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溪州土司,审时度势

刘纯玺 刘善福


  自唐代末,藩镇割据,群雄并起,中原大地,干戈纷扰。作为土家族土司小朝廷的皇都永顺老司城,很少受到中央王朝更换而引发的战乱的影响。它保持着清静而又较为稳定的社会环境和经济、文化发展环境。土司制度的推行和实施畅通,土司王朝政权得到不断巩固发展,成为当时湘、鄂、川、黔边区五大土司之盟主。

  老司城成为土家族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尽管历代土司王对中央王朝有过多次激烈的反控制斗争,有过扩张势力的野心,有过自置官吏,自置州郡的举动。如:后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暴发过“溪州之战”。双方交战中,酉水河畔楚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九龙磴上溪兵伤亡惨重,烧死、毒死无计其数,百姓呼儿唤女四处逃难,目不忍睹。溪州蛮王彭士愁禁不住泪下,毅然遣其子率向、田、王等宗族头人与楚议和,表示臣服于楚,双方立铜柱分疆,维护了溪州地区社会的稳定。

  宋开宝四年(公元963年),袭职的溪州刺史彭允林,犹辖二十州。淳化至道年间(公元990至997年)后情况又逐渐变化,南江各地渐失控制,南、北江开始分化。宋熙宁年间(公元1068年至1078年),反宋廷控制的斗争日渐激烈,猛洞河上下炮火连天。北宋对土司州城发动多次进攻,其中规模较大的有天禧二年(公元1018年)、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两次。宋廷兵深入溪州,攻占灵溪,兵临州城,并两次掳走铜柱,且俘去数百人,但猛洞河流域山峻水险,溪兵强悍,进攻结果,宋兵伤亡惨重,没占得多大便宜,即进据州城,亦不能久驻。而溪兵亦伤亡严重,民不聊生,流离失所。

  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时任溪州刺吏的彭师晏,一方面迫于宋廷控制全国的形势,一方面为溪州地区社会稳定和百姓的安宁,主动向宋王朝请求纳土。宋王朝同意了彭师晏这一维护统一,双方休战的请求,并下诏筑州城于会溪坪,故溪州土司小朝廷仍能在这边远的山角落里维持下来。

  宋仁宗明道元年(公元1032年),彭仕羲袭职,拒不接受宋廷授封的刺史职衔,自称“如意大王”。溪州辖境内二十州中有十三州不听彭仕羲节制。仕羲便撤换其首领,安排可靠的人接替,使二十州控制在自己手里。并一面制造兵器,训练土兵,与宋王朝抗衡。由于溪州地区溪流湍急,山深林密,山路险阻,溪兵沿途设伏,伺机打击入侵之敌,宋军处处挨打,已损失十之八九,还摸不清土兵的主力所在,只好掳去溪州铜柱和一些老弱妇孺,作为他们进军溪州的战利品。自此以后,溪州王朝与宋廷关系更加恶化,双方征战不休。溪兵在辰州边境时来时去,行动敏捷,健步如飞,宋军根本无法对付。

  当时宋王朝的武装不太强盛,加之与辽国频于军事,国务疲弊,无力在溪州大动干戈。于是下诏给彭仕羲。以“裁捐五七州贡奉,岁赐如初”为条件诱土王彭仕羲归附。土王彭仕羲则因被掳走的溪州铜柱及其妇孺百姓未返而不服。双方征战数年没有停止过。宋朝廷为土王彭仕羲之事,一时成为满朝议论中心。或抚或剿,没有统一的意见。后来,宋帝恐溪州不驯而酿成心腹大患,便派重兵征讨。宋仁宗皇祜年间(公元1049年至1053年),宋军万余,兵布溪州边界。土王彭仕羲看到宋军势众,恐难与敌,考虑宋军一旦进入溪州,必将给溪州毕兹卡带来巨大的战祸,决意暂时议和附宋。并解释自称“如意大王”是因为远人不懂礼法,并不是有心反叛。宋廷以土王彭仕羲自愿归顺朝廷,诚心可鉴,亦允诺归还掳走的溪州铜柱及百姓。是年六月,土王彭仕羲亲率各州蛮首及蛮众七百余人到明溪与宋军首领见面。歃血就盟。土王彭仕羲与宋王朝持续十余年的战争至此宣告结束。

  元代初年,湘西土家族各洞蛮活动频繁,意欲扩张势力,叛服无常。爆发了以泊崖洞土司田万顷为首,楠木洞土司孟冉,桑木溪土司鲁力丑联合反叛。诸洞蜂起,进攻辰,澧二州,给中央王朝制造了很大的麻烦。中央王朝曾一度试图招扶,但未能奏效。最后不得不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为,兴师动众平叛。

  在各蛮洞势力与中央王朝间叛乱与反叛乱的斗争中,刚刚袭职的溪州土司彭思万,目睹宋末元初以来,全国各地久旱无雨,遍地饥饿,农民起义烽火四起,溪州各洞蛮与中央王朝又年年征战不休,百姓叫苦连天。于是他主动内附,归顺于元,并率领洞蛮彭世强等九十人进京朝贡。由于溪州土司彭思万归顺早,且能主动进京朝贡,加上溪州土司在湘鄂川黔边武陵山区一带的地位和威信,朝廷即赐印授官,赐玉玺遣归,授彭思万为武德将军,改为安抚司官职,为正三品官。这在当时按照中央王朝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采取的招抚与用土人为官的政策中,属于授职最早,地位最高的礼遇。也是当时对少数民族地区建置中十分罕见的。加上随后对溪州土司的重视、利用与其地位、作用的肯定。溪州土司也不负元朝的重望,在整个元代中期,竟未有任何反叛行动,溪州土司王朝势力逐渐坐大,巩固、发展也进一步得到了保证。

  元朝末年,朝廷十分腐败,土地高度集中,加之黄河水患频繁,社会矛盾迅速激化,河南白莲教起义。至正八年(公元1348年),长江中、上游又爆发了大规模的红巾军农民起义。全国各地纷纷响应,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多声部起义军大合唱。起义军攻城掠地,中央王朝大厦摇摇欲坠。为了牵制、抵御和削弱红巾军的势力,中央王朝采取笼络政策,在土家族地区普遍超常提升原有土司王的官品规格。如: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袭职的溪州土司王彭万潜改永顺安抚司为宣抚司,这给溪州王朝的势力增长也带来了更大的契机。

  元末至正二十三年(公元1363年)七月,明帝朱元璋欲以武力一统天下,与陈友谅于鄱阳湖口大战。《明史·太祖本纪》,陈友谅号兵二十万,联巨舟为阵,楼橹高十余丈,绵亘数十里,旌旗戈指,望之如山,“朱元璋分军十一队以御之”。“会日哺,大风起东北,乃命敢死士操七舟,实药芦苇中,纵火焚友谅舟,风烈火炽,烟焰涨天,湖水尽赤。友凉兵大败。诸将鼓噪乘之,斩首二千余级,溺死者无数,友谅气夺。”随即朱元璋攻克武昌,夺取全国政权。《明史·兵志》云:“明以武力统天下,革旧制”。溪州诸土司见时移事迁,元朝即将土崩瓦解。明军锋芒直指酉水流域,深感自危,便潜入老司城问计,或战或归附。溪州宣抚司彭添保在明军的军事锋芒中,为保地区百姓免遭战乱之苦,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毅然归附明王朝。又翻开了元末明初土家族土司弃旧迎新的一页。

  明王朝在征服土家族地区的过程中,看到了永顺土司所拥有的实力,及其在土家族地区所起的举足轻重的作用,因而对永顺土司给予了高度重视。为稳定湘西局势,便就势升溪州土司为宣慰司。随着溪州土司的归附,周边各中、小土司,包括腊惹洞、麦着黄洞、驴迟洞、施溶洞、白崖洞等长官司也都纷纷于洪武三年归附明王朝。

  洪武末年,由于溪州土司的势力、地位、作用、影响和地理条件的特殊性,明朝廷难于进行直接管理,故自明成祖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起,不得不重新调整政策。明成祖提出:“若时有不同,后世当因时损益以匣,岂可执一而不知,变通道”的见解。而对溪州土家族地区实行“流土共治”的政策,从此拉开了改土归流的序幕。溪州宣慰司下设三个土州属文职土官,其他全部为武职土司。包括宣慰司、宣抚司、安抚司、长官司及蛮夷长官司的所有土司,均有设置。原则上以上家族宗族大姓为依据,实行家族式管理。设有“经历、都事各一人。”其下属三州六长官司各设流官吏目一人。如南渭州吏目周民,广西监生。正统六年(公元1441年),任王进,为山西泽州监生。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任陈忠,为四川监生。成化十九年(公元1483年),任上溪州吏目周通、广西宜山监生等等。“土官之属,有同知、经历、都事、吏目、儒学、教授、训导等皆以流官为之。凡土官皆然。”

  溪州土司官吏中的流官,不仅无担任正职者,也无担任副职等主要职务的。而只是多充任经历、知事、吏目等一类办事人员。这种从属地位,使得他们虽可对土司王起监督作用,但却不能形成与溪州土司抗衡的力量。土司王不仅仅是最高的政治长官,从长官司、蛮夷长官司到安抚司、宣抚司、宣慰司,层层隶属。属下官吏除了处于次要地位的流官外,只有土司王自行任命,由其子侄宗亲担任要职的各级土官,一切政令唯土司王之命是从。土司王还是最高的军事长官,所有土民编在以旗为单位的军事化组织里,聚则为兵,散则为民。各旗分隶于州司而统辖于总司。土司王一声军令,足以不折不扣地逐级贯彻到最底层。溪州土司王朝的统治政权,完全是一种“中央”集权式的政权。土司王就是土皇帝,它是境内一切军政大权的主宰,实行的也完全是一种“中央”集权式的封建专制统治。

  全盛时期的溪州土司王朝,无论在整个明朝的政局中,还是在南方民族地区性的事务中,活动频繁,表露出十家族地区的盟主与领袖风范。特别是在与中央王朝接触频繁,关系密切,为朝廷出力,尽忠职守等活动十分活跃。

  为了求得更多丰厚官爵与赏赐,壮大自己的声威,巩固土司王朝在湘鄂川黔边武陵山区的都誓主地位,在与明廷的交往中主要是:修贡职、供征调、“辑诸蛮”、“守疆土”等活动。

  修贡职,即朝贡。其贡物品有本地特产水银、朱砂、黄蜡、黄连、麝香、蛇胆、西朗卡普、楠木等。永乐十六年(公元1018年)宣慰使彭源派其子彭仲率土官部长六百六十七人贡马。《明史湖广土司传》载,正德十年(公元1515年)北京兴建皇陵,加上嘉靖二十年(公元1541年)皇宫太庙毁于火灾,急需大木,一时间采运庙木成为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世宗皇帝多次训饬有关部臣抓紧。督办采木大事宜。致仕宣慰使彭世麒即与其子彭明辅亲自督运大楠木二百三十进京朝贡。十三年,彭世麒献大楠木四百七十,子明辅亦献大楠木备建。嘉靖四十二、三年(公元1563年)彭明辅又两次献大楠木进京。

  溪州土司朝贡的人数之大,次数之多,贡品之重,活动频繁,都是其他地区难以相比的,堪称西南土司朝贡之最。一方面是为了向朝廷表臣服之忠诚,献惶恐之殷勤,但在朝贡活动中,各大小土司同行,走出山外,接蛹到当时的先进发达地区,客观上有利于溪州土家族地区与汉族地区经济、文化联系的加强,对士司王朝政权的进一步巩固发展也有相当的催化作用。

  “供征调”,是本时期最为重要的活动。土司王朝民兵合一,具有全民皆兵的性质。土兵独特有效的训练方式,练兵方法阵势特殊,军纪严格,使十兵具有较强大的战斗力。这支兵农合一,兵无定额的武装,不仅是土司用来对内压制土民反抗,维持统治秩序,相互仇杀争权的工具,也为朝廷所看重,被用来镇压土酋反叛,农民起义和抗击外来入侵,成为明王朝一支不可缺少的重要军事力量。如“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镇压五开苗(今贵州黎平)及广西壮人的反抗。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宣慰使彭世雄奉调征讨五开、铜鼓苗民反抗。天顺二年(公元1456年)征贵州东苗。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征广西藤峡瑶民起义。三年征贵州都掌蛮(今四川兴文县)等。

  明世宗嘉靖年间,明朝政治腐败,防务废驰,沿海空虚。日本海盗、浪人乘机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进行大规模骚扰破坏,史称为倭寇。倭寇所到之处,烧杀掳抢,人民惨遭荼毒,沿海各地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宣慰使彭翼南与祖父彭明辅奉诏领土兵五千奔赴东南沿海抗倭前线江苏、松江一带抗倭,与保靖土司彭荩臣子彭守忠广西俍兵配合作战。在“大战三丈浦”、“血战新场”、“遭遇石塘湾”、“包夹王江泾”、“沈家庄大捷”的战斗中,表现出极大的爱国热情,成为冲锋陷阵的主力,挫败了倭寇的嚣张气焰,“斩倭寇一千九百八十有余,溺死者甚众”,歼灭通倭海盗徐海于沈家庄。“自有倭寇以来,东南用兵未有逾此者,此其第一功云”。《明史》、《湖广土司传》还写道:“此次战役,倭为夺气,盖东南战功第一云。”在江浙沿海为患三年之久的倭寇至此基本平息。保卫了东南沿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战后,明嘉靖帝降敕奖励溪州士兵,赐彭翼南三品服和银两,授昭毅将军、右参军衔。

  “辑诸蛮”、“守疆土”。湘鄂川黔边武陵山区土家族、苗族、侗族等少数民族交错杂居,溪涧相连。苗族人民向来有反抗统治者剥削压迫的精神,动辄揭竿而起,一呼百应。明廷要求溪州土司以朝廷命官的身份“以蛮治蛮”治理一方,以效力朝廷治理一隅江山的职责。在频繁与朝廷接蛹之中,深得朝廷信赖和赏识,相应地也由此得到了许多封赏和特别的照顾,并受到高度重视。可以说深受信任,备为“臂指”。凡受封的宣慰使、宣抚使、安抚使均为浩命(五品级以上为浩命)长官司则为敕命(六品至九品为敕命)。在承袭手续上,准于“就彼冠带”。如嘉靖年间土司彭宗汉、彭翼南等袭职均受到免赴京即袭职的照顾。在受封赏赐方面,弘治十年(公元1494年)宣慰使彭世麒奉征调战功卓著授昭勇将军,十三年升龙虎将军,赐一品服,拨白银三十两为其在老司城建昭勋牌坊,以彰圣典。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宣慰使彭明辅献大楠木奉征调屡立战功,授骠骑将军,正三品散官,赐大红飞鱼服三袭。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宣慰使彭翼南剿倭立“东南第一战功”授昭毅将军,晋升右布政使,赐三品服,建“子孙永享”牌坊于老司城,以彰圣典。成化二年宣慰使彭显英授怀远将军,三年又授昭勇将军。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宣慰使彭永年授骠骑将军。万历十五年(公元1587年)宣慰使彭元锦授骠骑将军等等。

  溪州土司长期来积极为朝廷效命,参与镇压各族人民起义,奉诏抗击倭寇,征广西、贵州,为北京贡献大楠木等活动,客观上于协调各民族之间的关系,稳定社会大局,为民族发展和国家的统一、推动社会进步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明末,统治集团腐败己达极点,派别之争愈演愈烈,时局动荡不安。内有李自成、张献忠两支起义大军风起云涌,外有后金入侵势不可挡,明廷穷于对付,江山于风雨飘摇之中。这一时期,任宣慰使的彭泓澍召集各州土司齐聚老司城,商议“求生存”大计。当时清军还尚未及湘鄂川黔边武陵山地区,故各州土司们对故主明廷尚还有一份旧恩未忘的心态。决定对入进酉水流域的起义军进行阻击,即派土兵镇守辰州边境,将起义军拒之门外。但又迫于起义军的威力,也不敢冒险投附清军。顺治十四年(公元1557年)以后,清军以三十万大军灭明,横扫“三藩之乱”后,见大局以定,时任宣慰使的土司彭廷椿父子,旋即首倡归附,主动呈缴舆图印信,以保全其土司王朝世业。并率领土兵三千,自裹饷粮,驻扎王村拒吴三桂于上游。遣南渭州土司彭凌高率部协同清军攻克龙关。

  经过明末清初全国各地不断战乱动荡,至康熙中、后期,随着清政权的巩固、发展,国家稳定兴盛。溪州土司王朝也相应出现了一个持续发展的中兴阶段,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溪州土司彭泓海致仕,各州土官头目领土民蚁聚老司城摆手祭祖,盛赞土司王朝殷庶,太平盛世。宣慰使彭泓海“能抚苗土,附近边人多归之,外来客旅亦加礼待,一时称为贤司。”并为彭泓海立“德政碑”留芳於世。当晚,老司城的灵溪河畔,上下千堆篝火,万人摆手,赞太平盛世。有古诗这样描绘当时的情景。

  福石城中锦作窝,

  土王宫畔水生波,

  红灯万点人千叠,

  一片缠绵摆手歌。

  溪州土司在无数次改朝换代的巨变中,无数次归附,无数次反叛。为了求生存发展又无数次议和,左右逢源,轻车路熟而又无数次克隆归附、反叛、议和之策,使溪州王朝的锦绣江山得以绵延八百余年。

来源:《土家族古都老司城》
时间:2014-04-04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