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仁义武师张蛰兮

刘继德


  张蛰兮是张谷英大屋有名的武师,他与侄儿张官贤一文一武的典型事迹,在张谷英传为美谈。

  清乾隆年间,巴陵一带盗匪出没,张谷英大屋多次受到侵扰,加之张谷英屋内也有极个别玩劣后生自恃有武艺,称强斗殴,影响家风。为整饬民风,端正家规,蛰兮爹一方面送侄儿官贤攻读诗书,教化风尚。另一方面自己拜师学武,立志叔侄二人要以正压邪,光大祖德,蛰兮爹学艺刻苦,三年时间炉火纯青,掌可破石,指可掏心,怀抱小孩一跃可捉住屋檐下的麻雀,一只手可以挟着一条黄牛帮它洗脚。

  树大必招风,名高会惹客。一天午饭后,蛰兮爹正在堂屋中喝茶,忽然从天井中飞进一人,着一身道服,背一柄长剑,身材高大,仪表堂堂,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杀气,一看便知道来者武功高深。蛰兮爹忙请道人上坐,并叫夫人丁氏上茶。夫人丁氏也出自武林名门,功夫不浅。她知道善者不来,一定是借商讨武功来滋事的,她不露山水,满脸微笑地用一只右手托着一块200多斤石磨敬茶待客。道人接过茶一饮而尽,丁夫人仍用石磨来接茶盅。道人放回茶盅,用力一按茶盅完好,但石磨上留下一圈深深的石痕。丁夫人手托石磨转回屋内。蛰爹与道人谈武论艺,真诚交友,相谈了一段时间后道人起身告辞,蛰公起身送客。送至“百步三桥”道人突然一转身,“留步”一个猛虎掏心直击蛰爹胸口。蛰爹早料道人会来这一手,不退反进,内力一提一掌接过,并以风雷不及掩耳之之势,一招“饿鹰啄食”在道人肩上一拍“慢走”。道士立感百虫钻心,浑身不爽,但又无法开口,只怪自己习武不精艺低一筹。蛰爹又说:“路途遥远,请注意休息三天,然后再到蚂蝗听水音喝点仙水,疲劳就会消除的”。道人按照蛰爹的作法,才保住了一条性命。

  蛰爹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仁义待人。蛰爹兄弟二人,大哥大嫂过世较早。蛰爹只长侄儿官贤两岁,为了让侄儿安心读书,他总揽一切家务。侄儿成家后,叔侄分家互相推让,和和气气。五年后,蛰爹又同侄儿重新分财产,侄儿问其原因,蛰爹说:“当初分家,你尚无经验,我怕你不会治家,留下了一部分产业未分,今见你治家有方,我无须挂欠,故将原来留下的200两银子重新分配,一人100两”。侄几推辞不受说“要分就作五股分(蛰爹有四个儿子)每般40两。”蛰爹坚决不肯说“这是你父亲和我两兄弟的财产,怎能五股分,我决不能侵吞你的家业”。最后仍按蛰爹的说法两股分配,一人100两。

  蛰爹不但对内友爱,对外更讲仁义。在张谷英大屋有什么难事他都鼎力相帮。一天,县衙一位官员来到张谷英大屋,村里一个后生伢子扔小石头玩,一不小心,石子打在县官的眼睛上,刚好打瞎一只左眼,官员大怒将这后生带回县内,说是殴打朝庭命官要严加惩处。蛰爹几经周折,但仍无法相救,最后心生一计,要人用瘫床抬着他,冒称是那后生重病的瘫子父亲去探监,混进了监狱,夜深人静后用手将监狱墙壁挖了个洞救出了那个后生伢子。

  

来源:《民间故宫张谷英》
时间:2014-07-1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