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浦市民变的前前后后



  1945年6月,浦市人民袭击了驻在浦市的“中央训练团十八军官训练总队”,打死打伤国民党官佐六十余人。

  抗日战争结束前夕,国民党中央为了整合在前线溃散的新编十八军的中、下级军官,在泸溪县浦市镇设立了一个“中央训练团第十八军官训练总队”,由原第100军少将师长晏子丰担任总队长(浦市人称其部为“一百军”),一大批溃逃军官纷纷蜂拥而至浦市。

  他们自恃“抗日有功”,横行霸道,欺压百姓。

  他们嫌自己居住的高墙深院光线不足,空气不通,道路滞塞,就擅自拆墙挖洞,安装门窗,据不完全统计共破坏民房四十八栋。

  他们为了所谓的住宿“安适”,随意锯断商家店铺的门板当床板,或者拆去寺庙神龛板壁当柴烧。

  不仅如此,他们还低价强买,破坏市场的稳定,扰乱社会秩序,严重破坏了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致使全镇民怨沸腾。

  在此关键时刻,又碰上国民党泸溪县党支部书记长高容到浦市催收国防捐款,民变迅速酝酿。

  六月中旬的一天,浦市镇召开百余人会议,名为商量摊派捐款,实为表达对100军的不满情绪。会上,镇队副宋紫云即提出了要用武力抵抗100军的暴行,得到不少人的积极响应。

  第二天,浦市士绅在余家花园集会,参加者有杨正富、印佛痴、张楚屏、熊飞、李仁斋及二小教员金光荣等,商讨对付100军的办法。会上决定:一面分呈有关上级,请求将该总队调离浦市;一面暗中通知罢市三天,以示抗议。

  罢市抵抗的消息暗中传开后,全镇人民奔走相告,但同时却被误解为武力抵抗,连正在浦市集训的各乡枪兵也荷枪实弹,做好了战斗准备。

  暴动前夕,驻在浦市的其他部队,已经得到消息,知道浦市人民只打横行霸道的100军,故他们表示保持“中立”,不加干涉,没有与浦市民众发生冲突。

  第三天,杨正富敲响了从警察所借来报空袭警报的大锣,由罗马、郑狗儿两人鸣锣前导,杨正富在后面大呼:“一百军欺人太甚,大家团结起来,把他们赶出浦市去!”。那天正是赶场,镇上人山人海。士绅的煽动带动了民众的情绪,有的拿刀、枪,有的持扁担、锄头,遇到军人就追,棒打枪击,刀棍齐下,当场就打死二十多人,打伤四十多人。有的官佐吓得浑身颤抖,跪地求饶,也不免一死;有的被打成重伤,尚未毙命,就被拖至郊野活埋。暴动后,肇事者一哄而散。

  事后,浦市各机关负责人及士绅,眼看事件闹大,感到恐惧,镇长姚质初见“暴动”打死“国军”多人,难担责任,故远走他方暂避风浪。警察所所长熊明当时吓得心惊肉跳,因为害怕警察所借“锣”而担心上级追究责任。士绅则一面以民众代表名义电告上级机关,强烈控诉军官总队在浦市暴行;一面约集十余人至总队道歉,慰问伤者,筹捐医药和安置费用。

  军官总队势不罢休,电告上级谓浦市发生民变,请求派兵镇压,清剿判乱。当时第四方面军司令长官王耀武驻在辰溪田湾,听到此消息后暴跳如雷厉声说:“要血洗浦市!”

  不久,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派出军风军纪第四巡查团中将团长金汉鼎来浦市调查处理,同来的还有第四方面军副司令长官夏楚中和一个少将高参,以及宪兵团李团长所带的两营兵力。

  经过几番调查,再三询向,所得情况一致:确系浦市民众不满军官总队的胡作非为而自发组织的抵抗事件。

  于是,金汉鼎在浦市下湾李家祠堂主持会议,将肇事双方代表各训斥一顿,双方达成谅解协议,不再攻击,一切损失费用,概由浦市地方负责支付。

  金汉鼎等离开浦市一周后,第四方面军又派了一个少将高参张川到浦市处理善后事宜。当地土绅盛宴接待,席间把酒言欢,礼仪备至,事件就此了结。

  事后,社会各界反响强烈。国民党中央及省、地报纸纷纷登载“浦市民变”的消息。当时某报就做了如下评论:“握有新式武器的十八军,一下子叫湘西人民给镇压住了。”

  参加谈判的豫章学校青年教员金光荣后来回忆说,当时在李家祠堂摆设的“鸿门宴”,形式紧张,动人心魄。1952年金光荣参加抗美援朝胜利后,回到家乡,在满街的鞭炮声及欢迎的锣鼓声中,他向浦市人民作志愿军抗美援朝事迹报告,只是感觉和痛打100军的回忆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根据县党史办提供资料整理而成)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