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宋先魁回乡定居记

蔡子亚


   时间:1994年3月23日晚,

  地点:海峡两岸

  人物:泸溪籍台胞宋先魁、泸溪县浦市镇宋先寿

  事件:细雨蒙蒙,一辆乳白色轿车连夜从泸溪县浦市镇开出,直奔长沙机场,去接回乡定居的宋先魁先生。

  24日下午8时半,一架从香港飞来的银灰色客机,在长沙机场缓缓降落。一位被人搀扶着的双目失明的老人,慢慢走下阶梯。在久等的轿车内,走出三个人来,其中一个年轻人对着飞机上下来的老人亲切而激动地叫着叔父,并将老人扶进轿车。

  这位从飞机上下来的老人就是海外侨胞宋先魁先生。

  25日,海外侨胞宋先魁先生终于回到了泸溪县浦市镇胞兄宋先寿家中。兄弟见面,悲喜交集,分离五十年了的骨肉亲人,在白发苍苍的晚年团聚在了一起……

  宋先魁,1926年出生于湘西泸溪县浦市镇,6岁,父亲因病去世,靠母亲一人含辛茹苦抚养兄弟俩成人。宋从小目睹日本侵略者侵占中国大好河山,凌辱中国民众,国人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幼小的心目中投下了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情绪。

  1944年,宋先魁18岁,正值国民党招收青年抗日远征军。他毅然投笔从戎,决心投入到抗日救国的最前线去。岂料待他们训练即将结束时,日本侵略者就已宣布无条件投降。1949年,宋去了台湾,后被送至国民党政治大学读书,毕业后分回军队。在军队期间,他先后担任过排长、连长、中校军事教官等职,并于1982年退役。1988年62岁时,不幸双目失明。

  宋先魁先生一生从戎,官至中校,却无家室,在台孤身一人,常常以泪洗脸,思念祖国大陆的亲人,思念哺育他成长的故乡。可是,台湾当局却重重人为设置障碍,宋先魁先生连一封家书也不能寄回家。

  改革开放后,新中国在国际上的威望越来越高,1987年,台湾当局迫于形势,不得不取消禁令,允许大陆台胞回乡探亲祭祖,宋先魁感到无比兴奋。可是不幸也在同时降临到了他的头上,1988年,宋先魁双目失明了,一个瞎眼的盲人,无法回到自己的家乡了。为了尽快回家,他开始了漫长的就医诊治之路……

  1988年5月,他第一次给家中写信,信到了胞兄宋先寿手中后,宋先寿马上回了信。从此兄弟两人便有了书信往来。他从胞史信中得知老母亲已经去世,老泪纵横,痛不欲生。

  宋先魁是一个热心家乡公益事业建设的人。他从信中了解到家乡幼儿园设施欠缺、难以满足幼儿的入园要求时,就在1993年7月和8月,先后两次从高雄汇来14万元人民币捐赠给浦市幼儿园,使家乡的幼教事业得以更好的发展。

  宋先魁双目失明后,虽经多方诊治,却不见效。年老之人,思乡心切,情急之下,他决心回乡定居,叶落归根。他把这一想法告诉了哥哥。哥哥十分欢喜,随即要儿子为其办理入境定居手续。1994年3月24日,经有关部门审查批准,宋先魁回到了家乡,出现了我们在文头看到的那感人一幕。临走前,他特意雇请了一名陪护人员,从台北护送回家,到浦市老家后,和侄儿、侄媳们居住在一起。

  1994年4月3日,在哥哥和晚辈们的陪护下,宋先魁来到了父母亲坟上扫墓祭奠。焚香祭拜时,他跪在父母坟墓前,一声:“父母大人,不孝儿回来了!”后,就哭得泣不成声。宋先魁在哭泣中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父母在时儿无力,儿有力时父母已去世;父母给予儿的是关心爱护,儿回来晚了,已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不孝儿愧对父母了。”其情其景,让陪同扫墓的亲人为之落泪。

  像大多数的老人一样,宋先魁的晚年生活无比幸福,晚辈们对他照顾有加,尊敬有礼;他看到了新中国繁荣富强,并在新中国的关怀下安度晚年。

来源:《浦市古镇》
时间:2014-04-0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