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罪恶累累徐汉章

张永安 廖子森等


  徐汉章,又叫徐助圣,字明文,生于1904年,泸溪县石榴坪人。徐从小粗野,一度随从父亲当岩匠。14岁时先后跟从张金玉、陈良彬学过3年裁缝。其为人极其残暴,动辄杀人:他的堂弟徐喜有指责他的暴行,被其枪杀;他指使匪徒覃文钧等先后将爱安乡天堂坡农民陈魁吾、合水乡龙舟坪农民向洪云的眼珠挖去。徐还经常将被害人的尸体砍成几块装入油篓,压上石块,投入深潭。一次,毛坪农民杨昌顶对徐的暴行忍无可忍,口出怨言,结果被徐绑在树上,问一句,砍一刀,活活被砍23刀致死。据统计,徐汉章及其匪徒在泸溪县杀死无辜百姓共达600多人,杀害我人民解放军战士和地方工作人员达56人。

  徐匪所到之处,烧毁民房,抢劫民财。1936年11月,徐在杨斌庄、岩头山一带纵火烧毁房屋20余栋。1943年12月,徐匪抢劫永兴场曹家村后,放火烧房14栋。1949年3月,徐匪打进泸溪县城,烧毁县府房屋一栋及大批文书档案。同年4月15日,徐在和安乡十保烧毁房屋118间,特别是与信安乡张治平火拼时,烧毁信安乡、义安乡(含合水、踏虎、兴隆场)等地民房160余栋,有的村寨全部烧光。据统计,徐在泸溪县烧毁房屋共计达2164间,害得无数村民家破人亡。

  1949年3月,徐汉章抢劫泸溪县城,劫银元1000多块、金银首饰50多两。抢劫浦市时,抢去布匹120多匹,缎被面49床,衣物不计其数,劫粮64100多担、金银首饰170多两、耕牛663头。徐汉章犯下的滔天罪行是世人永远无法容忍的!

  (一)几经酝酿拖队为匪

  1923年,徐汉章到湘西巡防军第一营当兵。1927年,湘西巡防军改编为国民党独立19师,徐为该师警卫旅排长。1936年,徐经泸溪县县长刘民英委派为“铲共”义勇队队长。同年11月,徐勾结土匪,拖走浦市民团35支枪,随后又勾结土匪曹鉴全等,抢走兴隆场民团30支枪。徐汉章带着这些人和枪,到处打家劫舍。

  为了扩充武装实力,徐到浦市商会谎称达岚某地有大股土匪来扰,需借枪支“剿匪”。商会不明底细,借给徐12支步枪。与此同时,土匪曹鉴全攻打兴隆场区公所抢得了30多支枪,还到辰溪方田一带联络匪首张保湘。曹、徐、张3人组成了以曹鉴全为司令、张保湘为副司令、徐汉章为大队长的土匪队伍,队伍有200多人。

  不久,队伍发生内讧,张保湘出走辰溪,徐汉章当上了副司令。后来曹、徐二人也发生了矛盾而分道扬镳。

  1937年,徐汉章第一次独立拖队,他偷偷从石榴坪、麻阳九溪湾请来了44个工人,办起了兵工厂。徐住在张再顺家里。他把工人分成三批:一批负责组装,一批负责造机柄,一批负责造枪身和枪托。徐等人用了3个多月时间造出了汉阳枪200多支。徐还令中龙山、祖坟山、阳重、问野等村村民出工出力,很多农民交不上枪款,份份背井离乡。

  (二)真真假假屡招屡叛

  1937年8月,徐汉章接受了泸溪县长李振文的招安。招安后,他的部队被整编为“泸溪县有枪壮丁大队”,徐任大队长,部队驻在兴隆场天王庙。1939年初,徐又调任护路大队长,住沅陵官庄。不久,徐部又被编人湖南新成立的第九战区新6军暂5师,徐任二连连长。徐虽招安,却不愿遵守部队规定,也不愿抗日打仗。1941年,他趁往贵州接兵之际,离队回家,做起了鸦片烟和白腊生意,并和原乡长谢定湘一起合伙经营达岚的食盐公卖店。

  1943年,兴隆场谭子才任爱安乡乡长,查出徐汉章在食盐公卖中有大量贪污行为,因徐曾枪杀了他叔父,就以此说事,找徐的麻烦。徐害怕谭子才报复,暗地联络旧部好友于当年10月第二次拖队上山,活动于达岚、合水、兴隆场及麻阳边界一带。徐汉章自称民团司令,有300人枪,公然向县地方武装和国民党正规军叫板。

  徐的再次拖队引起了县政府的震怒。1944年春,县长刘武敏派县警备队中队张治平、符胜虎、杨齐伍等前往征剿。一次,张治平等得知徐汉章只带了少数亲信随从回到家乡姚古坟,就连夜将徐家三面包围。徐汉章负隅顽抗,战斗僵持半天。此时,曾是徐汉章上司的中队长杨齐伍向徐喊话示意。徐于是心领神会的打开后门,朝杨齐伍部队包围的方向跑去。杨命令部队朝天放枪,救了徐一条性命。张治平明知杨齐伍有意放走徐汉章,却不便明言。自此,徐汉章四处挨打,势力不断削弱,迫于形势,他不得不在花垣县下寨河接受了傅仲芳的招安,招安后,队伍被改编。不久,徐又先后担任暂编团二营营长、防空独立旅第6大队27中队中队长和该旅2团副营长等职。徐拖队为匪成性,不愿过部队清苦生活,于是辞职回家,伺机东山再起。不久,徐再次为匪,出没于泸溪、麻阳两县边境。1947年7月,徐又投靠国民党泸溪县党部,当上了区党部头目。1948年,第十七绥靖公署成立后,徐又混到绥署谍报处第三组当少校谍报参谋。7月,徐又回到泸溪县义安、爱安、信安等乡,纠集土匪500多人枪,同湘西各大土匪头目等勾结在一起。1949年3月“湘西事变”中,徐汉章自称是湘鄂川黔四省边区第3军军长、泸溪县保安团团长。湘西解放前夕,他又当上了国民党暂编第2军第9师副师长兼第1旅旅长。如此反复不已。

  (三)奸杀抢掠百姓遭殃

  1949年湘西事变中,徐汉章从兵工厂抢得轻机枪66挺、重机枪3挺、手枪54支、迫击炮5门、步枪2824支、子弹82箱。劫夺枪弹后,徐窜回浦市,自称“军长”,辖4个纵队。徐在队伍整编就绪后,厚颜无耻的给当时县长高开明写了一封信,要求到泸溪县城玩玩。无能的高开明接信后魂飞魄散,连忙召集县城各界人士,大家都噤若寒蝉。

  自卫队总队副队长杨元巩和三中队长张治平二人坚持抵抗,自卫总队政工室主任李少白更是对高开明表了很大的决心。高开明不信任李少白,李怀恨在心,暗中与泸溪码头大爷杨子林商量对策,盼着徐汉章快来,并暗中向徐通报了泸溪城中防守实力,同时,李又大肆宣扬徐汉章有近万人的队伍,实力雄厚。泸溪县城一时谣言四起。李还劝说县城绅士迎接徐汉章来泸溪坐镇,绅士们动了心,联名写信欢迎徐汉章进城。

  3月29日下午2点多钟,自卫队总部接到了徐汉章晚上到泸溪的重要情报,考虑到实力悬殊,决定撤走。自卫队走后,泸溪城内一时噤声。

  3月30日早饭后,徐汉章贴出安民告示:

  湘黔川鄂边防自卫军第三军司令部布告

  本军驻此乃是维持地方治安,凡尔市民人等,切勿骚乱惊慌,理应各安生业,本军有厚望焉……。

  沿街徐姓门口都贴有一张“本部眷属住宅,禁止入内骚扰”的令牌。城里大小绅士,为了身家性命及家中女眷不受侮辱,只能咬着牙,将白花花的光洋用红纸包好,急匆匆地去找发“令牌”的参谋长……两天之内,全城所有绅士门口都先后挂上了“绅士宅第,禁止入内”的牌子。

  次日,县长高开明带了半斤烟去拜会徐汉章。交谈后,徐要高开明电告省府泸溪平安无事,并要其保荐自己为泸溪县保安团长,高开明点头应承。

  4月12日,徐汉章的部下排着两路纵队从文昌巷进入泸溪县城。徐汉章进城后,成立了两个支队,分别委任石泽玉、李少白为第14支队、第15支队队长。徐汉章进城那天选的“黄道吉日”,也是高码头文家一位原厘金局局长的儿子娶媳妇的日子。临近黄昏时,8个背短枪的彪形大汉,来到文家高码头屋里,递给一张写有“借新媳妇三夜,陪伴司令官吸烟,到期奉还,包你全家生命财产安全,决不食言”的信笺。原厘金局局长不得不忍辱偷生,送上新娘。

  当时人们是这么描述司令官进城的:“白沙遭殃了,刘家滩、称砣山都遭殃了”、“一夜几路人抢,牵牛,卷被窝,什么都抢”、“妇女更背时,日里夜里女伢儿露不得面;那些人见女伢儿就是猴子见油麻,不抓到手不死心,从十三四岁的姑娘到四十多岁的妇女他们都不放过”、“安民告示有鬼用,未见‘杀勿赦’一个”……据揭发,泸溪县的妇女被徐汉章及其匪徒糟蹋的达390多人。

  维持会每天得筹集100石粮食,还要隔三叉五的送上巨额“黄白之物”。迫于形势,李云从以愿意去欧溪找李人寿要捐款为由离开县城。出城后,他找到孝安乡(八什坪)乡长李家修、县警备队长杨齐伍及县自卫队一中队队长符胜虎,将徐汉章在县城胡作非为及城中虚实情况一一告之,请求他们出兵把徐汉章赶出泸溪城。

  5月7日,孝安乡一众人等召开了秘密会议,提出了”齐心讨伐徐汉章,包围泸溪县城,活捉徐汉章”的口号。

  第二天,他们再次在梁家潭集会,确定了攻击目标与路线,决定由符胜虎到达九甲杨后,打响进城第一枪,发起总攻。消息后为徐汉章所知。徐一面加紧催促各大户交捐款,一面每天晚上将渡船集中在文昌巷码头边。

  5月11日傍晚,孝安乡各保民团向规定的集结地进发。半夜,杨齐伍部下急速前进的脚步声惊动了白帝宫庙后山包上的哨兵,双方有短促的交火。孝安乡民团全部到达催龙庵一带山头后,齐声呐喊:“冲啊!杀啊!活捉徐汉章呀!”。躺在鸦片床上抽烟的徐汉章,赶忙爬起来赶往文昌巷码头口,指挥撤退。

  撤退完毕,徐汉章又去县政府放火,案卷立刻燃烧,浓烟冲天。回到码头后,徐命令留下最后一条船接“长腰”,自己带着数名弟兄上船过河。1949年5月12日清晨,徐汉章被符胜虎率县自卫队及六堡民团赶出了泸溪县城,此时与徐汉章进城相隔一个月。

  (四)抵抗解放难逃法网

  1949年5月,徐汉章与台湾潜回泸溪的原国民党南京团管区上校副司令陈靖熊(浦市人)取得了联系。张建初的暂9师拼成后,徐汉章担任该师副师长,陈靖熊任参谋长。这年9月,该师被我解放军击溃,逃窜到浦市。9月下旬,我解放军解放浦市。我人民解放军第47军139师为了迅速瓦解匪武装,派政治部谢主任和泸溪县二区副区长郝静恩在中塘与徐汉章谈判。徐汉章匪性不改,劫持我方谈判代表。我139师及县人民政府当即对徐匪进行了警告,徐汉章慑于我军强大威力,不得不将谢、郝两人送回。1950年元月25日,徐汉章部下杨云飞,伙同乾城股匪张跃发共1000余人,在泸溪松柏潭与乾城黄连溪一带,袭击护送货船的我人民解放军47军直属山炮连,抢走食盐10多万斤及其它货物,杀害我解放军战士多名。1950年3月,在我解放军围剿之下,徐汉章带残匪10余人逃至麻阳县拴角田,后来徐匪又纠集200余人流窜于凤、乾、泸边界,但是最终在石榴坪猢狲冲、大华乡被我军痛击,徐部只剩下两个匪徒,徐本人也受伤。6月初,徐汉章逃离泸溪县境,假装“牛贩子”,又窜到晃县装成“瓦匠”。1952年元月11日凌晨,徐汉章终于被我人民政府缉拿归案。1952年4月14日,泸溪县人民政府应广大群众的要求,依法公审并在浦市清水坪处决了土匪头目徐汉章。

  

(向海军编辑缩写)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