打茅丛寨牺牲了那么多烈士,母亲在口里常念到这些英雄们,就忘记了疲劳和病痛。

   寒冬的夜深,火炉里烧起的篝火闪烁着火焰,给灶房屋内升高了一些温度,灶屋的桐油灯暗暗地燃着,加上篝火的火光,使夜深深的屋内变得火红通亮。这时雄难第一次报晓,不时狗也随鸡鸣狂叫几声,我瞌睡来了又被惊醒,随着鸡狗的叫声,把我搞得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只听到母亲吐着唾沫“呸”的发出声响喷在手掌心上,搓着稻草儿,在一股一股的挽着穿梭编织,那样吃力地,不断拉退赶紧,用草鞋棒滚整。用手量计比算上草鞋耳子,挽草鞋鼻子,每个细小环节都是那么认真负责,保质保量,打了一只又一只,打了一双又一双。开始我还陪着母亲做点小事,如递草加柴升火,加桐油放灯草添亮等问长问短,后来我慢慢地在母亲身边就睡着了,母亲怕我着凉,把我抱上了床,父亲去守条网打鱼去了,第二天天亮我起床时看见母亲那个夜工打了三双草鞋,灶房内挂满了还未上交的草鞋,我见母亲手心打起了红紫色的血泡,不时地咳着嗽,头晕目眩地迈着沉重的步子,吐着粗气,又在腰间套上了A字杈,继续打起草鞋来,这时,家里大嫂劝母亲休息等病好转再打,母亲说:“朝鲜战火那么紧,志愿军连命都丢在朝鲜,英雄们的尸骨都难回家,我哪有闲心休息呀!我还得抓紧打草鞋,为支援前线多出点力也是应该的,你们不要管我啊……”

   冬寒过去了,大地回春。1951年开春后,农会副主席田维兴贯彻落实农会新一年的任务,说美国佬假停战,还要把战争挑大,因此,发动群众捐钱给国家买飞机大炮,组织大家多种经济作物,开荒种地,捕鱼捞虾等办法集资交农会。我记得妇女们在我屋背三丘田开荒种地进行生产变卖钱物,集资交农会上捐国家。给我家分的还是老任务,母亲给志愿军打草鞋,母亲做到草鞋照打,钱也同样一分不少的捐,因为我家是军属,大哥又是农会干部,又是全村第一个土改根子,是当地受苦最深的一家人,对共产党和毛主席有很深的感情。我父母对共产党和毛主席的话最听,母亲说,共产党救了我们全家,现在我们穷人当家作了主人,样样都带头才是。母亲为打草鞋、捐钱买飞机大炮,还变卖了家里能值钱的东西,得钱就捐,得钱就去买打草鞋的材料。母亲还教会了几个徒弟,自己的大媳妇和几家亲戚。母亲给志愿军打草鞋的事迹,得到农会干部的多次表扬,说她的草鞋打得漂亮,质量好,而且数量又多,确实为抗美援朝尽到了一个普通妇女的责任,出了力。母亲热爱和平,反对侵略的行为,对我教育很大。美帝在朝鲜战场惨遭失败,志愿军接连打胜仗,母亲拍手叫好,高兴地跳起来。嘴里还哼着:中国出了个志愿军,一棒打倒了杜鲁门;中国出了个志愿军呀,世界和平有保证……

来源:《名城古韵》
时间:2012-05-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