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探寻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八记”

唐晓君


   1200年前,南蛮之地,永州之野。风雨如晦,在一盏昏黄如豆的油灯下,柳宗元握着一支普通的狼毫笔,在3600多个日日夜夜里,写下了“永州八记”、《捕蛇者说》、《江雪》等600多篇论说、传记、游记、寓言、辞赋、诗歌等华章。柳宗元在永州生活了10年,这是落寞、悲苦、忧愤的10年,也是寻觅、追求、奋斗的10年。

   永州,又名零陵。宋代,欧阳修曾吟诗“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陆游慨叹“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汪藻写道“至今言先生者必曰零陵,言零陵者必曰先生……零陵徒以先生之故,遂名闻天下”。从此,人们将柳宗元与永州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永州的山山水水,孕育了柳宗元的不朽文章;永州,也因柳宗元的文章而名播天下,特别是他的千古名文“永州八记”。这是历史对永州的一份丰厚馈赠。柳宗元,一直是历代学人研究的热点,并形成了影响广泛的“柳学”。

   根据永州柳学会的介绍和考证,近日,笔者对柳宗元笔下西山、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袁家渴、石渠、石涧、小石城山等“永州八记”的旧址,进行了实地探寻。

   一、西山

   西山,是柳宗元“永州八记”首篇《始得西山宴游记》所写的地方。据文字记载,柳宗元去过两次西山,第一次为元和四年(809年)九月二十八日,写有《始得西山宴游记》一文;第二次为元和八年(813年)秋,留有《与崔策登西山》诗。

   “甘终为永州民”的柳宗元被贬后,由漫无目的地游玩山水,引至西山之游。元和四年(809年)9月,秋高气爽,风轻云淡,他登上山顶,坐西亭眺望,向下鸟瞰,西山的“怪特”,西山的雄伟,各种奇异景色……遂带伙伴,渡潇水,缘愚溪,伐木开路,穿过人迹罕至的密林,登上西山。

   西山,在零陵城西门外,渡过潇水三里许,自朝阳岩起至黄茅岭北边,长亘数里。“西山迢迢三五里,一山欲断一峰起。”“永州八记”中描述的西山,即今天珍珠岭一段。在西山诸峰中,最为突出,而且土质肥沃,树木茂盛。山形圆,碧如带;石如散花,俨列队仗,矗为青壁,迭为苍嶝,深洞疏林,秀色云生。

   今日,捧读《始得西山宴游记》,站在岭巅,阡陌纵横,村舍隐约,近溪流碧,远树含烟。放眼北望,潇湘交汇,天水一色。柳宗元所写景色,仍然栩栩如生,历历在目,得永州山水之妙。

   二、钴鉧潭

   踏着鹅卵石铺就的柳子街,穿过古朴典雅的旧式建筑,沿着雄伟恢弘的柳子庙往西走,在愚溪的北岸,崖石上前人刻有“钴鉧潭”三字,这就是“有树环焉,有泉悬焉”的钴鉧潭。溪水与清潭,动静结合,写景入微;买田与修潭,揭露与同情,叙事生动;一乐一忘,哀怨至极,抒情感人。这就是柳宗元文中的钴鉧潭。

   1958年,因当地经济建设需要,附近群众建起了愚溪水电站。坝上水位的抬高,将钴鉧潭及邻近的小石潭淹没。20027月,随着一声炮响,当地政府炸掉了愚溪水电站,埋没水下40多年的钴鉧潭重露“芳容”,再现昔日美景。“钴鉧潭”石碑,虽然因长时间浸泡而布满青苔,但是,风采不减当年。潭中一水似镜,幽折而仄,有巨石,颜色黧黑。崖边隐约可见剥落的画图诗文。潭底凹陷,颇像古代的熨斗。北面山脚悬岩下,一泓清流,直注潭里,淙然有声。溪水欢快地穿行跳跃,时而石缝,时而石面,如顽皮的孩童嬉戏,如幽雅的琴瑟奏鸣。

   “头顶茶岭庵,脚踩钴鉧潭。针线穿牛鼻,龙泉绕稼园。”这首当地民谣再次印证了钻鉧潭的美景,歌颂了钴鉧潭的恩泽。

   三、西小丘

   西小丘,在今永州市零陵区柳子街至顺水湾路旁,愚溪岸边。如今,早已辟为居民住宅区,已非“小不能一亩”了。但是,修篁数竿,摇曳水中,颇具风致。岸边竹丛下,怪石重叠,有相互推挤向下倾斜的,确似“若牛马之饮于溪”;有争着向上相互排列的,确像“若熊罴之登于山”,嶙嶙奇石,“突怒偃塞,负土而出,争为奇状”,风光依然奇异。据当地老人说,由钴鉧潭中心向西走二十五步,有一块大的石板桥拱,底成槽形,水流较急,往来游鱼如梭,这就是柳文中的“鱼梁。”

   四、小石潭

   在柳宗元的笔下,小石潭其水之清冽,是见游鱼“皆若空游无所依”;水流之声,“如鸣佩环”;潭底是“全石以为底”;两岸,“斗折蛇行”,“不可知其源”,岸上“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这是一个多么幽静、怡人的休闲旅游胜地!

   20027月,当因愚溪筑坝而埋藏的钴鉧潭重露芳容之时,“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的小石潭,也随之“水落石出”。

   深秋时节,四周古木参天,“青枝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的美景依稀可见。水底全是石块。溪水左右差错,在凹凸不平的石块上流过,形成“斗折蛇行”,溪水潺潺,波光闪耀。有时潜流石缝之隙,有时平溢河床之上,“明灭可见”。沿溪水向西南望去,约200,溪水急转向北而去,看不见尽头,“不可知其源”。水,清澈可人;树,翠绿欲滴;竹,婀娜多姿……这仿佛是一位朴实的乡下姑娘,朴实而羞怯,怎不让人“心乐之”呢?

   因为出了柳宗元,有了柳子庙,早建成了柳子街,不再是“不可久居”的小石潭了,而是风水宝地。“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的氛围,也烟消云散。不远处,在金黄的稻浪间辛勤劳作的人们,更给这里增添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

   五、袁家渴

   由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岩,溯潇水而上,约2.5公里处,水环奇石,垒成一小山,即为柳子笔下的袁家渴。现在南津渡水电站引水渠大坝的东北侧。柳宗元到此地时,因当地地主姓袁,故名袁家渴。

   袁家渴的东侧,高矗峭壁。江中偏西有一个纺锤形的绿洲,现叫关刀洲。关刀洲至西岸,是一片宽阔的洄水湾面,名叫沙沟湾。据当地老人回忆,关刀洲、沙沟湾一带原来古木参天,绿荫匝地。1958年大炼钢铁时,才把洲上树木一扫而光,风景不再。但湾内的白沙洲和几个奇形怪状的石岛,依稀可见柳文昔日的图景。

   六、石渠

   因渠身多为山石,故名石渠。石渠、石泓、石潭及渠水流向、风摇琴韵,两岸石竹草木,各具特色,传神之至。石渠之幽,石泓之清,石潭之阔,水流之纡馀,俨然一首旋律优美的风光小诗。

   从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办事处沙沟村,逆潇水而上,站在南津渡水电站旁一山坡上,环顾四望,可见约500处,有一小渠。渠水晶莹,注入潇水。渠中泥沙淤积,两岸早已辟为良田。石渠,这一历史上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一种小型水利灌溉设施,因年代久远,社会的发展,仍然发挥着给稻田的排水作用。

   20世纪90年代,修建南津渡水电站排洪沟时,渠已填塞,“水泓”、“水潭”,踪影全无。水潭形成了一个较深的低洼,面积缩小,至今不到4平方米,面目全非了。其实,自柳宗元离开永州后,这个石渠就已湮没无闻。距柳宗元那个时代只有300年,南宋贬居零陵的汪藻就已看不到石渠了,连《零陵县志》也无论述。

   七、石涧

   两山之间的流水为涧,此涧“亘石为底”,故以石涧名之。石涧,离石渠约半公里远,在今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办事处涧子边杨家村旁。如今,涧上有两石桥,水流其下,溪水平布其上,“流若织纹,响若操琴”,犹似文中所描绘。涧上筑有坝,以蓄水灌田。涧底的石头,部分被泥土覆盖,但依稀可辨。

   我们可以从柳宗元的文章中想象到石涧的全貌,流水、岩石、树木、岸上、岸下……有静态美、动态美,有平面美、立体美,有图画美、音乐美,这是一个妙不可言的世界。

   八、小石城山

   永州城西有石城村、石城山、小石城山三处地名。柳宗元所写的“小石城山”,位于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办事处桃江村境内,黄茅岭之北,比石城山小,但结构精巧,望若列墉,入若幽谷。因小山全石无土,且与城堡相似,故名。小石城山之奇,在于其上像房屋形状及天然的小城堡;小石城山之美在于,石上没有土壤,却疏密相间、高昂低伏着茂林修竹;小石城山之妙,在于登上山顶有旷达之境,探其山洞有幽奇之险。这真是鬼斧神工般的天然胜景。

   走在小石城山上,乱石森立,刀削斧劈,上下起伏,一路竹木扶疏,崖石穹然。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石林、石笋、竖井依然随处可见。山顶有一口终年不干涸的老井,井壁碑文诗刻数方。山上曾有明万历年间建造的“芝山庵”,颇具规模。新中国成立后,尚有两名尼姑居住。1978年,庵被拆毁。如今,残瓦断砖,裸露地基,仍清晰可辨。

   一处处美山秀水,一块块奇岸怪石,一棵棵嘉树美竹,一丛丛奇花异草。翻读“永州八记”,我们似乎又回到了过去的岁月,看到了柳宗元,在山花盛开的山间小道上,与田翁农夫赤足而行;在春节里,帮村民写春联;几斤烧酒,几大碗土菜,与邻居对饮畅谈;在山间漫游时,向采药老人请教山花野草的名称……一位襟怀博渥、喜爱大自然和存在于大自然中的一切有生命或无生命的哲人的心,似乎在与日月一同律动,这是历史与历史文化的丰厚积淀。

   时空越千年,潇湘歌古今。永州,从柳子笔下走来,穿过宋词唐诗,穿过明清风韵……永州,是一本古朴厚重、浓烈纯洁的书,更是一首古往今来文人骚客呤唱不绝的诗。永州,正在把握住今天的历史文化,向未来传递,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

来源:《千古之谜 潇湘奇观》
时间:2011-04-06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