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沱江日夜绕凤凰

龙迎春


  偶有一扇朝江的窗户撑开,刹那间给了人无数的绮思梦想,一时间镜头和目光都—律对准了它,却久久没有动静。窗边的一块白纱也一直垂着不动,并没有翠翠或夭夭,从那窗边探出头来,清脆地招呼船夫和水手。

  凤凰的历史,

  只有当人们翻阅书卷的时候,才能隐约地听到那风中的厮杀,

  随着年代的久远,厮杀的戾气,便也渐渐在青山绿水中减化到无影无踪。

  上世纪80年代,当沈从文被重新发掘并冠以现代文学大师的头衔的时候,

  凤凰仿佛完全告别了它的战争年代,而开始以沈从文故乡的面目,出现在世界的视野里。

  凤凰成了一个野绿的世外桃源。

  一条绕城而过的沱江,从前是供那些迁居而来的江西商人,

  在一条条船上,载满了用木桶封好的桐油,沿河而下,运往他乡,

  换了其他贵重的物品回来的河道。河的两岸,是一排排的吊脚楼。

  许多的抹了头油的脑袋,也有许多尚来不及梳洗的脑袋,会从那临河的窗探出来,

  跟那即将远行的船夫水手们打招呼,捎一盒胭脂,带一块布料,

  然后在纷纷嚷嚷的吆喝声中,商船渐渐划破一江秋水,消失远去。

  这边的吊脚楼里,便悄然归复平静,在叮叮当当的洗刷声中,开始一天的生活。

  江西人的善于经营,使得他们累积了财富。在沱江拐弯的沙湾一带,建成了江西会馆万寿宫,

  万寿宫内有遐昌阁一座,迄今依然高阁临风,飞檐翘角,一派江山大气。

  而江西会馆所处的沙湾一带,水流渐行渐缓,回旋成一个宽阔平静的水面。

  倘若有点胆子,上了一条不曾被看牢的船,在这碧波中仿弄船人的样子,

  撑着竹蒿缓缓而行,只要不惊慌失措,倒也有无穷意味。

  然而倘若只想毫不为危险分心,将两眼全用来看风景的话,

  还是坐上水手的船为好。

  沱江跳岩

  位于凤凰古城北门外沱江河道中,始建于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旧时是进出凤凰古城的主要通道之一。乾嘉苗民起义,辛亥革命凤凰光复起义、解放战争,这里都是进攻古城凤凰的主要通道。跳岩全长100米,共有15个红岩墩,依次横列在沱江河床上。

  凤凰市内交通

  最常见的交通方式是摩托三轮车,城内1元钱足矣,出城2元或5元不等,视路线长短而定,另外在凤凰有往返附近景点如南方长城、黄狮桥、阿拉镇、奇梁洞的中巴车,集中在新华书店附近一带,当地人叫“大转盘”,只要上了一辆摩托三轮,跟司机说去“大转盘”即可。

  憨拙水手凤凰人

  沱江上的泛舟人,已不是江西水手了,当然其中不少人,都还顶着一个祖籍江西的名头。但他们现在都是凤凰人。身材并不高大,中等,身体并不粗壮,甚至还有些瘦弱,说的是一口道地的凤凰话。我前几次来的时候,他们还处于自己划算着的私营时代。祖上传下的撑船手艺,买了条船,几个人三三两两散落在江边,没有游人的时候,便聚在一起,卷炊纸烟,或是抽根老司城……有人来了,乐呵呵过来招呼一声,跟同行弟兄彼此谦让几句,客人随意给个一元两元的,喊声“坐好了”,就划了开去。船顺流而下,或是到虹桥,或是撑得更远,直到沈从文墓所在的听涛山下。

  我们此次来到,凤凰的几个景区,已经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出租给了张家界的黄龙洞旅游公司,租期五十年,非但景区票价已处处统一,就连船夫,都已经成为了公司的职员。我们沿北门城墙而下,正见到一群船夫围聚在一起,领当月的工资。领头的叫着黄老二张老三,便见到一只只手伸过去,拿了钱,坐在石级上点数,完了,往裤兜里一塞,又坐回人群里,等着有人招呼开船。

  船只都是统一的原木色,并非雕龙画凤、金碧辉煌的大游船,而是寻常的水上人家的月牙船。只不过都统一了大小,且不上色,只用清油刷上,顶上是天幕一般的蓝色棚顶,四方的栏杆上端,略略地雕镂着飞花卷叶的图案,浮在青绿的水面上,清雅而富野趣。

  上了船,跟水手闲聊,聊起他如今作为一个被雇佣的人和他从前是自家船只的主人的收入差别,他腼腆地笑着说:“要说赚钱,当然是以前多点,不过现在统一开发管理,是好事。”他的眼神清澈单纯,并无任何惆怅和不快,对于张家界人的跨界经营,也没任何抵触。凤凰人在生意一道,并不如何在行。长久以来土产虽丰富,但却又与外界隔绝,造成了这里物价的极为低廉,福田小四轮上的农夫透露出的买斤柑子跟买大蒜小葱样便宜的信息,在这里比比皆是。柑子是本地产的,又甜又大,去买的时候叫你尝尝并不是像别处城里做生意的人,顶小心地撕开一瓣给你,而是囫囵地塞给你一个又大又红的。岂止柑子如此,产的还有猕猴桃,在都市里这玩意儿叫奇异果,10块钱大约能有五六个,在这事,三毛钱一斤,10块钱根本搬不动。而这价格,是真的童叟无欺,客主一样,你说着天南地北的话,买的也是本地人一样的价。凤凰人这点对于生意的憨拙,便是让来这里的游人,完全可以放下了心来玩。

  北门一段水面非常宽阔,小舟缓缓而行,其时是阴天,天幕灰暗,远处的南华山也少了几分翠绿,一如沉默的屏障。河岸两边,洗衣妇的捣衣声声声入耳,更显得清晨小城的空旷和静寂。大约有数百只燕子,张开了如剪的尾冀,在水面上低徊盘旋,异常壮观。从北门到东门的水面上有一个小小瀑布,水手提醒我们要扶好船舷,在感觉到一秒钟的心脏停止跳动之后,小舟已经重新回落到平静的水面上。回望刚才的落差处,水流如泻,奔腾不已。水手说回来时他同样要经过此地,以他一人之力,是如何也上不去的,所以要靠另一个水手在河面上,将船拉上去。

  溪桥夜月

  溪桥夜月乃凤凰古八景之一,今则为虹桥烟雨。溪桥即虹桥,是凤凰最大的古桥,建于明洪武年,当地百姓建此桥意为重续被朱元璋破坏的“龙颈”风水。《凤凰厅志》记载“桥跨沱江水,长五十余丈,川平风静,皓魄当空,清光满漾。近则两岸烟林,远则千山云树,皆入琉璃世界中,桥上徘徊,仿佛置身蓬岛。”如今的虹桥是重建的,桥上有商铺,有民俗表演,商铺卖则古玩字画,蜡染工艺,十分热闹。

  沈从文从一个士兵的身份离开故土,以一介文学大师的称号立足北京,以一个文物研究专家的称呼结束一生,最后回到凤凰。

  江边悠悠吊脚楼

  河边的吊脚楼已经渐渐显露出陈旧和破败的样子,而且也不多了。

  旁边已经挤杂着一些新的建筑,马赛克的外墙,深蓝的玻璃,垂吊的绿色植物在阳台上摇荡,在一堆旧木楼中格外明亮。旧的吊脚楼的颜色是浓重的仿佛赭红的样子,风雨漂洗过,所以发黑发暗。偶有一扇朝江的窗户撑开,刹那间给了人无数的绮思梦想,一时间镜头和目光都一律对准了它,却久久没有动静。窗边的一块白纱,也一直垂着不动,并没有翠翠或夭夭,从那窗边探出头来,清脆地招呼船夫和水手。而在略略的惆怅中,水波荡漾里,那扇窗已经成了远景,另一些吊脚楼又作为近景,迎面而来,于是便有了又一番的忐忑期待,又一声远去之后的叹息。

  渐渐地离了城区,吊脚楼已经不再群体出现,而是零落的了。其中一栋,虽是沿水而筑,但却是一色的石基,飞檐走壁,气度不凡,那是黄永玉的夺翠楼,自然也是仿古的。

  虹桥沙湾捞虾女

  小船已划过虹桥,来至沙湾,水面犹为平静,万寿宫远远看着并不真切,倒是碧波中的万名塔在春雨的洗淋后,清新逼人。万名塔经黄永玉倡导,在原字纸塔的基础上重建。从前读书人的字纸,和一般的垃圾有着严格的区分,所以一定要在字纸塔中焚化。然而这一度燃烧着笔墨书香的人文蔚起的象征,在文革中被推倒了。直到1985年,方在黄永玉的倡导下重建。

  出了城区的沱江非常安静,此时已经只能听带竹篙抬起时进破水面静寂的声音。江水绿得越发浓厚,却清澈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到水底绿藻摇曳。这时候还是春寒料峭的初春时节,齐腰的水中,却有几个女人在捞河虾,穿着齐腰的胶靴,手里拿着虾漏,慢慢地左右划开,然后抬起来,漏中连带着水藻和一堆惊呆了的河虾。回家后,清理了水藻,将虾米放在盆里清洗干净,燃了火,倒进锅里,慢慢焙了,直至变成酒红色,就可以拿到街上,一杯杯地量着卖。但那样的一杯,不知这妇人要在水中忍受多久的寒冷。

  沱江吊脚楼

  回龙阁吊脚楼群坐落在古城东南的回龙阁,前临古官道,后悬于沱江之上,是凤凰古城具有浓郁苗族建筑特色的古建筑群之一。该吊脚楼群全长240米,属清朝和民国初期的建筑,如今还居住着十几户人。吊脚楼均分上下两层,上层制作工艺复杂,做工精细考究,屋顶歇山起翘,有雕花栏杆及门窗;下层不作正式房间,但吊下部分均经雕刻,有金瓜或各类兽头、花卉图样。上下穿枋承挑悬出的走廊或房间,使之垂悬于河道之上,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沙湾景区

  沙湾景区集凤凰山水之精华,凤凰八景中的五景皆聚于此。其中万寿宫又名江西会馆,有正殿、偏殿等房舍20余间,戏台一座,工艺精湛,保存完好,外面还有一块朱熹碑林,乃黄永玉提供的朱熹真迹的拓片,万寿宫南侧为遐昌阁,三层重檐,层层雕饰不同,登临所见风景各异,尤其是风过处,翘角铜风铃传响,韵味悠长。

来源:《品读湘西——走进沈从文的家乡》
时间:2003-01-2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