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牧牛庄园牛魔庄

刘纯玺 刘善福


  史载,明嘉靖三十五年(公元1556年),溪州土司王彭翼南奉诏率“三千飞虎兵,八百牯牛队”赴东南海疆抗倭。在围剿通倭海盗徐海的巢穴沈家庄的战斗中,倭寇海盗凭借沈家庄四面环水的地形,据险顽抗。决战中,在保靖土司王彭荩臣父子,湖北容美土兵的配合下,彭翼南“大摆火牛阵”。在八百牯牛角上绑火炬,牛尾上拖火把,“轰轰轰”三声火铳发令,牛角、上号声起,“八百火牛”如一团团巨大的火浪从四面八方涌入敌营。霎时,光火冲天,敌营房一片火海,海盗倭寇呼天号地。这一仗,贼首徐海被斩杀,倭寇海盗被歼灭。

  胜利班师回朝,明帝嘉奖此次战役“倭为夺气,盖东南战功第一”。彭翼南领土兵回到溪州后,英勇抗倭的故事传遍了各个旗洞。什么“出征誓师会的前天半夜过后,老司城有人看见:金銮殿下,灵溪河中的灵溪石鼓,锣鼓声沸腾,八百头牯牛从颗砂方向蹄云踏雾而来,汇集在灵溪石鼓下听候土司王彭翼南调兵谴将。”有人说:“在沈家庄决战中,看见彭翼南手持七星宝剑一声大吼,八百头牯牛角上火焰熊熊燃烧,尾巴上拖着的火把,流星般左右摆动,四蹄腾空,闯入敌营”等等。传闻越传越神,故事越讲越奇,真真假假没人去探究。但故事反映的土司王彭翼南熟知兵法,文武韬略俱佳,善谋勇猛却在历史典籍中有记载。土兵抗倭个个冲锋陷阵,英勇杀敌,保卫国家,保卫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这是历史,更是十家人的骄傲。“八百牯牛”及“大摆火牛阵”的故事亦真亦幻。当年溪州土司王称霸武陵山区,为巩固统治地位,扩大疆土,炫示威仪,号令各州土司,曾沿灵溪河上下,建有射铺土司兵工厂、花垣土司花园山庄、岩壁庄土司储粮库、禁果庄土司果园、猪容庄土司养猪场、牛魔庄土司牧牛庄等,今遗迹仍历历在目。

  土司牧牛庄,又名牛魔庄,座落在距新司城颗砂四公里,灵溪河边的一个山弯里。这里三面环山,西有绵延不断的树竹山峦,南北有崇山险峻的猪脑壳坳和磴上相夹,中间呈一撮箕形大坪坝。一条常年不涸的山溪自树竹山间绕峰过岭而下,在大坪坝中孕育着遍野牧草后,又悄悄窜出撮箕口,汇入灵溪河。四周峰岭牵手,严然组成一座自然天生的高大围墙,将大坪坝团团封住,唯有东南向亮出一道隘口。整过大坪坝就象一栋天然的大牛栏。堵住隘口,牛群圈在这杂草青青、灌木成林的方园3公里的天然大牛栏中自由放牧,吃草繁殖,牧牛人不用天天看管。

  一天,土司王来到牛牧庄发现牛群中多了一头怪牛,棕红色皮毛,油光水滑,膘肥体壮,雄性十足,双角锋利,异常凶猛。他“牤——”一声呼唤,牛群好象听到军令似的,跟着怪牛跨越溪涧,翻坡越岭,奔腾纵跳,势如排山倒海。他“牤牤——”一声,奔跑的牛群便停下来,绕着怪牛吃草、饮水、戏嬉。

  土司王回到宫中,与总理、舍把们商议:“此牛乃牛魔王在世”。如果加以驯养调教,用于征战,必然势不可挡。于是,号令各旗各洞征选有牧牛经验的人去牛牧庄充任牛倌,驯顺怪牛。

  后来,来了一个田姓后生应征。这汉子身材不高,精精瘦瘦,脚手眼灵活,纵跳如飞。应征前他曾听人说过。土司王牛牧庄里有一头怪牛,十分凶狠,号称牛魔大王。见到陌生人,就如临大敌般瞪大红眼,唬唬生气,摆开架式,埋头欲斗。不知有多少应聘者望而惧怕,怆慌而逃,也不知有多少人险些丢了性命。田姓后生进庄前在“牛栏”四周山林间,日日夜夜观看怪牛的行踪和习性,模仿怪牛的“牤牤”叫声。数月过去后,这青年在家中搓了一只棕绳圈,腰间系上一条棕绳,学着“牤牤”的牛语,慢慢接近牛群。牛群在草地吃草,他坐在山头上唱山歌。怪牛领着牛群满山奔跑,这青年凭着矫健灵活的身手,在牛群中飞奔,牛群歇下来相互戏嬉,晒太阳,后生一会儿给怪牛捞痒,一会儿又摸摸怪牛发亮的皮毛。他俨然成了牛群的朋友。

  这样又过了数月,他骑上怪牛背“哇哧”一声,怪牛便领着牛群乖乖地朝前走。他“哇哈”一声,牛群便停了下来。一天他在草地上给怪牛捞痒,捞着捞着,一把掐住牛鼻孔穿上棕纯圈。拿一根长棕绳,一头系在牛鼻上的棕绳上,一头牵在手中。牛在前,人在后,“哇哧”一声,棕绳向左一抖,怪牛即朝左走,向右一抖,怪牛即朝右行。其他牛群也乖乖地跟在后面学本领。怪牛驯服了,牛群驯服了,土司王十分高兴,称赞这位青年为“牛魔大王”,当地上民亦称牛牧庄为牛魔庄,一直沿叫至今没变。

来源:《土家族古都老司城》
时间:2014-04-0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