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张先金难忘浦市家乡

雷建喜 向海军


  1988年3月中旬下午6点左右,吉家巷的牛高急匆匆找到我说:“雷老,张先海病危在床”。我问清情况后,立即去找联谊会的谌祖基和胡天顾两位副会长商量。那一天,我们买了点小礼品去张家看望(张先海是本镇特贫户,据说他哥哥在抗日时期被保长抓走当壮丁,后随国民党部队去了台湾,至今未有音信)。

  我们走进张家阴暗潮湿的房子,见到了面黄肌瘦、奄奄一息倒在床上呻吟着的张先海。我们决定把他送往医院,可是住院对于三代贫困之家的张先海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

  我们只有求助浦市医院院长杨顺稳帮忙。杨院长感到很为难,他说“没有钱不能住院,这是医院的制度,我不能违犯财务规定,但是你们的情况特殊,你们为台属排忧解难的精神,我很感动。现在唯一解决的办就是你们写一份承负张先海住院医疗费的承付人欠条”。我毫不犹豫地说:“感谢院长对我们统战工作的大力支持和对我个人的信任,我决不失信。”

  杨院长马上放下正端着的饭碗,协同我办好了张的入院手续,他还私人垫付了挂号费,对张进行抢救。

  一月后,医院通知我交付1300多元医疗费,否则按医院规定停止医治。看了通知,我在百般无奈之下想到了向社会各界募捐。我的想法得到了镇党委副书记向芳茂同志的赞许和支持。于是我以“浦市地区三胞联谊会”和“医院红十字会”的名义写了一个募捐宣传单。镇党委、政府,县医院都参加了募捐活动的组织。浦中、一小、二小师生,各机关单位职工,广大城乡群众都纷纷伸出了捐助之手。仅两天时间,就为张先海捐得人民币2352.50元,粮票31.5斤,解决了台属特贫户张先海继续住院的费用。

  一九八八年秋初的中午,我突然收到一份来自香港的加急电报。电报内容如下:“湖南省泸溪县浦市镇雷建喜先生,请转告张先海弟,我本月22日返家。张先金鞠躬于香港”。

  我对于张先金没有什么印象。但是我还是带着电报,向张先海报了喜。张先海则认为我在开玩笑,他一直认为兄长早已不在人世。我把电文念于他听,张先海又惊又喜。

  两天后的下午,张先金,这位年过花甲的海外游子,风尘仆仆的踏上了曾经生育他的故乡浦市。兄弟久别重逢,抱头痛哭。

  回浦后,张先金主要是探亲访友,扫墓祭拜。告别前夕,他来到我家,感激的对我说:“雷兄,三弟已经对我谈了一切情况,感谢你对他的关怀,今天特至贵府辞行”,然后拿出500元现金,要感谢我。我说:“关心你三弟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亲不亲,故乡人,有困难都应互相帮助,张先生的盛情我心领了”。他又与我说准备给医院的杨院长买点礼品以表感谢,我则建议他不要给院长私人送礼,最好给医院赠送匾额。次日清晨,我们与张先生含泪告别。

  两月后,张先金托回大陆探亲的台胞吉瑞伯先生带来两封感谢信(一封给我,另一封转交医院)。吉老先生还带来家乡11位台胞为建设家乡“爱乡楼”的捐助款,张先金先生捐助100美元。在“晚年宫”的二楼,我们和吉老先生举行了“捐助交接仪式”。1990年“清明”前夕,张先金先生又托人给我500元表示谢意,我将这笔钱以他本人名义,捐助修建“爱乡楼”。

  1990年夏,张先金已经是第4次回大陆探亲。当时家乡正遭受水灾,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便为弟媳治病的钱中抽出100元,托我交给“县对台事务办公室”杨元政主任,对家乡受灾的父老乡亲,表示心意。张先金先生家庭比较困难,但是他这种精神,是海外游子“身居海外,情系故乡”、“千里赠毫毛、物轻情义重”的最为典型的表现。

  1994年“重阳”前五天,张先金第五次回到故乡,向大陆有关部门申请办理了入境定居手续。得到批准后,他还特地看望了我。

  1995年3月14日,张先生回到了家中。回想起56年前的往事,他百感交集:1938年,未满20岁的他为了减轻父亲的重担,告别了两个年幼的弟弟,到辰溪纱厂去当工人。不到半年,他就被浦市第五保王保长由纱厂骗出,以“壮丁”名义捆走,后随国民党部队去台湾,弹指之间已经56年了。

  张先金先生回乡定居后,经介绍与本族一位勤俭贤惠的族弟媳(孀居)相识,双方同意后,办好了相关手续,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