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浦市百年浩劫



  近百年来,浦市几次大的浩劫,使得原本繁荣兴旺的古镇走向了没落衰败。考究浦市衰落原因,人祸是衰落之源,加之天灾频繁,火从风势,风助火威,“小南京”竟变成了强盗肆虐之地。

  水灾——浦市濒临沅水,洪水常给浦市造成损失。清《辰州府志》记载:“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淫雨连旬,水高数丈,舟行屋上,城垣民舍皆塌,浦市居民财货漂浮几尽”。浦市老人回忆:民国三年(1914年)发大水,繁荣的浦市河街房屋几乎全部被河水卷走。1921年辛酉年,先有大旱,又有大水,浦市饿殍遍野,损失惨重。

  火灾——浦市人口稠密,屋舍多为木质结构,火灾对地方的危害也很大。《泸溪县志》记载,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浦市遭大火,次年巡检司署亦被烧毁。清嘉庆年间浦市又遭一次大火,繁华的太平街数十家木质结构的店铺与房屋,一天之内化为废墟,后人称太平街为火烧坪。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攻占浦市,清军逃离前火烧浦市。

  苛捐杂税——民国以后,商会、镇公所和警察所共同管理浦市,苛捐杂税多如牛毛。除田赋正税外,县地方附加税计有14项之多,如行政费、铁路经费、公路费、警察经费、教育经费、警察队费、团款比例费、建统费、特捐、义勇队捐、催达费逾限息金、券票费等。除此之外,还有名目繁多的各类杂税捐款,属于国税部分的有烟税、酒税、印花税、烟酒营业牌照税等。属于省税部分的有买卖契税、当契税、契税印纸工本费、屠宰税、营业税。属于地方税捐的有地方契税附加、教育经费附加、国防油捐、公安屠宰附加、房屋捐、烟酒税附加、慈善斗记税。还另有水碾捐、染坊捐、土产物资出口捐、油脂出口捐等26项。如此繁多的税捐,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外地商人纷纷卷资回籍,本地商户则收缩经营,浦市市场日渐冷落。

  “北兵”之乱——1915年,即民国四年,袁世凯在北京称帝,改年号为洪宪元年。蔡鄂在云南起兵讨袁,贵州省继而响应。袁世凯急派其精锐第四师师长马继增为司令,率四个混成旅2600多人,星夜南下,逆沅水而上,沿途见船就掳,见人就抓,见着妇女就强奸,史称“北兵之乱”。北兵很阔,发的都是双粮双饷,他们没啥追求,只会吃喝玩女人。北兵到达浦市后,在浦市十字街蒋大芳的“大芳馆”粉面店里天天花天酒地,好不快活。后,北兵由沅水而上,至辰溪龙头庵,遭到当地民团的迎头痛击。当地民团挖烂道路,堵塞航道,占据要隘,用土制老炮把北兵轰死不少。秋,北兵前站行至怀化,难以推进,急坏了马继增司令。马亲自督战,打了三天三夜,北兵死亡无数,马恼羞成怒吞金而死。随后,曹昆在四川被蔡鄂打败,龙光在广西被俘,袁世凯眼看大势已去,遂下令废止洪宪年号,改称民国年号。不久,程潜在靖州召开湘西48县代表大会,宣布湖南独立,任护国军湖南总司令。此时的北兵已是丧家之犬,败退后又找不到逃路,只好沿河顺来路返回,向沅水下游溃逃。一路上民团围追堵截,那些生病的、跛脚的、落队官兵都被民兵团和沿路一带百姓;有些逃跑时还不忘猥亵妇女的北兵,被男扮女妆的群众在家中乱棍打死,枪枝弹药散落民间无数,成为湘西一地后来的匪患祸根。

  连绵匪患——北兵过后,湘西盗匪开始猖獗。何键主持湘政期间,一度采取措施,试图根除匪患。何键采取先招安后清剿的办法,把归顺的土匪编成师、旅、团,调任他方;对于不归顺的土匪,他全力征剿,但是却并没有把土匪征剿干净,最后反而造成了恶果。大股土匪变成了官兵,犹如孙悟空钻入了铁扇公主的肚中,肆无忌惮欺侮百姓,浦市一地深受其辱;小股匪变成了身上长的疥疮,时出时没,四处设“关羊”绑票,收“买路钱”,弄得人心惶惶。有人在浦溪城门上写了一副对联,描述当时的匪患:

  “官是匪,匪是官,官匪一家;

  官护匪,匪护官,官匪难分。”

  浦市至潭湾,“杀人溪”一带就有三处地方“关羊”;浦市至辰溪,旧村坳一带有两处地方“关羊”;浦市至乾城、凤凰一带郊区有羊球坪上面的“蜂子岩”和“杀人拗”两处关羊,再行20里,有野猫坳一处关羊。水路沿途也如出一辙,百姓犹如惊弓之鸟,街市上“地皮风”(宗族群体性闹事)也时常发生,商店关门闭户,民众苦不堪言。抗战爆发后,浦市进驻了通讯兵团和战干团总队,匪情才有所减少。

  川军骚扰——1925年(民国14年)4月,川湘建国联军第六军军长蔡矩猷(益阳人),在常桃一线被贺龙逼退,取道沅陵、泸溪、凤凰等地,向贵州逃遁。经过浦市时,他命人放火烧毁一条街,活活烧死烧伤二百余人,踏死三十多条性命,令人痛心疾首。当年浦市又遭大旱,百姓四处逃荒、流离失所,生灵涂炭。

  蛇脑壳为匪——“蛇脑壳”姓杨,浦市青草人,拖队为匪后,发展队伍到50多人,自称团长,取名杨汉章。后来,“蛇脑壳”投靠辰溪张贤乐部下第四团团长龚雅。1925年(民国14年),蛇脑壳和张贤乐、龚雅等人,分几路打到浦市街上,将城市洗劫一空,百姓叫苦连天。

  黑旗军骚扰浦市——1934年(民国23年),有人探得消息,凤凰苗匪黑旗军要来抢劫浦市,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警察所所长肖僧、商会会长谢涛等人请求县政府增兵防守,县政府于是派杨队长带兵驻浦市。黑旗军进浦市后,一边抢劫财物,一边纵火烧屋。驻在金溪馆的掩护团中队长许文煌率部开火,打死苗匪一人,活捉三人,居民张再玉在混战中被打死;街上的火越烧越旺,许文煌率兵在烈火中冲杀,只到把土匪彻底赶走。这次匪患,浦市遭遇火灾五处,烧毁民房300多幢,商店、居民被抢财物不计其数。

  “湘西三·二事变”——1949年,民国38年3月2日,湘西保安十团团长汪援华、永顺警察局长曹振亚及周海寰,纠合4000余名兵匪,攻进沅陵县城,烧、杀、奸、抢,为害10天,焚房151栋,抢劫3418户,财产损失100.824万银元,居民死亡22人,伤52人,失踪17人,妇女和女学生被奸污及掳去的约有100余人,时称“三·二”事变。3月5日,匪首张大治率部去辰溪抢枪,路过浦市骚扰三天,继之而来的是徐汉章匪部长期盘踞浦市,每日派捐派粮,强买强卖,最后派丁派枪,将浦市人民再次推入苦海之中。

解放后,浦市基础设施建设日新月异,市场一天天成熟,工商经济继而繁荣,人民安定乐业,再次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

 

(刘升焜、杨昌有等提供原始资料,向海军编辑改写)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