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牛爹”——张奠安

刘继德


  “牛爹”真名叫张奠安,又叫张午,清末秀才,生于清道光20年(公元1840年)。

  说起“牛爹”这绰号的来历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清咸丰年间,巴陵大地遭受百年罕见的大水灾,良田被淹、庄稼被毁、房屋倒塌,老百姓逃荒讨米,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在死亡线上挣扎。而巴陵知县非但不关心老百姓的死活,反而歌舞昇平,坐着游船到处游山玩水,寻欢作乐。一天游玩到洞庭湖与长江的交汇处城陵矾又游到对岸的白螺矶,再顺江而下到了道仁矶。大概是浩浩荡荡的长江水,气象万千的洞庭湖引起他的雅兴大发写下一副上联“城陵矶,白螺矶,道仁矶,石矶相连”,并命手下悬挂在城陵矶海关大门上,征求下联,有对着者赏大洋100元。三日已过,无人问津,第四天张午爹因事路过此地看了这南北地形相差,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联,转身又看了看路边逃荒讨米,饿馁遍野的老百姓,怒火填膺,心想一县之长的父母官,不关心过问老百姓的死活,却在玩弄这种文字游戏,真叫他怒发冲冠,他分开人群,在一边的桌上提起笔,醮好墨,在另一空联上写下“打狐屁,放狗屁,栗渣屁,猫屁不通”,写完丢下笔,扬长而去。谁知在署名时。怒气难消,竟把张午写成了“张牛”。就这样“牛爹”戏弄县官的故事传成佳话,“牛爹”的名字也就远近闻名了。

  “牛爹”的性格也确实有点“牛”。民国年间巴陵县在杨林街设杨林司负责收取公田、渭洞一带的粮税。“牛爹”听村民普遍反映,杨林司的粮吏多算粮税私分,百姓不敢怒更不敢言。不怕天,不怕地,更不怕贪官的“牛爹”决心去惩治一下这班家伙。一天,天下着毛毛细雨,“牛爹”头带斗笠,身穿蓑衣到杨林司交粮税,粮吏欺他是个“死农民”,计税之中又多算了他的税。“牛爹”强压怒火要求他重算,粮吏装模作样又算了一次,结果还多了一千文钱。“牛爹”又要他再算,粮吏不耐烦地拿起算盘一摔,“你会算你就来算。”“我就算”,牛爹接过算盘噼哩啪哩,三下五除二一下子便算出来。粮吏目瞪眼呆,想不到这个土包子还真会算。就在粮吏愣神之际,“牛爹”一算盘砸了下去,幸而偏头很快,人未打着,金丝眼镜却打个稀巴烂。司官听说打伤了粮吏,不由分说将“牛爹”推进大堂升堂审案。“下跪”司官大声吆喝。“牛爹”若无其事,丝纹不动,“大胆刁民,见了本官怎不下跪!”司官暴跳如雷。“见了你就要下跪,见了知县还要倒立起,”“牛爹”不紧不慢地说。司官一听话音,知道此人有点来头,忙改换口气说:“你是何人,敢如此藐视本官。”“我叫张牛”。“牛爹”一报名字,满座皆惊,司官更是心慌,心想这个不怕天地的犟牛是不能惹的,忙下座笑脸相迎,吩咐手下倒茶敬烟,赔礼道歉,请“牛爹”多多包涵。“牛爹”不吃他那一套,大声喝道:“你身为司官,伙同粮吏作弊,贪占百姓钱财,该当何罪”。硬要拖他去县衙对薄公堂。司官连连告饶,连忙惩治了贪占的粮吏,并根据“牛爹”的要求,在杨林司收税处,立起一块醒目的大牌,上书“四甲屋里(指张谷英一带)交粮税不得多算一文”,然后用铳炮将“牛爹”送出杨林街。牛爹大闹杨林司,为民伸张了正义,从此杨林司交粮贪占老百姓钱财的事也相应减少了。

  

来源:《民间故宫张谷英》
时间:2014-07-1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