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陈靖熊湘西为匪记

谭振群


  陈靖熊,族名有昌,别号卜五,又名陈新化,化名张传义,生于1904年,泸溪县浦市镇人。陈毕业于浦市高等小学堂后,因家贫未能入学。

  1924年,陈靖熊去长沙谋事,冬,经湖南省总工会纠察总队长武文元介绍到总工会当书记,后调任纠察总队部秘书。1926年春,经总工会委员长郭亮与武文元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长沙发生“马日事变”,次年,陈靖熊在衡阳被国民党警备司令部逮捕,不久自首叛变。

  陈靖熊投入国民党怀抱后,死心塌地为其主子效劳,逐步由一个士兵提升至国民党南京团管区上校副司令。1949年4月南京解放,陈靖熊逃到上海,在那里他会见了军管区副司令李文彬,李即向他传达了国民党国防部的指示,要陈去广州报到,听候安置。

  奔广州前,陈靖熊获悉家乡的徐汉章和辰溪的张玉琳等土匪武装已抢劫了辰溪国防兵工厂枪支的消息,他就想回到家乡,抓住这部分武力,以图占据湘西一隅,继续和解放军对抗。

  陈靖熊还拜会了装甲兵副司令蒋纬国,向蒋汇报了准备往湘西拉武装打游击的想法,蒋纬国听了十分赞赏,要陈去台湾向国防部参谋总长陈诚汇报。蒋还写了亲笔信向陈诚介绍陈靖熊,又给陈靖熊100块光洋作路费。1949年5月,陈靖熊抵达台湾,见到了前装甲总队长石祖黄,由石的引见,见到了陈诚,呈递了蒋纬国的介绍信。陈诚阅信后问了陈靖熊一些情况。他对陈靖熊说:“你是湖南湘西人,现在应回到那里去组织训练地方武装,必要时,施行游击战争,望你多多吃苦,耐心奋斗;不过照现在的国际情势来看,第三次世界大战在短期内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因为苏联实在太猖獗,长此下去,英美将不再容忍;现在英美力量极为雄厚,加之美国还有原子弹,可以左右战局,我们中国东南西三方面都可以进兵;大战爆发后,我们的战局一定可以大大的改观,到那个时候,你在湘西也一定要实行游击战争了;你回去以后情况如何,望与纬国保待联络……。”谈话之后,陈诚即在蒋纬国的介绍信上签署:“第一所照办,陈诚”,交陈靖熊带去广州报到。

  949年5月中旬,陈靖熊到达广州,即将蒋纬国的信送交第一所。几天后,陈收到被派往湘西绥靖区司令部的公文护照,并领取了12块光洋作路费。陈在广州半月,拜会了各方故旧。陈靖熊的朋友张季明、张鼎兴等表示,陈在湘西有势力后,一定前来参加。张鼎兴还特为陈在第三所找到湘西军用地图百余张,送陈带回备用。

  1949年5月下旬,陈靖熊怀着“宏图壮举”之志回湘。到常德即拜访了宋希濂驻常德办事处处长孔方,又经人介绍认识了受命在常德为宋希濂收编湘西一带土匪武装的原长沙绥靖区主任张剑初。陈在常德逗留三天期间,三次造访张宅,与张商谈关于收编徐汉章部以及自己武装装备补给诸问题。张剑初说:“如果收编成功,我将出任师长职,副师长和参谋长职尚无人担任,一定要请陈副司令帮忙。”

  陈靖熊身带张剑初给徐汉章的亲笔信马不停蹄的由常德乘班车回乡,抵达辰溪后即改乘木船顺沅水而下,回到阔别25年之久的家乡浦市。陈靖熊回到家乡后,立即和徐汉章见面,将张剑初的信当面呈上,并代张告徐说:“张在常德洽商收编后军需补给问题,一有结果,不数日即赶来浦市与你商量,望你把队伍整理好。”陈靖熊回到浦市家中,逢宴必谈国共问题,对共产党大加攻击。

  7月3日,陈靖熊从辰溪乘车去芷江绥靖区,翌日会到了湘西绥靖区司令官刘嘉树和参谋长周淘鹿。三天后,陈靖熊接到派令,被委任为司令部参谋处额外上校参谋。陈在芷江曾写信给蒋纬国,告之他已到湘西绥靖区服务,以及湘西各股土匪如张玉琳、徐汉章、石磐等将由宋希濂和刘嘉树收编的情况。不久,报上公布张中宁编为暂二军军长,张剑初为暂九师师长。陈靖熊由于心中不满刘嘉树委派的那个“额外”参谋,就去找参谋长周淘鹿,说张剑初曾约他去任参谋长,周准其假去活动。7月下旬,陈靖熊由芷江回浦市,见到徐汉章。三天后,张剑初也到浦市,陈、张在徐部见了面。张说:“我们番号已经确定为陆军暂编第二军第九师,军长张中宁;我们师部将设在泸溪,因为泸溪至所里(今吉首)公路重要,宋希濂已派董仲为湘川护路司令(上起秀山,下至沅陵),司令部驻所里,我师归董指挥;以后,所里至沅陵一线归我师负责,不愁装备和补给。”张剑初并当面委陈靖熊为师参谋长之职。

  次日,在徐处召开商谈会,师长张剑初、副师长徐汉章、参谋长陈靖熊、以及李云厚、梁子芳、李子斌、高允安等到会。张剑初主持会议,他要求大家迅速造名册上报各部情况;会上,张剑初部署:师部设在泸溪县城,徐汉章驻浦市,李子斌(团)开驻洗溪、潭溪一线,李云厚(团)仍驻泸溪县城。

  一天,董仲由沅陵押解宋希濂部军用品数船到泸溪,准备转运所里。董到泸溪后,住在汽车站。陈靖熊会见了董司令,董要陈即将师部移驻所里,并要陈将驻防洗溪的李子斌团移防泸溪汽车站一线。第二天,李团即开到汽车站一带驻防。

  下午,陈靖熊得报,说徐汉章布防在白沙的部队与解放军接了火。董仲即派陈靖熊去白沙打听,原来是解放军开往辰溪的警戒部队同徐部的接触。

  9月21日天未明,解放军进攻泸溪,陈靖熊与董仲坐车准备逃往所里(今吉首),遇到解放军猛烈射击。陈、董即下车沿公路内侧排水沟逃跑。董身高体肥,当即被俘。陈靖熊则翻山越岭逃往浦市去了。8天后,张剑初、陈靖熊、徐汉章等部齐集兴隆场。张剑初主持召开会议,会议商定:“师部移驻所里,设法疏通因谣传‘徐汉章要进攻凤凰’而造成的与乾凤的误会,同时与宋希濂驻秀山办事处孔方取得联系,与乾城梁光湘部接上头等等,继续发展势力,对抗向湘西进军的解放军。

  次日,陈靖熊去凤凰,他的目的有三个:一是向陈渠珍请示今后时局演变之对策;二是向陈解释“徐汉章进攻凤凰是谣传。”三是请求陈渠珍对暂编九师师部移驻所里给予人员伙食补给援助。陈渠珍说:”我也认为徐汉章不会进攻凤凰的,如果万一要冒险的话,也未必能成功。至于目前局势,暂时不动为佳;关于伙食问题,我乾城还有点盐,可以拨给你们些。”

  陈靖熊第二天当即回家,与张剑初商议尽快去秀山找宋希濂驻秀山办事处主任孔方联络的事宜。商定后,陈靖熊又回到兴隆场,向徐汉章副师长汇报了凤凰之行的情况和张剑初师长将去秀山联络一事,徐表示赞同。

  数日后,解放军到了兴隆场,约有一个师的人马,驻兴隆场徐汉章部一闻枪声,就秩序大乱,四处逃窜,徐本人当晚逃往达岚,陈靖熊则逃到离兴隆场15华里外的陈家湾躲藏起来。

  二十多天后,徐汉章才鼠窜回兴隆场,人民解放军派代表规劝徐汉章投降起义,投诚后可编为解放军团长。徐汉章与陈靖熊密议,坚决不投诚。

  后,辰、麻、古、乾股匪与徐汉章商定于1950年农历正月十五日的元霄节,各地同时行动,围攻乾城的解放军部队。由于离行动日尚早,徐回家乡,陈到陈家湾各自准备过春节。

  1950年3月3日拂晓,陈靖熊在陈家湾远远听到枪炮声,不久副官慌忙跑来说:“参座,解放军已到兴隆场了!”陈也乱了方寸。中午,又有人跑来报告说,大水坪、白羊溪等处都来了解放军。陈靖熊不能得到确切情报,只好在陈家湾附近山林中躲了六、七日。一天,有三个解放军来到陈家湾,陈大惊失色,鼠窜而逃,在一些旧朋老友家辗转潜藏,最后只有向凤凰苗乡逃跑。1950年农历正月末,陈已是丧家之犬,他象惊弓之鸟逃到茶罗,继而逃到麻阳新寨。

  陈靖熊不接受投降的号召,反而投靠了凤凰股匪龙云飞的长子龙高如,在龙部曾与贵州股匪勾结打松桃城失败,又与凤凰各股匪联合攻打吉信,均失败,龙高如差点被俘。

  凤凰县各族人民在新政府的领导下,配合解放军攻下了龙高如的老巢,陈靖熊与龙高如先后两次去永绥(今花垣)联络土匪头目,企图夺回总兵营,未果。

  走投无路时,陈靖熊伪装成草烟贩子,挑着4公斤草烟回到兴隆场陈家湾。在族人的掩护下,他秘密的躲在附近小山洞里。陈妻从浦市把家中金戒指变卖作资,又依靠族人帮忙,凑得盘缠20多块光洋,潜逃四川。陈在四川当了七年农民,终被逮捕归案,1958年11月被处决。

  

  (此文以县公安局保存的《陈靖熊亲笔供词》为主要脉络,文字经过编辑较大意义上的缩写整理。)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