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印佛痴笑戏颜步钦

陈长生


  浦市的茶馆驰名于沅水流域,二两瓜子,半斤糖果,一杯清茶,足以让半天光阴过得滋润实在。

  农历壬午年,也就是公元一九四二年,正值日寇侵华最猖狂之时,一时间战火千里、血雨腥风。华夏儿女人人自危,爱国志士摩拳擦掌。日寇的侵华魔掌让中国的大好河山成为烽火战地,而地处湖南湘西的古镇浦市,则成为抗战时期湖南的大后方之一。

  各地机关纷纷迁移浦市,人民在无聊之余,常去浦市的茶馆闲聊,聊以打发时光。

  仲夏的一天,浦市的一所茶馆座无虚席,人们在这里畅所欲言,大到国家危亡,小至家常俚语。

  一位茶客品了口茶,报了一则谈资:“今天颜步钦家门前挂了一副对联,确实写得好”。

  “怎么个好法?说来听听!”另一位性急的茶客赶忙问道。

  “写得真好!那神气、那文句,真叫个气派!”发布“新闻”的茶客吊人胃口般又喝了口茶。

  “快说!“莫吊胃口!真是的!”大伙有些急了,一起起哄。

  “你们听着!”他又呷了一口茶,方道出了正文:“他以今年壬午为题,

  上联为:‘壬为水、水绕中原、如铜墙,似铁壁、驱逐倭冠;’

  下联为:‘午属马、马放南山、歌太平、颂盛世、振兴中华。’”

  茶客声音刚落、茶馆里即刻沸腾,褒贬不一。有人说:“写得好!有气派!”。有人说:“这哪是对联?狗屁不通、真的是买干鱼放生路、死活不知!”

  老秀才印佛痴先生也在品茶、听得很不是滋味,他心想:“论对仗,上下联失对;论内容,外寇入侵,国人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谈什么‘歌太平、颂咸世’,简直是狗屁不通!不如也来他个以误传误,玩笑一翻”,于是高声说道,“我也有一联,大家听好了!

  上联为:‘壬为水、水膨胀、胀得动不得,蓄起仁丹髻、高谈国事;

  下联为:午属马、马桶子、子苕父也苕,载着博士帽、屎言不清。’”

  言毕,印老不言不笑,仍慢慢品味杯中香茶。

  茶馆里鸦雀无声,人人都在品味着印老联中之意,却又不得其解。

  一位名叫刘二的青年茶客脑筋灵活,他回忆起颜步钦的平时所作所为,笑破了肚皮。颜步钦平常就是一个不伦不类的乡绅,为人不怎么样,爱戴一顶博士帽,嘴上蓄着仁丹髻,手里拿着自由棍,走起路来昂首挺胸,活像个假洋鬼子,确实有点那个……(与印佛痴先生描写所差无几,印老下联尾语“屎言不清”又正好谐音为“是颜步钦”)。他把想到的告诉了茶客们,大伙立即哄堂大笑了起来。

  消息不胫而走,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

  当时,恰好龚德柏将国民党中央救国日报社迁来泸溪。那个叫刘二的茶客就有意卖弄,将上述两联写成文稿,并加上自己的评述,寄往救国日报。编辑见对联相映成趣,就在副刊作为笑料发表。

  有好事者将当日的报纸送给颜步钦,并幸灾乐祸地说:“颜先生你的大作上报了!”

  颜步钦接过报纸细细阅读,看着看着,本来带着欣喜的脸色由白转青,连嘴皮也哆嗦起来,恨声说道“欺人太甚”!他将此视为奇耻大辱,气得他坐立不安,发誓出口怨气。于是,他一纸诉状将印佛痴告上了沅陵专暑法院。事由:侵犯人权,侮辱人格;要求:公开登报赔礼道歉。

  不久法院开庭。面对指控,印老据理答辩:“我之对联中无半个字涉及你颜步钦,本来文无定理,至于别人如何理解,于本人何关!”

  法官一时也无法决断,只好宣布休庭。

  庭下法官们商议:“印佛痴是辰沅地区有名的大才子,不是省油的灯;颜步钦平日里包览辞颂,兴风作浪,难以得罪。然此案又不能就此了之,只能拿刘二开刀”。

  后宣判,判刘二无中生有,挑起事端,罚其在沅陵最大的酒楼请二十桌酒,公开赔罪。

  此案事了,刘二自认背时,白白地丢了几十块“花边”,心疼了半宿。

  在赔礼的酒席上,印老举着酒杯,走到颜步钦面前,一本正经地说“步钦兄、茶喜!恭喜”!

  颜步钦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酒楼中又是一阵轻笑!

  

  (杨平原编辑)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2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