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郑氏父子与复兴昌油号

聂璧昭


  笔者作为一名“会计”,在“复兴昌”油号供职六载,愿就所知所见,概述郑氏父子创业致富概况,以期鉴往知今,启迪来者:

  一、峥嵘创业

  “复兴昌”油号的创业人郑瓞生先生1878年出生于江西省新淦县三湖乡砚子洲郑村。幼年入学读书,聪明过人,学习成绩每占鳌头,15岁应试场,得中清末届秀才。此后清廷废科举,倡新学。先生鉴于求取功名的阶梯已撤,仕途不通,便弃学从商。先是在本县三湖镇吉盛和钱铺帮工。不数载,自感“吉盛和”乃一区区小店,星光萤点,微明闪烁。由来见是塘小水枯,大鱼难养,水必龙门,才好跃鲤,长此下去,惟恐槽枥困驹,休得致远;风不借力,何以凌云?便求族叔郑期肇介绍,另谋高就。

  郑期肇其时任洪江“庆元丰”油号汉口庄管事,已是洪江工商界知名人士。先生遂与“吉盛和”钱铺分手,迢迢千里,别子抛妻,来到洪江“徐复降”油号当一名“信房”先生(此职为专管总号对外界及对内致各分庄信件的撰写而设)。到职伊始,先生的才华风度,深得当年“徐复隆”管事徐东甫的赏识。徐东甫与“徐复隆”分手后,资金大增,创立“徐荣昌”油号之曰,巧遇先生也与“徐复隆”分手,当即被“徐荣昌”油号延聘为镇江庄副管事。该庄正管事为二老板徐余松。徐余松离任。先生升正管事。大老板的大外甥邓益华副之。正副之间倚佐相洽,同心戮力,守职建功。此期间,先生的儿子郑惠群已是就读于家乡名师刘琴舫帐下的一位能写工算的翩翩少年了。先生遂挈子随身,在庄上参师(即免去三年学徒期的见习店员)。父兼师、儿为徒,父贤子肖的优生遗传基因,加上耳濡目染,言传身教,全面地铸就了郑惠群目后继承乃父遗志,兴家创业的坚实基础。

  因镇江庄实为油号员工得益独厚的肥缺,先生历年来收入颇高,囊囊渐丰。恰逢老板指派其二外甥邓子英赴镇江庄充当先生的副手。一番人事变动,表面看来,为了与郑分劳;实则下一步是以邓代郑。先生慧眼知机,胸有成竹,便向老板力陈,邓子英乃成熟的接力之才,自己渥荷多年栽培,略有积蓄,将自谋出路,便于1934年与“徐荣昌”分手。

  先生自镇江离职后,立即与同乡契友合资,创立“新昌”油号于洪江。先生以柒仟元光洋入股,邓益华以捌仟元光洋入股,邓靖初以玖仟元光洋入股,三方合资共计光洋贰万肆仟元。三位股东各据一方,扼守业务要津:先生坐守贵阳,邓益华坐守洪江,邓靖初坐守汉口。

  企业初创,多方谋求精简开支:以镇江而论,为洪油销售据点,暂且亦不设庄,请邓益华之弟邓子英代庄。“新昌”开业后的第三年,是1937年,郑惠群先生也自“徐荣昌”镇江庄副庄客(庄客即管事)职位离任,帮助乃父经营自己的企业。如此经营有方,正期蒸蒸日上,讵料开业刚三载,便遇上“七七”事变,爆发了抗日战争。长江航运因战事而被阻隔,洪油无法远往销区,只得停产,又加上驻洪国民党湖南省第四区保安司令谭自侯制造了“八大油案”,“新昌”亦受牵连,人坐冤狱,财遭勒索,1939年,遂宣告停业分伙。分伙时,仅邓益华退股。股东邓靖初当时已去世,其家属表示合资到底,分伙后资金短缺,周转不灵,不知怎么办?先生派遣儿媳萧慧芬专程自贵阳来到洪江,邀其娘家入股,说动邓家增资,这位女能人不顾抱病体弱,仆仆风尘于长途旅行道上,果然顺利地为“公公”排了急,解了难。共筹集资本四万元光洋!凭借这资本,先生承顶了“新昌”存库洪油1300桶及其他资产、不动产。不动产如:坐落在洪江郊区二凉亭的榨房一栋、在沅水上游桐籽、桐油产区托口镇的榨房壹栋,以备后来重振“新昌”,再开油号之用。于此可见先生对洪油经营,感情之深,视野之远!宁可把有限的资本,舍弃周转快,获利丰的商业厚利而冻结在油号有朝一日复业的投资准备上面。

  先生于“新昌”分伙后,把重振旗鼓,再开油号的准备工作安排妥当到足以放下心的程度,如长期选派专人护油、守油,护房、守房。下一步便是集中手头剩下的流动资金于贵阳。趁抗战期间纱布适销利厚的良好市情,先是在贵阳市文庙路26号开设“慎记”纱布号,经营纱布批发业务;1943年,又在贵阳市中华北路开设“成章”布店,专营纱布零售。

  先生自西上贵阳以来,兼顾运筹交际:运筹每无失误,切磋襄助,倚重贤能儿子郑惠群,交际则上及工商巨子,金融权贵,下至摊贩顾客,戚友熟人,无不热情迎送,款待殷殷。人们争夸:“郑瓞公真算是工商界的交际家”!由于其交谊如此之广,郑府筵席频频,宾朋济济,赞美之声,不绝于口。先生何以不惜花钱花精力于广结交谊?其目的一则在于借助交谊接触获得灵通信息;再则求得金融权贵(指银行的经理,私营钱庄的老板)给予低息贷款,分微利以还本息,留厚利以自肥。先生在经营上,为了缩短进货、售货的流通周期,采取抛售期货的办法,货给买主,先取部分货款,谓之“前搭后”。如此循环往复,以招买主,以畅销路,宾主推诚,信其言而果其行,从无“倒帐”的意外损失。

  春华成秋实,好因结硕果。抗战期间,郑氏父子俩殚精竭力,宵旰操劳,换来了企业的连年盈利,积累迭增。由于富裕,1943年买下了一处园式别墅。该处位于贵阳市忠烈路20号,曾是旧贵州省政府一个家道败落的财政厅长万戴之的私寓。该庭院占地总面积约千余平方米。却不料企盼抗日胜利以自己业已积蓄好的实力,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再开油号的晨曦将现之前,一九四五年三月先生因患十二指肠溃疡病合并饼溢血不治。这位毕生劳瘁,为兴家创业乐而忘倦、致力开拓的工商老将,竟来不及见到“复兴昌”油号的开业与飞黄腾达,便与世长辞了。他的葬礼,备极哀荣!致悼者送来的许多挽联中,有一副对死者一生的评价,允称简明贴切:“舍已利人商场堪称真君子,急公好义乡里争颂老先生”。

  二、子承父业

  郑惠群先生同父亲一样善于交际,人尊称“少翁”。为父亲治丧过后,他接过乃父手中的帅印,把业务抓得头头是道,有条不紊。终于,不仅保全了原“新昌”分伙时承顶的全部存油,动产,不动产,而且更从宏厚的资本中抽钱买下了位于洪江市龙船冲的一栋占地约400平方米,坚实华丽的砖木结构的楼房作为“复兴昌”总号办公用房;此屋是“庆无丰”后裔大房刘慎伯之子——刘太康(刘岐山之孙)卖出的。又买下了位于洪盛街犁头嘴(今洪江市巫水路)的店房一栋,是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再以壹拾万元光洋的流通资本于1946年春在洪江创立“复兴昌”油号。其后于1949年解放后,改“慎记”布号为“复兴昌”布号。从此牌名统一,而油号、布号资金交融,向来不因各异而互不相顾。困为资金投油、投布,全由这位少年斟酌划拨。他总揽了油号、布号的指挥调度,经营决策。

  从“复兴昌”油号创立之日起至1954年接受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转业进入公私合营企业时止这九年中,以拥有的资本实力比,“复兴昌”一直位居同业排行前列,成为先有十三家,后剩十家油号中的“四大家”之一!他继承其父“必登油号大产行列。不达目的,决不堕志”的遗愿,不仅有守成之才,而且有跨灶之实,兴家创业,发扬乃父经营决策之长;待人接物,则避乃父因躁忘安之短,运筹如矢,发则必中,指挥若定,师出必胜!

  1950至1951年的全盛时期,将油号、布号的盘仓货底及存库现金凑在一起,按人民币与光洋比价折算,共拥有资本50万元光洋以上。郑家占股七成,拥用资本35万元光洋有多。比抗战前起家与人合资经营,一个小字辈“新吕”油号不过入股七仟元光洋比,翻了五十倍有多!人们对“复兴昌”油号的崛起,对郑家创业致富的辉煌业绩,不难从下列众口评谈中察出:洪江工商界一位在三十年代就拥有资本四万元光洋,当年远胜郑家,后来远逊郑家的老板,自叹不如:“郑惠群真了不起!我们都不是对手,生意还有什么做场!”当年“新昌”股东邓益华在宴会上对满座宾客夸不绝口道:“我少伙计比我老伙计更精明。真个是子超父后胜先啰!”也无怪乎人们称这位少东为“少帅”了!“少帅”究竟在经营决策上哪些地方胜过他父亲?无外乎是在掌握信息、观测风向、风缝插针、看风使舵方面。

  他看准了什么生意有利可图,择其利厚者而图之,便马上调拨资金、人力而上。例如1950年、1951年,调拨大量资金做桐油生意。不知内情者,见其洪油有所减产,讥为不务正业,知情者,则知其洪油减产,盈利大增了。称赞不已,为什么宁愿洪油减产而抽资去做桐油生意?因为贵州、安顺、遵义桐油上市量大,价格合算,交通条件好,汉口销市又旺,在安顺、遵义买好桐油后,概用铁桶灌装,预订汽车运往重庆,再交轮船转运汉口。运程结束快,脱手快,资金周转快。洪油则不如,它运程长远,运期久,产销周期又长,为此资金周转慢,紧抓洪油不放,无异于捉住小鱼丢了大鱼!由于他一贯稳、准、快地抓经营的最佳效益,才有了“复兴昌”的勃勃生机!

来源:《中国第一古商城——洪江古商城》
时间:2014-03-28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