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张谷英百忍家风

刘继德


  张谷英村的百忍家风,是儒家民风的重要组成部分,溯其源;还要谈到玉皇大帝张百忍。

  相传在盘古开天地之前,天上、人间、地府是一片混沌。自从盘古开了天地,才有了阴阳,人间才有了生存环境,女娲伏羲才造出人类,宇宙才划分了天上、人间、地府三界。当初,天上居住着神仙,地府居住着鬼魊,人间居住着凡人等。好长一段时间,三界相安无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从什么时候起,天上、人间、地府这三界混乱起来。首先是天上的神仙互不买帐,各显高傲。天上神仙一闹,人间怨声载道,官宦勾心斗角,妒贤忌能,商有奸心,平民失教。地府的阎罗判官,滥用职权,收受贿赂,随心所欲地判人生死。

  天庭中几位资深望重的老神仙,为了治理三界大乱,几经商议,决定从凡间选拔一位德高望重,有治乱之才的贤能到天上做皇帝,来统领三界。此项重任落到了太白金星头上。

  老金星下凡后,访遍了名山大川,古刹名观,没有一个能担当此任者。他又访遍了生意场中,也是没有理想人选。他又访官场,发现官吏中大多投机钻营有术,治国救民无方。最后,他从一个叫花子口中打听到了常羊山下张家湾的庄主张百忍是个贤能之才。

  原来张百忍名叫张友人,张百忍是他的雅号,后来也就成了他的名字。有一次,观音菩萨变作一位妙龄少女,在张友人上学的途中要他背过河去。那姑娘太美了,张友人本想多看几眼,但一低头“忍”了,把她背过了河,连指头都没敢碰她一下。如今,太白金星变作一个叫花子,来访张家湾了。

  一打听,这个张友人竟把张家湾治理得如同天堂。方圆百里,都夸张友人是个大善人,大贵人,大能人。这个叫花子刚走到张家门前就饿昏了。张友人发现后,连忙把叫花子背回家,放在自己的床上,精心疗理,总算救活了。叫花子开口便要喝人参燕窝汤,张百忍亲自下厨。叫花子一身浓疮,满头虱子,臭不可闻,硬要与张友人同睡一床,张百忍二话没说。叫花子在张家湾住了半个月,张百忍待他是吃不分席,睡不分床。原来这张友人确实是治村有方。村里修桥补路什么好事他带头干,单身汉子无钱娶妻室,他送银两帮助;做生意的亏了本,他送费用再经营;鳏寡孤独他供养,叫花老头经过反复考察,认定张百忍是未来天帝的最佳人选。于是,使了一道拔宅升天之术,将张百忍、夫人王婉玲,七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以及鸡犬、蟠桃园都弄到天上去了。张百忍当了玉皇大帝,张家的百忍家风一直沿袭下来。

  元朝时,吴亮先生编了一部书,叫做《忍经》,大多是张氏忍风之类。

  △得金不义

  张知常在上痒日,家以金十两附至于公。同舍生因公之出,发箧而取之。学官集同舍检索,因得其金。公不认,曰:“非吾金也”。同舍生至夜袖以还公,公知其贫,以半遗之。前辈谓公遗人以金,人所能也;仓卒得金不认,人所不能也。

  △五世同居

  张全翁言,潞州有一农夫,五世同居。太宗讨交州,过其舍,召其长,讯之曰:“若何道而至此?”对曰:“臣无他,唯能忍尔。”太宗以为然。

  △九世同居

  张公艺九世同居,唐高宗临幸其家,问本末,书“忍”字以对。天子流涕,遂赐缣帛。

  △钻裆解危

  张谷英16世孙,张绪栋是上下百里有名的富户,古建筑群的王家塅、上新屋、石大门、潘家冲、百步三桥等大都均系他修建,庄田遍布岳阳、临湘、华容、平江四县,稻谷每年可收三十余万担。有一天,一个不明真理的人当面叫他名字骂他娘,他笑而走之。旁人说,有人在骂您的娘,您怎么口都不还?张绪栋却说:“天底下那么大,那只有我一个人叫张绪栋,他是在骂别人,不是骂我。”

  有一次,张绪栋发现本族一个男子因妻子在走廊上晒了(小衣)短裤,他无意“钻了女人的裤裆”而打骂妻子,张绪栋了解其因后,立即从短裤底下钻过去后问其男子,“你认得我吗?”那男子说:“您谁不认识,是绪栋爹。”张绪栋又从短裤这边钻到那边后又问“你认得我吗?”那男子见状立即低头认错。因此,张绪栋“钻裆解危”的故事一直传为佳话。

  可见,张氏之百忍家风代代相传,而且发扬光大。张谷英村祖先制订的21条家训,条条都蕴含忍字,其中第十条就是“存忍让”。张谷英是个聚族而居六百余年的江南望族,但他们从不以强欺弱。张氏之女外嫁后,如发生了非正常死亡事件,娘家从来就不允许动族兴师问罪打人命,而是随男方家庭处之。仅这一条民风,足见张氏“百忍家风”之可式。

  大云山谢雄宇先生走访张谷英后题诗赞曰:

  中华民俗久传扬,百忍家风世溯张;

  剑戟慎修功自苦,诗书尚读墨留香;

  恢弘宗祖垂型范,激励儿孙作栋梁;

  改革新潮惊巨变,江南望族更辉煌。

  

来源:《民间故宫张谷英》
时间:2014-07-10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