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贺捷生在洪江的童年生活

沈梅生


  贺捷生是贺龙元帅的长女,抗日战争时期,她的童年生活有四、五年是在洪江度过的。2001年,她在66岁的时候,写了一篇散文,标题是《岁月悠悠,山路长长,我与湘西的故事》,回忆了她在洪江,在湘西童年、少年时代苦涩的生活经历。现将她在洪江生活的前前后后简介如下:

  贺捷生是1935年11月在红军长征途中出生的,按照她的描述:她是在父亲的马背上,母亲的怀抱中,和许多曾经为她付出过心血和汗水的红军战士中,经过风餐露宿,艰苦卓绝的长征,才到达延安的。

  到达延安不久,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的父亲贺龙,当时是八路军120师师长,是抗日主力部队,母亲也在军事机关工作。父母很快就要奔赴前线,指挥与日寇作战。对只有二岁左右的捷生放心不下,成了沉重的负担。经过父母反复考虑,为了革命,为了抗日,为了孩子,决定要将捷生带回到远离抗日前线的湘西老家寄养,以便解除后顾之忧。正在这时,贺龙的老同乡,老部下秦光远、瞿玉屏来投奔他,要求参加抗日。贺龙向中央打了报告,因种种原因未获批准。贺龙与秦、瞿二人交往甚厚,情同手足,如是把捷生带回湘西的想法告诉了他们。只要求二人能给捷生一碗饭吃,把病治好。长大读点书就行了。秦、瞿二人听了肺腑之言,情真意切,十分感动。为了给好友排忧解难,愉快地接受了重托。冒着国民党白色恐怖极大的风险,捷生在二人精心的呵护下,秘密潜入了湘西。

  来到湘西以后,首先居住在秦、瞿二人的老家乾州(今吉首),秦光远有三个子女,家庭负担较重,瞿玉屏没有生育,家庭经济比较宽裕,两人商定,由瞿玉屏负责寄养,称呼瞿玉屏为伯伯。居住了一段时间以后,有一次警察局查户口,贺捷生顺口叫了一声伯伯,立即引起查户口人员的怀疑,问瞿玉屏,你们是父女关系,为什么称呼你伯伯?瞿玉屏灵机一动,机智地回答说:“算命先生讲我们命中相克,不能以父女相称,所以改叫伯伯的。”警察信以为真,蒙混过去。不久瞿玉屏在安江纱厂参了些股,担任了纱厂供销部经理。1939年前后,日寇大举进犯湘西,在常德、澧县一带狂轰烂炸。瞿玉屏为了安全起见,以逃难为名,趁机将捷生和夫人一起转移到了洪江,因瞿玉屏在洪江买有一栋较大的房屋,在蔡伦宫附近(据老人回忆可能在现在美多商店和工业局这一带)。瞿玉屏因常年在外,夫妻离多聚少,感情上不甚融洽。夫人在终日闷闷不乐中染上了抽大烟的恶习。每天除了抽大烟、打牌就是睡觉,不理家务。瞿玉屏为了捷生的健康成长,雇请了褓母,每天除做饭菜以外,主要打好捷生的招呼。到捷生长大,将要到读书年龄的时候,为了捷生的安全,以防不测,没有让她进学校,而是自己抽空回到家里教她识字,当启蒙教师。当时外地来洪江逃难的人很多、住房奇缺,房价飞涨,很多人都到瞿家来要求租房居住。瞿玉屏苦思良久,将自己的房子腾出了几间,有选择地租给了三位都是当教师的。条件是教好捷生学习文化知识,免收房租。贺捷生这些年的文化就是从这些家庭教师中学来的。每次日机来犯,空袭警报拉响时,都是他的养父瞿玉屏背着她往山上庙里跑(可能是老鸦坡水佛洞、观音岩这一带)以躲避轰炸。瞿玉屏对捷生的关爱是无微不至的。

  1944年,瞿玉屏为了给八路军运送急需物资,运到广西桂林八路军办事处。完成任务后,在回家途中,经过柳州时,遇到日本鬼子飞机轰炸,为了躲避日寇飞机,汽车撞到一棵大树上,瞿玉屏身负重伤。运回洪江后经多方抢救、医治无效,不治身亡。临终时再三叮嘱:“要回乾州去,洪江无亲无故,那里有同乡,熟人多有个照应。”于是在他生前好友的帮助下,雇了两只小船,一只船上装载着她恩重如山养父的灵柩,一只船是她和她的伯母。小船在静静的江面上飘泊,缓缓地离开了青石码头,离开了洪江。

  到达乾州,安葬了伯伯,住在一家姓周的大院里,那时捷生已经有十岁左右了。经过邻居的劝说,经伯母同意,考上了小学五年级,因勤奋好学,成绩优异,读了半年又考上了省立十三中读初中。1949年10月左右湘西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1950年回到了父母身边。贺捷生同志以后成长为部队作家,在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工作。

来源:《中国第一古商城——洪江古商城》
时间:2014-03-28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